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0章 简直羞死她了
    使劲想跳着打他,但是……

    最终,连他的腰都碰的艰难……

    他有些气馁,心里更多的是不甘,然后,在靳凉城那挑衅的眼神下,小嘴一列,哇的一声,哭得那叫一个惊天动地。

    霎时间,屋子里三个男人,无辜的眨巴着眸子。

    这……

    孩子怎么哄?

    “姐姐,我要姐姐……”小家伙一边抽噎,一边口齿不清的喊着要找苏七月。

    但……靳凉城心里清楚,这会要真的被他见到苏七月,那晚上他估计就直接赖着不走了。

    索性,他一手提起叶念的身体,丢在叶枭怀里:“带着他,回家去!”

    不是吧?

    他家二哥简直不要太没人性了!

    人家小孩子哭得这么惨,都不准人家见嫂子一面的?

    见他呆住,靳凉城隐约有几分不耐的催促:“愣着干什么?”

    叶枭撇撇嘴,抱着怀里的小家伙:“别哭了啊,大哥带你出去吃好吃的,那里有很多好看的姐姐。”

    “我不!我就要我姐姐!”

    叶枭:“……”

    你哪来的姐姐哦……

    傻孩子……

    难不成,第一次见面,你就看上了他嫂子?

    最终,在叶念的抽噎下,叶枭还是不顾他的挣扎将他抱走了,毕竟留下来,是没可能的。

    卧室——

    苏七月在洗手间里,用冷水拍了拍脸,才消除那股燥热。

    靳混蛋!靳混蛋!

    叶念就算了,叶枭和慕恩都在呢!

    怎么能亲她!

    就算那两人知道他们的关系,但是这种事……

    在别人面前,不是很尴尬么……

    思及此,她咬着唇的贝齿愈发用力,简直羞死她了!

    靳凉城推门而入的时候,她还在洗手间里。

    门,是反锁的。

    他唇角勾了勾,不仅没生气,反而心情不错的样子。

    如果不是洗手间锁了门,估计叶念的哭声,她就听到了,到时候……

    这床上,可就不是两个人了。

    咔擦——

    苏七月一出来,正对着他饱满深意的眼眸,唇角的弧度,让她有些心惊:“阿城哥哥,你没事吧……”

    竟然在笑?诡异!

    “没事。”他对她招了招手,示意她过来。

    然后,在她上前的时候,一把拉过了她的腰,将人搂在了怀里,细碎的吻,落在她的耳廓:“害羞了?”

    霎时间,苏七月的脸,更红了。

    两个人的时候倒是没什么,可刚才在楼下……

    她怎么可能不在意!

    “以后,不许当着别人的面亲我,多不好意思。”

    “没什么不好意思的。”他嗤了一声,随即道:“他们没媳妇,还不准我有了?”

    苏七月:“……”

    这人怎么跟个孩子似得。

    时钟,停留在十一点的方向,苏七月推了推他的胸膛,小声道:“去睡觉了。”

    他眸光深沉的盯着她,“睡我,还是睡觉?”

    “睡觉!”

    “哦……”他有些失落,眸子里一闪而过的忧伤。

    呃……

    苏七月眨眨眼,有些心软了,但想到几天之后……

    她的态度,又强硬了几分:“快去,不然,今晚别上我的床!”

    靳凉城没再耽搁,起身走进了浴室。

    卧室里,苏七月看着手机的日历,眸底满是纠结。

    靳凉城要过生日了……

    她,要准备什么呢?

    靳凉城的生日,说起来,是个十分有寓意的日子,因为那天,刚好是一年的第一天,也就是大年初一。

    她想着他的生日,同时,也想着马上就要过年了,他是要留在这里,还是回到京都。

    若是他要回去,她就必须快点给他准备生日礼物。

    可是……

    啊啊啊啊!!

    苏七月烦躁的挠了挠头发,到底送什么啊?

    ——

    凌晨。

    她窝在他怀里,仰着小脸看着他睡的昏沉的面容,然后,灵动的美眸,一闪而过的狡黠。

    啪、

    脸颊泛着一阵生疼。

    长长的睫羽,唰的一下,睁开了那闪烁着幽蓝的眼眸,犀利的看着眼前的小女人。

    正欲开口,身上一沉,她整个人都扑了过来,抱着他安抚道:“阿城哥哥不怕,你刚才做噩梦了,没事了,我在你身边呢。”

    靳凉城扯了扯僵硬的唇角:“七七,我没睡呢……”

    !!!

    苏七月瞬间就瞪大了眼睛,条件反射松开了抱他的手。

    她刚才故意打人,岂不是暴露了?

    下意识的,她想逃。

    但——

    身体未来得及有所反应,便被他长臂一捞,滚进了他怀里……

    接下来的时间……

    她简直毁的肠子都是青的,其实……

    她就是自己睡不着,想捉弄他……

    没想到,他也没睡!

    误打误撞,苏七月在逃之无用的情况下,被折腾到了后半夜。

    昏过去之前的最后一个念头就是——

    这厮的确是要她的次数少了,但是……

    时间也久了!!

    她就知道,他没有那么好说话!

    她再也不敢作死了……

    ——

    中午。

    看着空无一人的房间,换了件外套,戴上手套帽子,苏七月出了门。

    靳凉城的生日,她一直都不知道送什么给他,今天,还是直接去逛街看看,说不定就知道送什么了。

    只是——

    她没想到,自己刚出家门,走到学院路,就被一个人拦住了。

    看着明显比往日憔悴许久的宋晚琴,苏七月勾了勾唇:“好久不见,你过的并不怎么样。”

    宋晚琴布满血丝的眸子一闪而过的恨意,但却不是对苏七月。

    她拉住苏七月,压低了声音:“我需要个地方谈话。”

    “哦?”

    ——

    君悦。

    看着对面坐着那脸上苍白的人,苏七月唇角的弧度,愈发的耐人寻味了起来:“你想找我谈什么,上一次,不是很坚决的不跟我合作吗?”

    宋晚琴握紧了怀里的手提包,咬了咬牙,将一个手机放在了两人面前的桌子上:“这是苏柔的手机,里面,有你想要的东西。”

    苏柔的手机?

    苏七月一闪而过的诧异,她是真没想到,宋晚琴竟然这么坚决,直接拿了苏柔的手机出来!

    这几个月……

    苏柔到底都做了什么自寻死路的事情啊?

    “你想要什么?”沉吟片刻,她将那手机拿在了手里。

    “我需要钱!”宋晚琴眸底隐约闪过嘲讽的弧度,“没有钱,我想做的,什么都做不到,我只要钱,有了钱,人脉,权力,我都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