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1章 我的傻女儿
    窗外弯月如勾,清冷悬挂。

    银白交织的卧室里,气氛,无限缱倦。

    此时——

    江城的一家商务酒店里,正上演着同样暖昧的一幕。

    男人粗暴的撕碎她的衣服,拎着她的头,直接砸向了床头。

    砰、

    鲜血四溅。

    苏柔捂着脑袋,浑身发颤的看着那人,不住的后退,一双眼睛满是恐惧,不住的摇头:“我错了,我真的错了,爸爸,不要这么对我……不要……”

    橘黄色的灯光下,男子坐在那里,两腿交叠,手中,拿着一杯加了料的红酒,朝他勾了勾手指:“过来!”

    一句话,宛若是死亡的命令。

    苏柔绝望的闭上了双眼,浑身都在因为恐惧颤粟。

    她光溜溜的身子,露在外的,满是青紫的痕迹,有的,是被鞭笞,有的,则是男人留下的暖昧痕迹。

    踏着冰凉的地板,她来到了那邪恶男子的身边。

    一抬头,触及到男子那冰冷可怖的视线,顿时,两腿一软,跪在了他的面前:“放过我……放过我……唔……”

    她的话没说完,就被一只带着疤痕的手,掐住了下颚,强迫的抬起她的脸,居高临下的看着跪在地上的苏柔,嗤笑了一声:“真是可惜了这张小脸了,真想毁了它……”

    “不!!”

    苏柔惊恐的摇头,浑身都在挣扎。

    她的脸,绝对不能被毁,绝对不能……

    那是她的一切!

    “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求你……不要毁我的脸……你要我做什么,我都听你的……”

    男子抬着她的下颚,他手中的液体,灌入了她的口中。

    粗鲁的动作,流的她满脸都是,看着那液体被她喝完,男子松开了她。

    就在她以为自己的绝望到了尽头的时候,下一秒……

    她直接被男子提起来,一脚踹在了肚子上。

    疼……

    蚀骨的疼,疼的她面容扭曲。

    她捂着肚子,在地上疼的不顾形象的翻滚:“救我……救救我……”

    好疼……

    一阵坠痛,似乎有什么,从她的身体里,被抽离。

    血——

    滚烫的血,滴落在地板上。

    男子的眼睛,死死盯着她的身体,看着那里流出的红色液体,唇角的弧度,愈发明显。

    沙哑的声音,泛着阴狠:“小柔,你有没有听过一道美食?是用刚成形的血婴做的,味道很好,今天,我心情好,你要不要尝尝?”

    说着,他的视线,盯着那逐渐流出来的东西,“刚好,你这孩子,四个月了呢,成形了……”

    苏柔猛然瞪大眼睛,惊悚的看着他笑着的男子,在她眼里,他宛若是恶魔,她顾不上那蚀骨的疼痛,祈求的看着他:“不,不要……”

    她的意识,伴随着那被抽离的血液,一点点的消散。

    身体,也沉重的动弹不得,手,却是死死护着自己的肚子,断断续续的声音,自她的口中低语:“它是你的……你的……孩子……”

    话没说完,她就彻底没了力气,昏死了过去。

    男子起身,看着她那副狼狈凄惨的模样,端起另一杯红酒,浇在她的身上,触碰她那满是冷汗煞白的小脸,轻声道:“我的傻女儿,孩子这东西,我从来都不需要啊……”

    ——

    苏柔再次醒来的时候,是在床上。

    入眼的,是熟悉的景色。

    恐惧,瞬间,席卷了全身。

    她搂进了自己,不住的打量着这周围,生怕看到那抹可怕的身影。

    酒店的房间,空无一人。

    滴滴——

    红色的亮点,落在她的手上,她猛的抬起头,正看到对面的那监控,而在那监控旁边的桌子上,放着一锅热气腾腾的东西。

    想起昏迷之前男人的话语,她浑身的血液都凝固了。

    发颤的手,抚摸上自己的肚子,平坦无比。

    空气里,弥漫着浓烈的血腥味。

    她发颤着下床,捂着眼,走到那桌子面前,有些害怕。

    半晌,她才鼓起勇气,露出视线,一点点的,那锅里的东西,映入眼帘。

    火,关着,但锅里的东西,早已煮好……

    遍目的红,伴随着那红色的血水,一团小小的肉球,映入了她的视线。

    呕……

    “啊!!!”

    苏柔像是疯了一般,失控的尖叫着。

    诺大的房间,只有她一个人,门,是锁着的。

    头顶,眼前,全部都是监控。

    桌子上,留着那人留下的信息。

    「乖女儿,你的补药,要全部吃掉哦,不然,可能会不孕不育呢。」

    吃掉……

    她怎么可能!!

    砰、

    门被推开,几个粗壮的男子走了过来。

    看着她,眼底,只有厌恶。

    他们上前,端起那锅,逼近她。

    苏柔瞬间就疯魔了,挥舞着双手,声嘶力竭:“滚开,不许靠近我,我不吃!我不吃!!”

    “走开!滚啊……呜呜……”

    剩下的话,她没说完,来人,强迫禁锢了她的嘴,用勺子将那血块放在她的唇边,强迫性的往她嘴里灌。

    血腥味……

    浓烈的血腥味……

    刺激着她的神经,她得眼神,满是赤红和那蚀骨的恨意。

    秦封!

    秦封!!!

    一个恶魔!

    一个疯子!

    不得好死!!

    咳咳……

    那肉块,被那些人强迫的灌进去,她不得不和着血肉咽下去,那些人,松开了她。

    下一秒,苏柔就从地上爬起来,冲进了洗手间,爬上马桶上,用手挖自己的喉咙。

    眼泪,混合着那血腥味,她的发丝上满是呕吐物。

    像是感觉不到脏臭,她坐在那里,哭得绝望凄惨。

    一个上午,她都在洗手间里,即使挖的喉咙都受伤出血,心里那股恶心,未曾散去。

    中午,有人推门。

    她出洗手间的时候,就看到桌子上放着的东西,是药物……

    门口,站着那个让她灵魂都恐惧的男子,秦封!

    她靠在冰凉的墙壁上,不敢去看他。

    男子的脚步声,一点点的,离她更近——

    一只手,闯入她的视线,“吃掉!!”

    他的手中,拿着不知名的药物。

    苏柔身子颤了颤,碍于他的手段,哆嗦着接过那药,吞进了肚子里。

    半晌,她的喉咙,开始干渴,像是知道她的心思,那人递给她一杯水。

    然后,他拍了拍手,有人端上来了中午的饭菜。

    是炖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