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7章你有点过了
    凉七手上有戒指?

    什么意思?

    教官不是在认识凉七之前,就已经结婚了吗!!

    “某个人喜欢跟着女朋友,就连学校也是寸步不离的,所以去当了她的教官,不过身份和任职书是借来的,结婚什么的,哎……”白子谦叹了口气,颇为头疼:“狗粮吃多了,我真的很想吐!”

    教官……

    其实,是为了凉七,去的学校当教官。

    他的任职书,是借来的,也并非是军人。

    而是……

    单纯的,凉七的未婚夫。

    尚卿和白子谦一唱一和的,直接堵住了她所有的话,同时,也是狠狠给了她一巴掌!

    但是……

    她倒没多难过,因为,她承认,自己的确是嫉妒了,就想起了从一年级的新生那里传来的消息,便拿出来酸一下,不过没想到。

    没酸到别人,反倒是,被打了脸。

    自嘲一笑,她朝苏七月鞠了个躬:“抱歉凉七,是我搞错了,像你道歉,我这人素来直白,有话直说,我的确是嫉妒你了。”

    这……

    尚卿和白子谦互看一看,这套路,有点不对劲啊?

    难道,不是所有嫉妒别人的女生都跟姚佳一个样子的吗?

    还是说……

    他们,被姚佳留下了心里阴影?

    “无碍。”冷眼看着她,苏七月的内心,一片平静:“这世上有很多人,每个人都会有嫉妒之心,你很坦诚,所以,我也不会在意。”

    比起那些因为嫉妒别人,就开始关注别人的一举一动,然后各种憎恨,陷害别人的,她倒是真的很喜欢嘉琪这种直来直去,毫不掩饰的嫉妒之心。

    换句话说,就是比起白莲花,她更能接受腹黑女。

    起码,人家本质外表都是黑的,毫不掩饰的黑。

    “你们四个,叽叽歪歪干什么呢?我们要开机了!快,都给老子过来拍张照片!”李青忍了许久,看着事情落寞,才叫了一声。

    四人哑然,结对而行,站在了那早已搭建好的开机舞台。

    站在中央,跟导演,编辑,一众工作人员,一起拍了大合影。

    然后,就打算开始拍戏。

    从屋子里走出来的叶念,看着已经准备拍戏正在化妆的苏七月,叹了口气。

    他这个姐姐,哪都好,就是碰上靳混蛋,容易脑子短路。

    要不是他已经有了未婚妻了,他真的好想娶姐姐啊……

    呜呜……都怪他爸爸,为什么要坑他?

    这场戏——、

    对于苏七月和白子谦来说,是久违的搭戏,也是同时,两人早已演过的一幕。

    在原本的mv里,第一幕,是听玄跟青隐对话,然后,在溪边遇到了那个仙骨道人,亭竹峰的掌门。

    回去之后,丢下青隐。

    但是在这里,却稍微的改动了一些。

    比起这一闪即逝的短暂温馨,编剧,则是改的更加深入人心的那种温暖。

    平淡的日常,兄妹两人,聊的话题,也不过是菜米油盐。

    草屋前,穿着粗布麻衣的青隐,站在那里,手中拿着一块布,在认真的绣着什么。

    就在这时,阳光暖暖倾泻,篱笆外,背着巨大野味的听玄,走进了院子。

    看到他,那个认真绣花的女孩,面色一闪而过的羞怯,粉唇微扬,放下手里的东西起身,眨巴着那双灵动的美眸看着他英俊的侧颜:“玄哥哥,你回来啦?打到了什么?”

    听玄笑了笑,指着身后的东西:“在山上蛰伏了两天,总算是打到了一只山猪。”

    饱含风霜的听玄,发丝凌乱,但那潇洒,依旧不减,粗糙的手,轻抚着她的发丝:“让你久等了,小隐。”

    “嗯~”青隐摇了摇头,看着他,那双眸子,是热烈的仰慕之情,唇角的弧度,带着小女儿家的羞怯:“小隐不怕等,玄哥哥只要不丢下小隐,小隐就心满意足了。”

    “说什么呢?我怎么可能会丢下你!”责怪的瞪了她一眼,男子转身往屋子里走:“我去烧水,把山猪宰了洗干净,你在这歇会,一会就有肉吃了。”

    “我来帮你啊玄哥哥……”

    两人的对话,简单,但是很温馨。

    很轻易的,围观的人,就被带入到了这队兄妹的气氛里,同时,也没忘记,青隐在看听玄的时候,那股子仰慕和羞怯。

    嘉琪是第一次见到凉七表演,虽然早就听说她很有演技,可以说是一个天生的演员,但是她没想到……

    真的有人,可以这么轻易……

    就融入其中!

    仿佛,自己就是角色本身。

    并且,白子谦在圈子里的演技,早已是公认的,跟他这个前辈对戏,还能丝毫不逊色,不得不说,凉七,是真的很有实力!

    而且……

    怎么说呢,白子谦的表演。

    虽然仍旧是那般的无可挑剔,但是却给了她一种诡异的违和感,说不上这股违和感是在哪里,但是,她就是觉得,有点不像是白子谦……

    他很享受拍摄……

    甚至是,很享受,和凉七这样的相处。

    就仿佛,他不是在演听玄,而是,在借着听玄的身份,演白子谦。

    这一发现,让她觉得头皮发麻。

    她下意识的转过头,却看到尚卿也是面色有些沉重的看着这一幕,即使他什么都没说,但是嘉琪却觉得,尚卿,跟她,是发现了一样的的事情!

    这一幕的表演……

    一场过了。

    接下来一整个下午的拍摄,几乎都是青隐和听玄的戏份,他们的戏,拍的很快,一切都是那么的顺利成章。

    最多,只拍了四次!

    那是听玄离开的前一夜,因为改动,需要极其强烈但同时又必须是隐忍的情感爆发,白子谦和凉七,一直都在重复拍摄。

    终于,在第四次,拍出了让李青导演喊“过”的作品。

    晚上,一堆人围着一起,在剧组吃盒饭。

    苏七月和嘉琪坐在一起,女孩子吃的比较慢。

    但是早早吃完的白子谦,被尚卿给叫出去了。

    她有些疑惑的看着这俩人,搞什么神秘呢?

    黑暗的密林里。

    尚卿神色复杂的看着他,“子谦,我知道你在因为她跟你失散多年的事情而感到后悔愧疚,甚至是一直在弥补这遗失的亲情,但是,你没觉得……有点过了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