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8章你不配!
    她怎么忘记叶枭了,要说起权势,真正大的,并非是靳凉城,而是,他身边的叶家。

    叶枭那个人,明明一身军装,军衔极高。

    可偏偏,为了靳凉城瞻前马后,不知道是受了什么刺激。

    靳凉城说什么,他做什么。

    白子谦那句给叶枭打电话,可以说是直接判了她父亲的死刑。

    瞬间,她的忍耐,就绷不住了:“靳先生,我不懂你的意思,我并未做错事,父亲也没有,只是一个电视剧的选角,您也不用这般大张旗鼓吧?而且,公开选角,我本来就有参加的资格,我能成为女一,那说明,我比凉七强,你似乎没有权力直接调查我的家!”

    一席话落地。

    “我说了,你不配!!”靳凉城的眸子,愈发冷漠起来:“也没资格跟她比!”

    他靳凉城的媳妇儿,岂是什么阿猫阿狗都能比的?

    霎时间,程雪面如死灰,她没想到,靳凉城从一开始,在意的,根本并不是所谓的在江城如何落脚,继续跟她的父亲保持关系。

    而是……

    凉七。

    他一开始的你不配……

    也不是说,她没资格跟他握手,而是说,她不配,跟凉七站在一起?

    眼见三个投资人也不敢说话了,李青也就毫无顾忌了起来,“看吧,老子早就说了,凉七演得好,你们非要说什么程雪,竟然还想要一群人围殴我,要不是我练过几年的空手道,估计真的要被打死了,哎……”

    “自作孽,不可活啊,还有那个雪,你就站在选角色十分钟,一句话都没说出去的,你哪来的演技,哪来的脸说是你比得上凉七哦?”

    站了十分钟!!

    不得不说,李青这一句话,不仅是让那三位投资人,就连程雪和宋颜这个负责人都觉得脸上无关。

    丢人!

    真是太丢人了!

    说了自己演技好,《仙恋》公开选角,最后,选了一个没演戏的。

    还不如那群走掉的呢吗,更可怕的是,这个女人,还想仗着自己市长千金的称呼,想要勾搭人家凉七的男人?

    呸!

    也不照镜子看看自己的脸!

    李青这个马后炮,三位投资人真想骂死他了。

    什么空手道,他被打的多惨,他们能不知道吗?你在那摆什么poss,装什么逼呢?

    不过……

    他们实话也无法理解靳凉城的想法啊,就为了一个人,换了市长,为了一个女人,这般不管不顾,不像是他的风格啊。

    三个人忐忑的看着靳凉城,又生怕自己被他盯上,看一眼,立刻惊吓的收回视线,继续盯着自己的脚面。

    看着那三人,以及此刻被打脸无话可说的程雪,苏七月说不出是什么心情。

    她是输了,输给了权势。

    但是同时……

    她也赢了,赢了权势。

    她此刻心酸的,是程雪,什么都没做,突然拿到了女二号,她那么努力,什么都不是。

    她真的不够好吗?

    似乎不是的……

    仅仅是因为,她无权无势……

    与她相同的,这世间,还不知道有多少人。

    努力……真的比不上权势金钱……

    她扯了扯身旁的男子,小声的咕哝了一句:“我们走吧。”

    却在同时,被他按住,不可一世的声音传入脑海:“还没把你受的委屈还回来,怎么能走?”

    就这么算了?

    他做不到!!

    “小念。”

    “到——二哥哥请吩咐~!”脆生生的声音,带着一股显而易见的兴奋。

    “给司白他们发消息,让他们进来。”

    叶念果断举起手中的手机,按下了早就编辑好的短信:“好的二哥哥。”

    他就忍不住了!

    这群都什么鬼啊,竟然欺负他姐姐,真当他姐姐身后没人了呢?

    司白他们几个,早就在外面等了不知道多久了好么?

    “你要做什么?”程雪惊恐的看着靳凉城,此刻,不仅是靳凉城,她甚至觉得,那个小小的孩子,笑的十分的诡异了起来。

    那个孩子……

    宋颜的眸色,一片清明。

    她记得,是姓叶吧?

    门外传来整齐的走路声,几乎是一瞬间,一群黑衣人就冲了进来,恭敬的站在靳凉城的身后:“boss。”

    噗通、

    看到那群黑衣人的一瞬间,投资人就双腿一软,控制不住的跪下了,不住的磕头:“凉少我错了,我真的错了,你饶了我吧,我家里还有孩子母亲呢……”

    “我也错了,我真的不知道凉七是你的女朋友,不是有意的啊,她演的很好,真的很好,是我们,我们鬼迷心窍,见钱眼开了。”

    “饶了我们吧凉少,求你了……”

    被三人跪拜,依旧宛若帝王一般居高临下俯瞰着三人的男子,不悦的皱眉,“错了!”

    “对,对,错了,都是我们的错……”

    “她不是我的女朋友。”说着,他的手,挽起女孩那戴着戒指的手,“她是我妻子。”

    妻子!!

    他们……

    竟然得罪了靳凉城的老婆?

    震惊之后,扑面而来的,就是绝望,深沉的绝望。

    那个看起来毫无背景,那么温驯的女孩,竟然,会是整个国家都在忌惮的男子的妻子?

    而他们……

    到底都是做了什么撒!

    这下子,他们是真的没救了!

    “方才,怎么羞辱我的七七的,现在……”阴鹜暴戾的视线,落在三人的脸上,邪肆一笑:“这嘴说出的话,我不爱听,舌头就割了吧。”

    “不!不要……”

    余下的话,未来得及说出口,三人直接被拖住。

    司白带来的那些人,速度非常快,随身的工具真是带的全面、

    苏七月呆怔怔的,没反应过来。

    眼前忽然一片漆黑,那人的手,捂住了她的眼,“别看。”

    “啊!!!”

    “救我!!”

    耳边,传来凄厉的哀嚎。

    那股子绝望,瞬间,让她想起曾经在精神病院的时候,以及,她被挖走器官的时候……

    身子,不受控制的颤抖着。

    扑面而来的恐慌,让她有些失控。

    却也在同时,他将她抱住,她的脸,埋在了他的胸膛,像是在安抚她,又像是,在安抚自己。

    苏七月的颤抖,没过一会,就停了下来,那些人的哀嚎,不知是不是因为真的被割了舌头,这会,竟听不到了。

    她的手,揪着他的袖子:“阿诚哥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