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7章靳先生,你好。
    倾泻下来的柔光下,笔挺站立的男子。

    穿着黑色的外套,凌乱不羁的发丝下,那双幽邃的瞳孔,泛着凌厉的冰寒,阴鹜的扫视着,修长的双腿正在迈着,一踏着坚定的步伐,朝着那已经吓傻了的投资人走来。

    单单是一个照片,那被砸的头破血流的投资人,瞬间噤声,不敢再多说一句话。

    选角室外,留下的几个人,惊恐的看着来人。

    苏七月错愕的看着他,不解的眨了眨眼睛,他……不是在外面等着的吗?

    觉察到女孩的视线落在自己身上,他那满身煞气,才有所收敛、

    那双原本深邃冷冽的眸子,望着女孩,露出了不符合他气质的轻柔。

    下一瞬,他就来到了她的面前。

    热烫的手,覆在她松软的发丝,轻轻揉了揉:“没事。”

    一句话,她红了眼眶。

    看着那近在咫尺的男子,张了张嘴,却怎么也发不出声音。

    喉咙被哽住,说不出口的难受。

    她原本,没想让他知道的。

    因为,看着那个认真给她收拾行李的男子,她说不出口。

    同时,她也不希望,他的期待落空。

    他说过……

    不存在她选不上这个可能。

    他那么相信她……

    可是结果呢?

    可过,她竟然给了他一个零分,甚至,还被他看到了这么不堪的一幕——

    被苏七月拉着的白子谦,在看到靳凉城的那一刻,下意识的,松开了她的手。

    想起方才那一幕,他有些自嘲的笑了。

    方才,他没下手……

    但是他,却为了她,不管不顾,靳凉城的内心,只有她,所以,他不会让她受任何委屈。

    但是他这个当哥哥的,到头来,什么都没能帮她做,还害她被羞辱……

    他突然就明白了,明白了这个看似淡漠的女孩,为什么一见到他,就卸下了一身的冷情,笑的一脸幸福。

    她从来都没有接受过他这个哥哥……

    唯独刚才,她叫了他一声“哥”,这是第一次……

    所以,他当场僵住,那一刻,心里,竟有些兴奋。

    说不出的复杂情感,白子谦站在一旁,晦暗的眸子望着靳凉城,“二哥,抱歉。”

    泛着凉意的视线,在他身上一扫而过。

    那人的目光,就落在了之前那个出言不逊被他砸的头破血流的投资人身上,嗤了一声:“兴东的王总是吧?”

    “是,是是是……”听到靳凉城的话,王总捂着受伤的脑袋,不住的点头,仿佛感觉不到疼痛。

    “之前在酒会有幸见过您一次,没想到您会记得我这种小人物……”

    靳凉城凉凉的看着他,手指,指向了另外两个早就吓的面色惨白的投资人:“林总……潘总?没错吧?”

    “是……是我们……”

    比起之前那王总,这两位也好不到哪去,不停的抹着冷汗,点头哈腰的。

    天知道,在看到靳凉城的那一瞬间,他们差点就碍于那股杀意,给跪了。

    尤其是现在……

    他,就站在凉七的身边!!

    那个……刚才,被他们狠狠羞辱的十八线的凉七!

    而且……

    如果没听错的话,凉七,是不是叫了白子谦一声哥?

    而白子谦,是不是又叫了靳凉城一声二哥?

    静谧的大厅,一时之间,就只剩下三个点头哈腰的投资人的喘气声,还有汗水滴在冰凉地板的声音。

    这时——

    一直未曾开口的程雪,从角落里站出来,看到靳凉城,大方的伸出手,笑道:“靳先生,你好,我是程雪。”

    靳先生?!!!

    宋颜眼睛都差点掉出来了,虽然她看到投资人那副样子是觉得很诡异,但是她绝对没想到……

    这个男子,竟然是姓靳!!

    江城,姓靳的,有这么能耐的,除了那位想都不敢想,也是最不可能是凉七的背景的人,靳凉城,还有谁?!

    程雪……

    看着她伸出的手,苏七月眸色微沉,没开口,只是侧过头,看着靳凉城。

    在她的视线下,靳凉城的手,缓缓牵住了她的手,另一只手,接过了她随身携带的那小包。

    程雪伸出的那只手,已经僵硬了,仍旧没有等来靳凉城的回应、

    甚至,连看,都不曾看她一眼。

    隔着空气,他们都觉得尴尬!

    可偏偏,她本人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没有觉察出来,反而笑着解释道:“我没有别的意思,只是礼貌性的握手,而且,我已经有了男朋友了,上次见到靳先生,是在景家的宴会上,所以,才会认得出来,你就是靳先生。”

    “可能你还不认识我,我叫程雪,家父程阳,之前跟靳先生关系还不错,而且,这次的《仙恋》选角,凉七小姐,是跟我搭戏的女二号靳先生应该是她的男朋友吧?”

    “所以……请多指教。”说着,她在一次,举高了手。

    这一次,靳凉城终于是将眼神,放在了她的身上,薄削的唇微启,说出的话,彻骨的冰寒:“你不配!”

    抢角他的小奶猫。

    纵容自己父亲手底下的人,侮辱他的小奶猫、

    事到如今,还敢说出他的小奶猫是女二号这种话。

    这个女人,在看下来,已经是个死人了!

    你不配……

    没有过多的愤怒,也没有饱含情绪的厌恶。

    淡漠到波澜不起的语气,偏偏,传入耳中,却是那般的冰凉。

    程雪脸上的弧度,瞬间就僵住了。

    什么意思?

    连她爸的面子都不给?

    开什么玩笑,当初靳凉城刚来江城,惹是生非,那么多,不都是她的父亲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处理的?

    甚至,还曾经帮过他。

    现在……

    他,就是这么回报的?

    不等她问出口这些疑惑,就听到靳凉城那清冷的声音再次响起:“江城的市长,也该换换人了,真以为什么不三不四的都能当市长?”

    唰、

    程雪的脸,一阵青一阵白,握紧了双拳,指甲嵌入手掌,微微颤抖,抑制不住的愤怒。

    换了市长?

    凭什么?

    她父亲,什么都没做!

    不知是不是故意装作看不到她的尴尬和气愤,白子谦适时的补了一句:“我这就给叶枭打电话……”

    叶枭!!

    瞬间,程雪的眸底,一片猩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