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2章 我的女儿,白小萌
    苏柔的眼神,直勾勾的盯着那肉,浓烈的渴望,自她的眼中流露。

    她好渴……好饿……

    想吃肉……

    想喝水……

    将她的反应纳入眼中的秦封,轻柔的摸了摸她的小脑袋,笑道:“乖女儿,饿了就吃吧!”

    得到准许,苏柔瞬间就朝那肉伸出了手。

    入口的味道,前所未有的美味。

    锅里的肉,几乎全都被她狼吞虎咽的吃完,而后,杯子里的红色液体又被她喝掉了一些,她心里那股渴望才算是消停下来。

    意识,也一点点的恢复了。

    抬起头,就看到那人正似笑非笑的看着她:“乖女儿,你孩子的肉,好吃吗?”

    “你说什么??”苏柔当场就僵住了,嘴里那块还未来得及咽下去的肉,本来的美味,此刻,如同嚼蜡!

    “呕……呕……”她趴在那里,抠着自己的嘴。

    想起刚才自己津津有味吃进去的那些东西,其实,是自己的孩子,胃里的翻涌,绞痛着。

    泛黄的苦水,从她的嘴里吐出来。

    那些吃进去的东西,却一点也没吐出来。

    秦封支着下巴看着她,手中端着一杯水,等她吐完了,递给她。

    苏柔下意识去接,凑近嘴里,她猛然看清楚自己喝的东西!

    不是白水!

    而是……

    刺目的血红!

    枰、啪、

    她失控的将她杯子丢出去,嫣红的液体洒落了一地,玻璃,零碎的泛着寒光。

    “疯子!你这个疯子!!”

    她受够了!

    这些天,每天都被这么折磨,她真的受够了。

    秦封,已经不是那个对她无微不至的父亲了,而是,一个彻头彻尾的疯子!

    在夜晚,他强迫她,白天,他欺辱打骂她。

    更甚至于……

    在她怀孕之后,他竟然用脚踹她的肚子!

    在有那个孩子的时候,她满心欢喜,以为自己的黑暗生活就这么到了尽头,可是谁曾想,这才是她更加绝望的开始!

    秦封,每天,都在折磨她。

    逼她吃一些奇怪的药,如果不是他……

    如果不是……

    她怎么会喝的下去那些血!

    怎么会吃的下去那些血红的肉!

    明明很恶心,她竟然觉得很美味……

    她变得自己都不认识了……而这一切,都来源于秦封的所作所为。

    “疯子?”支着下巴的秦封,若有所思的看着她,唇角的弧度,似乎是在思考这两个字,最终,他很是满意的开口:“小柔,我很开心,你这么了解我。”

    说着,他缓缓伸出手,抚摸她的脸颊:“可惜……当初欺骗我的时候,你怎么就这个觉悟呢?”

    “不是我欺骗的你!!”苏柔拍掉他的手,愤恨的瞪着他,尖叫着:“是宋晚琴!是宋晚琴!我只是受害者,管我什么事?从头到尾,欺骗你的人,都是她,你凭什么这么对我?!”

    “宋晚琴?”秦封一怔,眼中一闪而过的失神,很快,那道失神,就恢复了往日的冷淡:“我有儿子照顾她、”

    “他根本就不是你的儿子!我当了你这么多年的女儿,你怎么就不能相信我?”苏柔简直要被他折磨疯了!

    尤其是!

    他每每用这副平淡的语气说话,用这似笑非笑的目光看着她,她就会被打,或者,各种折磨……

    白慕炀不是他的儿子,却是秦社的少主,而她呢?

    一直都是她的女儿,他竟然这么不留情!

    她不懂!

    这些年的感情,难道都是假的吗?

    他对她像女儿一般的关爱……

    “信任你?”秦封嗤了一声,不屑的冷笑:“你妈都不配让我信任,你又算什么东西?!”

    “你不相信她,那为什么还要照顾我,觉得我是你的女儿?”这一次,愣住的就是苏柔了,他对她的折磨,难道不是因为,她欺骗了自己是他女儿的事情吗?

    秦封抚摸她脸颊的手一瞬间的僵硬,眼眸,竟流露出不符合那股杀意的怀念:“我要照顾的,从来都不是我的女儿。”

    “什么意思?”

    “小柔啊~”他唤了她一声,随即,用那副怀念的眼神看着她,似乎是在透过她,看另一个人、

    这种感觉,很不好,她甚至觉得毛骨悚然。

    “你可曾记得,你当初无数次拜托我伤害的人?”

    她……

    摆脱他伤害的人?

    “你是说苏七月?!!”

    苏柔眼中散发出浓烈的恨意,果然是因为苏七月!

    她就知道,从那个贱人出现,她就没有一天好过的,现在,落到这般田地,竟然还是因为她!

    “不!”秦封淡漠摇了摇头,有些厌恶的松开了她的脸庞,启唇道:“她的名字,叫小萌,白小萌,是我的女儿。”

    “你的女儿?!这不可能!!”

    苏七月……

    白小萌……

    什么鬼?

    白小萌又是谁?苏七月为什么会是白小萌……

    苏七月,是苏成严的女儿,是苏成严的……

    怎么可能是别人!

    苏柔一下子凌乱恐慌起来,自顾自的摇头:“我不信,我不信……她是苏七月,是苏七月……”

    “她不是苏七月,也不是你父亲的女儿,苏柔,这些年,你压根就恨错了人。”

    “我不信!!”

    她怎么可能会恨错人!

    苏七月,就是苏成严的女儿,那个抢走她爸爸的贱女人的女儿,那个占据她地位的苏七月……

    她就是一朵白莲花,到处勾引她身边的人,抢走属于她的一切……

    所以,她恨她……

    她要让苏七月身败名裂,要抢走她的一切,她的爸爸,亲人,甚至恋人……

    苏七月……

    苏七月……

    她活该!

    她所有的遭遇,都是活该!

    都是她欠她的!

    她从小就恨她,恨了十几年……

    如今,却被告诉,她恨错了人?

    苏柔突然想起一个十分关键又可怕的事情!

    如果她恨错了人,那……

    真正的苏七月,又是谁?

    现在在哪?

    “你的姐姐,哦不,是妹妹,苏七月,现在叫白止萌,在京都的白家,过着公主一般的生活,想不到吧?她可比你尊贵多了呢……”秦封带着淡淡嘲讽的声音,又传入她的耳中。

    像是恶魔的诅咒,摧残着她的精神……

    “真是可惜,你做了那么多,你恨得人,活的还好好的,你做的,都是多余的……而你,却成了这样……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