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5章她在隐瞒他事情
    说完这些,他不敢再去看她的脸。

    屏住呼吸,静临一个结果……

    但……

    轻颤的睫羽,紧闭的双眸,以及那紧握着的双手,都暴露了他的不安。

    不仅如此,他的面色,俨然就是一副带着绝望等待后果的模样。

    初然对她有多重要,他知道……

    那个时候,明明就机会,他没有救初然,从而害死了她,他也知道。

    所以……

    她是不会原谅他的……

    苏七月从他开口说话整个人都是懵的,一直到,他停止了诉说,就在她的面前,那般绝望的闭上眼,像是凶手在等待她这个法官的审判。

    而那结果……

    就是万劫不复一样。

    她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自己的心情,说不出的堵塞难过……

    她怪靳凉城?

    她又有什么理由去怪他啊……

    然然是她的朋友,她的闺蜜,而并非是靳凉城的朋友,他在意的人是她,所以,两个人,在不同的地点出事,他能够赶去救的,也只有一个,并且,初然出事,他是不知道的。

    既然如此,她又有什么理由去责怪他?

    她不是那么没有脑子因为情感就是非不分的人,即使是两个人现在的感情那么亲密,但是她也清楚,自己的朋友,自己,和他的朋友,三者是不能够划上等号的。

    因为他爱的人,是她,并非是初然。

    同时……

    她也相信,如果那天晚上,她和然然一起出事,他出现在那里,绝对不会撇下初然不管的。

    只是那天……

    他不知道初然出事,她自己,也不知道……

    严格说起来,她此刻心里的堵塞沉重的难过,并非是来源于靳凉城的话语,而是,来源于自己内心的自责和痛恨。

    既然让她重生了,又为什么……

    不给她拯救然然的机会?

    能否对她宽容那么一点点,就一点点的时间,让她去救下然然……

    或许……

    上天是给了她那个时间,但是那个时间,因为她的不珍惜,回过神时,那最重要的人,就已经从自己眼前消失不见了。

    她后悔吗?

    后悔。

    从未有过的那种悔恨……

    然然出事,到死亡,四十八个小时,一个人承受一切,终于最后,还是选择了自杀。

    那四十八个小时,她在做什么呢?

    既然重生了,为什么不去看看,上一世最在意的朋友?

    因为然然在她心里……

    已经死了九年了……

    所以……

    她的潜意识里,没有去想她这个人,没有在乎她,归根究底,一切,还是因为她的忽视。

    她红着眼去看对面的靳凉城,那依旧是忐忑凄凉的闭着双眼,面如死灰,在等待她的审判。

    这个人……

    这个人……

    她突然就失了控,伸出手,将他扑了个满怀。

    然后,仍由那股情绪蔓延,抱着他,哭的惊天动地——

    靳凉城等了许久,十分的不安,不敢去睁眼看她,因为他怕自己一睁眼,就看到她充满恨意责怪的眼神。

    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就在他以为自己等不到结果准备去抬眼的时候……

    温热的触感,扑了个满怀。

    女孩的手,紧搂着他,揪着他的衣服,他身子一顿,有些颤抖的去回抱她……

    却在此刻……

    凄厉,甚至是哀嚎一般的声音,从怀里传来,女孩的声音,放肆的哭喊,叫到嗓子沙哑。

    他猛的睁开那双阴鹜的眸子,看着那个只露出毛茸茸脑袋的身影,大手,用力的紧握。

    她的哭声,没有停止的意思。

    像是发泄一般,将那些日子,自己一个人隐藏的情绪,对然然的思念,又或许,是连带对他的责怪恨意,都化作了那股哀嚎一般的哭喊。

    他的手,辗转了一会,逐渐松开了他,转而抚上了她的背脊。

    轻柔的,一下,又一下……

    得到他的回应,苏七月的情绪再也忍不住,奔涌而出的眼泪,浸湿了他胸膛前的衣服,哑着嗓子,断断续续的开口:“我知道的……我明明,什么都知道的……”

    “可是为什么……我没有救她……为什么我没有第一时间想起来她……”

    越是想起然然躺在血水的浴缸里,她就愈发的痛苦自责:“阿城哥哥……都是我的错,是我……你知道吗,我本来就是知道的,可是,在我心里,然然已经死了……所以,我没想起来她,忘记了她现在还活着的事实,导致了她再一次的死亡……”

    “我好难过……真的好难过……”她无意识的揪着他的袖子,用那双哭红的眼睛去看他震惊的脸,“我亲眼看着然然在我面前死了两次了……因为我的原因……”

    两次……?

    她本来是知道的……

    靳凉城的身子,在她因为痛苦口无遮拦说出那些话时,就僵硬在那里,半晌,都没有缓过神。

    一直到她再次失神落魄的低下头,继续低声的啜泣着,似乎也知道了自己说漏嘴了什么,接下来的时间,即使哭得再伤心,她也是缄口不言。

    抱着怀里轻飘飘的身子,深深望了一眼那墓碑前,放着的两束红玫瑰,他转身,离开了墓园。

    ——

    车厢里。

    男子淡漠的视线望着那个哭到昏厥的女孩的脸颊,心里,说不出的沉重。

    经此一事,他知道了,她有事情瞒着他,而且,是她心里最大的秘密。

    她无意识的说出来了一些,但又因为意识到了自己说错了话,再次的闭口不言。

    她……

    不愿意告诉他……

    她没怪他,出乎他的意料,但是她有事不愿意告诉他,宁可自己一个人藏起来哭,承受着悲伤,也不愿意告诉他。

    这个发现,让他前所未有的颓废。

    在她心里,在某些地方,给予他的,是绝对的信任,但同时,也在某些地方,也是绝对的不容触犯!

    静默许久,窗外的暖阳一点点的在往头顶移动。

    他才有些烦躁的挠了挠头,将人送到了拍摄现场。

    苏七月幽幽睁开双眼的时候,对上的,正是叶念那张放大的稚嫩小脸。

    “姐姐你醒啦?”见她醒来,小家伙十分兴奋,小小的身子在屋子里穿梭着,蹬蹬的,很快就回来,端着一杯水递给她:“喝水,润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