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3章狼心狗肺的东西
    苏柔跪在地上,痛苦的捂着脑袋,“不是我,不是我,真的不是我……”

    怎么办,她要被赶出苏家了……

    她不能被赶出去……

    如果没了苏家,她就要住在秦封那里,那个恶魔疯子!

    她绝对不要去他的身边……

    不要!!

    不行,她不能就这么坐以待毙,她要去医院,想办法保住那个贱人的孩子!

    已经九个多月了,只是摔倒,应该是会早产的……

    这般想着,苏柔忽然有了动力,猛的从地上站起来,朝着门外跑了出去……

    而此刻……

    一辆车,停在她的眼前——

    开门的……

    瞬间,她就僵在了原地,看着那个从这豪车上走下来的精致女人,一下子红了眼眶,“妈……”

    她眼前的人,正是曾经,被她可以赶出苏家的,宋晚琴!

    在这绝望的时刻,她没想到,站在她面前的,会是她的妈妈……

    她做了那么多对不起她的事情……

    此刻的宋晚琴,过的很好……看上去就很有钱,会……原谅她吗?

    到了这个时候,她才忽然意识到,母亲,在她心里,真的是不可或缺的。

    她最悲伤难过的时候,只想在那温暖的抱怀里,撒娇痛哭……

    可是,她却忽然不敢上前了……

    而宋晚琴,却是下车,一把将她抱在了怀里,挤出了两滴泪:“小柔,妈终于又见到我的女儿了,你过得怎么样?妈好想你……”

    “妈!!”亲生母亲的温暖问候,一下子,让她心里防线尽数崩塌,抱住了她,回想这些天在秦封那里受到的非人折磨,失声痛哭:“我好想你啊妈,你知道吗……秦封,他就是个混蛋!他欺负我……”

    “还有林琳,她摔倒了,陷害我……我看到她留了好多血,怎么办啊妈,爸肯定不会原谅我的……你帮帮我……”

    想她?

    宋晚琴即使在落泪,但是那眼中,却是毫无情绪的。

    她将她留在秦社,被那些人肆意折辱,自己却住在苏家豪华大院里,怎么不说想她?

    她从秦社出来,过的那么凄惨,最后陆子明都能让她住了一段时间,可是她的好女儿呢?

    这几个月,她被陆子明委婉的赶出来,让她给她找个住所,一身名牌她都能说自己没有零花钱!

    甚至于……

    林琳搬进苏家那天,她去闹,她的好女儿,在二楼看着,让人把她丢出去了!

    呵呵!!

    如果不是林琳摔倒,她会说想她?

    早已被苏柔寒了心的宋晚琴,此刻听着她的哭诉,一颗心,平静的可怕,甚至想冷笑!

    不过……

    林琳那个女人,这次也可以说是自食恶果了。

    、摔倒?

    九个月的孩子……

    不知道,是死是活啊……

    如果死了,最好不过!

    拍了拍怀里还在哭泣的苏柔,宋晚琴当机立断:“我们先去医院吧,看看她的情况,不然我怕你爸出来,知道这一切,会对你更加不满意,你放心,妈肯定想办法让你留在苏家的。”

    “妈……”苏柔抹着泪,哽咽不已:“谢谢你……我爱你……”

    “先上车吧,我让司机送我们去。”

    “嗯!”

    医院里——

    医生从手术室里出来,看着外面哭成泪人的苏柔,叹了口气:“是家属吗?”

    “是的!”

    “孩子没保住。”

    唰、

    苏柔一张脸,血色全无。

    完了……

    全都完了……

    她要回到秦封那里了……

    “不过……”看着她大受打击的模样,医生有些不忍:“孩子早就胎死腹中了,已经是一个月前了,怎么不定期检查呢?哎……”

    胎死腹中?

    宋晚琴眸子里闪过犀利的冷芒,露出一丝窃喜,但是很快,那窃喜,就被她藏去,拍了拍苏柔的肩膀:“听到了吗?早就胎死腹中了,一个多月了,跟你没关系,你爸不会怪你的,傻女儿!”

    “胎……胎死腹中?”正在哭泣的苏柔,不可置信的看着医生,“您说真的?而且已经死了一个月了?不是我……?”

    那医生神色古怪的看了二人一眼:“是啊,已经一个多月了,你们到底是不是病人家属啊?”

    听到孩子没了,而且已经胎死腹中,第一反应,竟然不是痛苦,而是……

    开心?

    现在的人,到底是怎么了?

    宋晚琴急忙挥了挥手:“没事了,医生您去忙吧,我们没事了,至于住院费,待会问她自己交就好了,我们跟她没关系。”

    “怎么又没关系了?”医生也是无奈了,不过,这都是病人的家事,他们无权干涉。

    里面还有手术在等着,医生也没说什么直接离开了。

    等候厅里,苏柔喜极而涕,抱着宋晚琴:“妈你听到了吗?跟我没关系,没关系……是她自己不做检查,我爸不会怪我了。”

    “没了这个孩子,她估计也不能回家了。”宋晚琴道。

    “妈,你要回家吗?”苏柔一怔,随即,有些惭愧的低下头:“对不起啊妈……这个,我可能没法帮你,毕竟我爸那边……”

    即使已经有了心里准备,但是此刻,再听到她这么说,宋晚琴还是觉得痛心。

    这是她的亲生女儿啊,竟然……这么对她!

    没了林琳,还不让她回家?

    她早就知道的,不应该再有丝毫期待,这个女儿,就是个狼心狗肺的东西!

    心里在冷笑,可是表面,她却一副善解人意的模样,开口安抚起了苏柔:“傻女儿,没事,我不奢望什么,只是你爸,我会去保释他的,终归我还爱着他,不能让他待在里面啊……”

    “您……要保释?”苏柔震惊了,“你哪来的钱?”

    “这么多年了,我怎么可能一点积蓄都没有?”

    “可是你的钱,不是要自己买房子吗?怎么能就这么给了我爸……”

    “你这话说的,那可是我的丈夫,法律上,我们还没离婚,我怎么能不管他?”

    苏柔还想再说什么,宋晚琴已经起身,不由分说的道:“行了这事到底为止,我还有事先走了,林琳没事了,我们也不用管了,我准备一下,后天就去接你爸出来。”

    “妈!!”

    苏柔不甘的看着她的背影,愤恨不已。

    该死!

    她到底哪来的这么多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