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7章上一世的靳凉城
    她有了家人,有了爱人。

    也有了朋友……

    过去没有的东西,皆是因他,这一世,都被补缺了。

    她一直都没说,但是也一直都知道……

    她所有的一切,都是他给的,如果哪天,两人真的分开,估计,她的人生,跟行尸走肉没什么区别。

    这天晚上,几个人,在这古堡里,闹腾了许久。

    没了外人,没了娱乐圈的是非。

    也没了京都的所谓束缚,他们忘乎所以。

    以至于到最后……

    能够站着的人,就只剩下了靳凉城——

    连林沐瑶,都毫无形象的趴在时御宸怀里,睡的昏沉,还时不时呓语几句。

    而女生这边,沐笙没有喝酒,她,因为司谨的嘱托,靳凉城一滴都不让她喝——

    当然结果是……

    因为她没喝,靳凉城喝了很多,已经有些迷糊的抱着她,头埋在她的颈窝,不愿意动弹。

    苏七月和沐笙对视一眼,苦笑起来:“我把你二哥带走了,你们今晚都先留下吧。”

    “好呀,我也不喜欢走夜路呢。”沐笙没拒绝,扫了一眼自家睡的不省人事的老哥:“不管他们了,待会把瑶瑶送到客房里就好了。”

    “好!”

    几个男人随便躺没关系,但是林沐瑶,又是喝醉的,还是不要跟他们一起躺在客厅里。

    苏七月先是将靳凉城推开,让他先靠在沙发上,自己和沐笙将林沐瑶拖到客房里。

    之后……

    下来的时候,靳凉城正揉着眼睛四处找她,一看到她,就委屈的撇撇嘴:“媳妇……”

    “我在呢。”苏七月有些哭笑不得,拉着他往楼上走:“靠着我,不要摔倒了。”

    喝醉的他,十分的听话。

    她说什么,他就做什么。

    她让他靠着她,他就靠着她的肩膀,但是又生怕压的她走不动,自己的手,扶着栅栏,同时,嘀咕了一句:“我扶着栅栏就能走,为什么还要靠着你?”

    苏七月:“……那你扶着栅栏走吧。”

    “不要!”下一秒,男子就将她搂的紧紧地,在她颈窝蹭了蹭:“要小奶猫、”

    她笑了笑,打开了门,将浴袍丢给他:“去洗澡。”

    靳凉城拉着她,不依不饶:“七七给我洗!”

    这人……

    都喝醉了,还是那么爱吃豆腐!

    叹了口气,将自己的浴袍也拿起来,“走吧,一起。”

    再从浴室出来,已经是一个小时以后……

    她是被抱出来的——

    即使他的步伐十分不稳,但还是死死抱着她,生怕摔疼了她……

    将她放在床上之后,亲了亲她的脸颊,然后,手滑倒了她的手腕处,将她的手举起来,逆着光,看着两人紧握的手上面的戒指,像个孩子在看喜欢的玩具一样,兴奋的睡不着。

    苏七月有些好笑,“看你这样子,跟你说你估计也记不住,明天再告诉你戒指的玄机吧,现在先睡觉了。”

    回应她的,是男子无力垂下的手臂——

    她侧过头,就看到他已经合上双眸,呼吸均匀。

    即使睡着了,他得手臂,也放了下来,但是手中,依旧死死抓着她的手,不愿意松开。

    关了灯——

    她依偎着他,沉沉睡去——

    这个夜晚,苏七月做了许久没做过的梦。

    梦里,不再是关于妈妈的梦,但,却是一个十分黑暗的梦——

    她梦到自己还躺在秦社的地下室,过着不见天日的生活,整日绝望,神志不清。

    两年之后……

    被挖了器官又无人救治的她,含恨,闭上了眼睛……

    死不瞑目!

    原本就这么结束的上一世,在梦里,她却看到了截然不同的画面——

    在她死后,准确来说,在她绝望闭上眼睛那一刻——

    暗无天日的地下室,突然,摄入了一道光亮——

    那亮光逐渐扩大,最终,整个地下室,都被光芒覆盖!

    秦社的一切,就这么呈现在来人的眼中——

    朦胧之中,她看到了那个踏着光,将希望带进那黑暗地下室的人……

    那张熟悉的面容,瞬间,让她瞪大了眼睛!

    靳凉城……

    怎么会……

    在她震惊之中,那个人,走进了那间囚禁他的地下室……

    他看到了已经死去的她,身体还未冷却,然后,在梦里,她看到那个人,疯了一样,双眼猩红的在吼着什么,那个唇形,应该是在叫医生……

    而后,就有穿着白大褂的医生进来……

    检查了她的尸体,对他说了什么。

    那个靳凉城,就绝望的跪在地上,抱着她那逐渐冷却的身体,双肩颤抖……

    眼眶,流出了滚烫的液体……

    上一世,在她死的那一天……

    靳凉城……来找她了……他上一世,也去救她了……

    或许他去晚了,但是,他去了……

    上一世,他也没有丢下她!

    她不知道与这一世不同的那一夜究竟是发生了什么,靳凉城上一世为什么那么晚才找到她,但是……

    他没有放弃她,如果这一世找了她十一年,上一世,他也去救她了……

    只是……

    他去的时候,她刚断气……

    他抱着那个已经死去的她的尸体,任凭血水染红了他的衣服,亲吻着她苍白的脸颊,将她带出了那地下室——

    天空,一片暗沉。

    大雨,倾盆而至!

    在那雨中,站着的,有军车,也有穿着军装整齐的军队。

    秦社的人,一个个,被铐上手铐,带进车里。

    唯独他……

    抱着她的尸体,在雨中,绝望的哭泣。

    一抹身影,出现在他的眼前,那是上一世的叶枭——

    一身军装,正义凛然。

    他一脸悲痛的看着靳凉城,想说什么,就看到那个靳凉城,举起了手中的枪,对准了自己的脑门——

    砰、

    血色,遮住了她的双眼……

    “不要!!”

    床上的人,蹭的一下起身,双手还保持着那个拦他的姿势。

    看着周围熟悉的房间,苏七月怔了怔,下意识抚上自己的脸颊。

    触碰到的,是滚烫的泪水。

    上一世的那个靳凉城,她的阿诚哥哥……

    在她死之后,找到了她……

    然后,抱着她,自杀了……

    她自以为自己上一世过的全都是绝望和黑暗,却不知,她如果能够再多撑哪怕是十分钟……

    就能见到他,就能,走出那黑暗的地下室……

    摆脱囚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