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4章社长很宠少主
    积蓄?这些年,她那个铺张浪费的性格她还不知道吗?

    既然那么有钱,又为什么不给她这个女儿,而去保释一个警察局里的?

    苏家的事情,传到苏七月的耳中时,她也是愣了一下。

    林琳竟然没去定期检查,而导致孩子胎死腹中?

    这可真的是奇了!

    苏氏一没落,看来她也是早就打算离开,不然,不会不在意这个孩子的,上一世的林琳,可是恨不得一个月检查三四次,生怕她的命根子摇钱树出什么问题了。

    啧……

    这罪名要是真的给苏柔按下,估计苏成严出来,有她好受的,想想还真是有些可惜。

    她忽然想到了自己前阵子在咖啡厅一闪而过看到的身影,忍不住问:“对了,苏柔跟陆子明怎么样了?”

    “我也不清楚,她一直都早出晚归的,不知道是去哪了,但是肯定的是没跟陆子明在一起,因为她的忽视,陆子明已经找了新的女朋友了。”说到这个,宋晚琴忽然想起了今天苏柔的话,给她提了个醒:“我听苏柔听到了秦封,我怀疑……她还在跟秦社有干系。”

    秦封!

    苏七月眸色沉了沉:“这事我知道了,我会问问白慕炀的。”

    “嗯。”

    挂断电话,苏七月就给白慕炀打了电话,听了她的叙述,那边的气息阴沉了下来,“这件事……我是知道的……”

    “你知道?”

    “嗯。”想起手底下的报告,他皱了皱眉:“苏柔跟社长住在一起,前几天,还从那囚禁她的屋子里丢出一个成形的婴儿,估计是她的孩子吧,她过的不好,我喜闻乐见,所以,不会干涉社长的做法。”

    严格说起来,如果不是秦封在,苏柔,早就直接被他囚禁,折磨的生不如死了。

    既然社长出手,他也能压着自己的恨意,但看到她过的不好,他就放心了。

    成形的……婴儿?

    该不会……是秦封的孩子吧?

    苏七月的神色,一瞬间变得古怪了起来,上一世她没听说过秦封,只知道秦社的当家是白慕炀,现在看来,这个秦封,也绝对不是个简单的角色。

    苏柔是被囚禁的,那么孩子,不可能是自己弄没的,她估计也没那个胆子。

    那就是……

    被秦封自己给处理了……

    呕——

    一阵反胃,她忍住了。

    半晌,那边一直都是沉寂的,她舔了舔干涩的唇瓣,试探性的问了句:“你们社长,是个什么样的人?”

    “你千万不要去招惹他。”白慕炀一下子就紧张了起来,“就算是你身边有叶枭,靳凉城,甚至整个京都,也要记住,千万不要去招惹我们社长!”

    呃……

    他说的太郑重,太严肃,苏七月抹了把冷汗。

    “真的!”似乎怕她不相信,白慕炀压低了声音,哑着嗓子道:“我们社长,有点疯狂,就是那种,谁得罪了他,宁愿同归于尽也绝对不会放过的疯狂,你要是他的敌人,哪怕得罪整个京都,他也会想方设法弄死你的,就算不惜自己也搭进去。”

    “不是吧……”

    “我说真的……”

    “慕炀——”一道略微冰冷声音依稀传来。

    苏七月明显感觉到白慕炀的声音一下子噤住,连带呼吸都静止听不到了。

    然后,他才开口:“来了社长——”

    啪嗒,嘟嘟嘟——

    看着暗掉的手机屏,苏七月一脸茫然。

    这是……

    社长秦封来了?

    白慕炀竟然这么害怕秦封啊?她还记得他说过,如果不是因为然然,他是绝对不会接手秦社的,她以为秦封对他很是纵容才是。

    现在看来……

    有猫腻!

    “七七。”靳凉城的声音,打断了她的思考。

    抬起头,他就站在门口,冲她扬了扬手中的电脑:“我去公司了,一个人在家没事吧?”

    “没事啊。”苏七月坐起来,走到他面前,踮起脚尖吻他的脸颊:“阿城哥哥再见,我在家等你。”

    下一瞬——

    身子骤然被搂住,不受控制贴近了他的胸膛,男子炙热的吻,落在她嫣红的唇瓣。

    肆意亲吻,霸道的探入她的口中,品味她的甜美。

    那只手,已经滑进了她的衣服里。

    苏七月抓住他作乱的手,咬了下他的唇,幽怨的看着他:“去上班了,不许耍赖!”

    “分明是你先引诱我的!”他迷离的眸子落在她那因为亲吻红肿饱满的唇,指腹轻轻摩擦着,有些任性:“不想去公司了,怎么办?”

    “再不去公司,就养不起我了!”她嘴角抽了抽。

    “养得起!”

    捏了捏女孩长了一些肉的脸颊,不舍的松开她:“等我回家。”

    “嗯。”

    ————

    秦社。

    砰、

    “咳咳……”白慕炀狼狈的蹲在那里,单膝跪地,肩胛处,一片血红染红了白色衣服,倔强的看着那握着枪的人:“社长!”

    秦封低头擦着手中的枪,漫不经心的话语透露着杀意:“慕炀……我再问你一遍,认不认错,下一枪,可就不是你的肩膀了……”

    白慕炀固执的不愿意低头,“我何错之有?”

    “何错之有?”

    秦封嗤了一声,似笑非笑的看着他,手中的枪,再次扣动扳机。

    砰、

    子弹飞出——

    这一次,却在自他的脸颊,擦拭而过——

    一缕黑发,被那子弹扫断,漂浮在空气中。

    杀意,弥漫在整个秦社的,两旁的人,看着这股气氛,大气不敢出。

    “虽然我喜欢你这倔强,但是呢……你的倔强,用来对付我,可就过分了……”

    咔哒——

    第三次,那把枪,对准了他的心脏——

    “我最后问你一遍,认错,还是不认?!”

    白慕炀咬了咬牙:“不认!亦无错!”

    砰、

    “社长不要!!”

    血,染红了白慕炀左心房的衣服,手底下的人,快速的跑过去将他抱住,双目赤红:“快救少主啊!”

    开枪了……

    竟然,真的对着少主的心脏……

    开了一枪!

    此刻,秦社的人,都是同样的不可置信。

    社长一直都很宠社长的,刚才那一幕,也不知发生过多少次,可……

    唯独这一次!

    他,真的下手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