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6章 全网黑
    苏七月带他来了上一次靳凉城带她来的那家游乐园,她一抬头,就看到了不远处的那家冰激凌。

    但现在是冬天——

    纠结了一会儿,她认命的转过头,指了指不远处的卖棉花糖的小摊贩:“我们去吃棉花糖好不好?”

    叶念乖巧的点头:“好。”

    诺大的游乐园,空气很冷,气氛,却很暖。

    一大一小坐在长椅上,一人手中拿着一根形状奇特的棉花糖,苏七月的那个,是小兔子,而叶念的,则是一个小猫咪。

    那些模糊的记忆,靳凉城送给她的棉花糖,很简单——

    但是——

    却比现在吃的,任何一根,都要来的甜。

    上一次,因为她身体不舒服,终究,也没吃到现在的那个人送给她的棉花糖——

    思及此,她的眸子里一闪而过的悲痛,握着棉花糖的手紧了几分。

    在她身旁的叶念,觉察到她的气息不对劲,拉住了她的手,“姐姐,棉花糖要化了——”

    苏七月一惊,瞬间回神,低头看着手中这棉花糖,凑近唇边,小心的品尝着。

    甜甜的棉花糖,入口即化,拿在手里,那么大的一团,吃进嘴里,却没什么实质。

    有的——

    仅仅是那无尽蔓延的甜味。

    曾经最喜欢的棉花糖,现在,她好像不是那么喜欢了……

    也不是记忆里的味道了——

    看着一边,吃的脸颊都是糖渍的叶念,她有些好奇,“小念,棉花糖好吃吗?”

    “好吃呀,甜甜的,小念喜欢。”

    小时候的她——

    是不是也因为这甜味,所以喜欢棉花糖呢……

    或许,更多的,是因为是那个人送的——

    想起马上就是靳凉城的生辰,她忍不住的情绪失落:“小念,你若是喜欢一个人,会送他什么呢?”

    “最独一无二的礼物,给最爱的人。”稚嫩的声音,说出的话,却满是不符合那外表和语气的成熟。

    叶念抬眼看着她,唇角的弧度明媚温暖,“爸爸就是这么告诉小念的。”

    叶家二少……?

    苏七月眼睫颤了颤,最独一无二的礼物,给最爱的人。

    那市面上买来的,便不是独一无二的了。

    这也是这些天,她没法买来想要的礼物的最大原因,她本身,就是不想买的。

    那——

    什么才是最独一无二的呢?

    兀地,她的脑海,一道灵光闪过,淡然无波的眼眸,瞬间被生动和热烈填满,兴奋的将叶念抱起来:“我知道了,知道做什么了——”

    她要送给她最爱的人一份,最独一无二的生日礼物!

    “姐姐要送二哥哥生日礼物吗?”叶念认真的看着她,奶声奶气的道:“如果是二哥哥礼物的话,可以送手表哦~”

    “手表?为什么?”本来没这个打算的苏七月,听他这么说,怔住了。

    叶念歪着头看着她:“因为二哥哥从来都没有摘下过手上的手表。”

    “他喜欢?”

    “不是!”小家伙脆生生的否认了,语气十分笃定:“有一次我在二哥哥洗澡的时候,偷看到了,他手腕上,有一道疤。”

    一道疤——

    手腕处的疤痕——

    苏七月呼吸一窒,随即,眼眶不受控制的灼热起来。

    靳凉城,也曾想过自杀么……

    他不是那种不坚强的人,在外人眼中帝王一般的存在,这世间,没有什么是冷酷的他忌讳的。

    也没什么,是他不敢的……

    但是她知道……

    他害怕她离开……

    如果说能够让他受伤的唯一原因,那便是她,以前他是军人,但是伤痕,也不应该是在手腕。

    还被他用手表遮住……

    “洛阿姨说过,二哥哥十几岁那年,抑郁症自杀了。”

    没等她有所反应,叶念的声音又清晰的传入耳中。

    抑郁症自杀——

    几个字,重重敲打在她的心上。

    她用力的咬着下唇,努力不让自己在叶念面前失了分寸,极力的在压抑自己的情感。

    最终,她还是忍不住——

    将叶念抱起来,在他看不见的地方,背对着他的脸,抹了把眼角的泪,然后,用略微颤抖的声线道:“小念,我们回家吧。”

    叶念稚嫩的小脸上,挂着愉悦的弧度,重重点头:“好——”

    姐姐哭了,他感觉到了哦~

    但是——

    爸爸说过,不该问的事情,不可以问。

    ——

    回到家。

    将叶念安置好,苏七月就坐在客厅里,拿着画笔,认真的低头,在白净的画纸上,勾勒着什么。

    阳光,透过窗台,斑驳的洒在桌子上,她的身上。

    那淡淡金色下,女孩的侧颜愈发温婉安静,宛若一副渲染的画。

    叶念知趣的没去打扰她,好奇的眨巴着眼睛,看着她在画的东西。

    不知不觉,天色一点点的黯淡下来,空气,也不似那般温热了。

    而一整个下午都在低头勾勒手中那黑色线条的苏七月,终于,停下了手——

    此刻,叶念终于看清了那副画的原貌。

    准确来说,那不是画,而是设计图。

    饰品的设计图。

    但并非他说的手表——

    而是……

    一对戒指!~

    戒指的设计,十分的简单,甚至可以说是平淡无奇。

    弯弯的弧度,没有丝毫的特殊,光洁的面板。

    只是那戒指内里,刻着几个英文字母——

    叶念有些迷惘的看着她,“姐姐,这是什么意思啊?”

    “秘密!”苏七月神秘一笑,收起了那设计图,“小念,记住,不可以告诉你二哥哥哦、”

    “你们大人真是奇怪,礼物早晚都要送出去的!”小家伙撇了撇嘴。

    早晚?

    苏七月笑了笑,没解释。

    当天晚上,苏七月遭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全网黑。

    她虽然不如那些有作品的艺人有影响力,但是在圈子里的名声,却很响亮。

    只因为,她一直都在跟着白子谦的,天生的热度。

    即使没有承认,但在一些人眼中,苏七月就是白子谦的人了。

    所以,这天晚上的一条微博,直接将她推上了风口浪尖。

    微博的内容很简单,只是那几张照片——

    第一张,是她踮起脚尖,站在医院门口亲靳凉城的,第二张,是她伸手靳凉城给她卡的,第三张,则是她牵着叶念的。

    爆料的人,是圈子里一个十分出名的狗仔,号称没有他挖不到的料,简直无孔不入。

    微博一出来,苏七月的手机,就炸了。

    用户1356:呃,这是被包养了吧?是的吧!孩子看上去都三岁了吧,不知道是哪个老头子的,简直铁证如山,我看这次怎么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