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8章 靳凉城的儿子?
    甚至有一天,管家叫他吃饭,叫了许久都不曾有反应,她冲进去,就看到倒在血泊里的儿子。

    那个时候……

    她的心,多疼啊……

    她儿子,竟然会想自杀……

    就因为弄丢了她,因为苏洛死的时候,自己没能拦住。

    他可曾想过,自己那年,也不过十四五岁。

    哪来的什么能力……

    但是她不能去恨苏洛,也不能去怨那个七岁的小萌。

    因为是她自己,带着阿城去见的苏洛和小萌,是她,让那个小小的女孩的笑,融化了她儿子的心。

    也是她……

    她的大意,害死了苏洛。

    自己最好的朋友。

    因此,这些年,她比谁都自责,比谁都希望,能够找一点找到小萌……

    可是最后,阿城终于找到她,她却压根不知道阿城是谁。

    她以为阿城会像从前那样,自责,颓废,将自己关起来,甚至寻死。

    但是她错了……

    那个儿子,早就成长的她自己都不认识,出色的让她无比骄傲。

    他不仅没有任何失落,反而异常开心。

    因为他找了十一年,终于能够远远看她一眼……

    洛兰到现在都记得,一年多前,靳凉城回到京都,说要在江城定居的模样。

    那个数十年未曾扬过唇角的儿子,竟然一整天,都笑容满面。

    她都多少年没见到过了……

    那样的阿城……

    所以,哪怕他不回家,她也支持。

    因为,她希望儿子能够幸福。

    不希望,他这十一年的寻找,最终都是徒劳。

    可是后来呢……

    他是找到了,她不仅失忆,还有了男朋友。

    她记得她问他,若是小萌一辈子都想不起来呢?你也会这样默默守着她?不去打扰她?你甘心么?

    然后,他说:“不甘心,但为她,心甘情愿。”

    一句话,堵了她所有的担忧和阻拦。

    面对说出这样话的自己的儿子,她没法去阻拦他。

    也说不出让他放弃的话……

    现在……

    电话那边,是熟悉的小萌,即使不记得她,不记得阿城,但是却的的确确用她最熟悉的口吻,关心他。

    唤一声“阿城哥哥……”

    刹那间……

    她的眼泪,无法停止——

    “洛姨?”没等到回应,苏七月忍不住担心,“您是不是身体不舒服?还听得到我说话吗?阿城哥哥在我身边,你要跟他说话吗?”

    半晌,那边依稀传来纸巾擦眼泪的声音,她一怔,随即,心里,无比沉重。,

    当初,洛姨果然是知道的。

    知道小时候的她,知道靳凉城找了她那么多年……

    所以,听到她说靳凉城已经告诉了她以前的事的时候,她才会这般伤怀激动。

    那次见她,她一直都很温柔,像是妈妈一样……

    甚至直到最后,她看自己的眼神,都太过复杂伤感。

    现在想来……

    那眼神——

    是怀念,也是欣慰,亦或者,还有怜惜悲戚。

    替靳凉城的伤怀,还有她……

    苏七月没再开口打扰她,而是当做不知道,用十分自然的语气对她道:“洛姨,您好好休息,我跟阿城哥哥要吃午饭了,明天再打给你,到时候,你要好好的哦~”

    然后,那边传来了几声轻嗯。

    她就挂断了手机——

    苏七月扭头,看着此刻坐在自己身边的男子,眸子里一闪而过的纠结:“靳凉城,洛姨,小时候是不是认识我?”

    “因为我妈是苏洛妈妈的朋友,所以,我才认识你,是我妈带着我去找你的。”靳凉城说。

    竟是如此?

    怪不得……

    她给了她一种很像是妈妈一样温暖的感觉。

    原来这温暖,在小时候,她早已经感受过。

    那这些年……

    想到他,她的眼睫颤了颤,看着眼前的男子,情不自禁的伸出手,搂住了他。

    靳凉城正在看电脑,手指,为来得及从键盘上拿下——

    被她这么一抱,电脑直接被扫到了一旁,顺着玻璃,掉在了铺着毯子的地上。

    他没去看,而是伸出手,接住了她的腰:“怎么了?”

    “没什么。”苏七月在他怀里,含糊不清的摇着头,“就是觉得,这些年,你真的是挺不容易的……”

    他笑,但未开口。

    这些年……

    比起此刻,将她拥在怀里的那股满足,曾经,都不过是弹指一挥间罢了。

    她大概不知道,他第一次见她的时候。

    两三岁的小女孩,在医院的树下,看到她,对他露出了甜甜的笑。

    不管多少年,那抹笑,他都未曾忘记。

    即使最后,他的记忆,停留的是她七岁那年的笑。

    但是她那笑,也一直都是支撑他的动力。

    因为想再看到——

    长大的她的笑,是不是也跟小时候一样,没有丝毫杂质,干净甜美的笑,无忧无虑。

    现在……

    他每天都能看到。

    相比之下,那些受过的伤,又算得上什么?

    至始至终,他都只为了一个她啊——

    宁静的下午,窗外一片晴空。

    他拥着她,坐在这沙发上。

    虽然姿势有些怪异,但是依旧能感觉到,彼此的珍惜。

    以及,那股深沉的情感。

    渐渐地,苏七月有些困了,便直接趴在他身上睡了过去。

    在她睡后,靳凉城的手机,响了起来。

    清隽的眉锋紧皱,隐约有几分不耐:“什么事?”

    “二哥,事情是这样的……”

    叶枭一席话,让靳凉城周身的气息,瞬间冷了下来。

    半晌,他才重新开了口,对着那边吩咐了几句,匆忙挂断了电话。

    ——

    晚上。

    苏七月醒来的时候,身上盖着一条毯子,自己还睡在沙发上。

    房间里似乎很热闹,因为她听到了那几个混世魔王的声音。

    苏七月起身,揉着眼睛习以为常的去看客厅,瞬间,她就僵住了:“你们……这是……谁?”

    她家里,不仅有叶枭,慕恩,靳凉城,还有一个小娃娃……

    那个小男孩,看上去四五岁的模样,粉雕玉琢的,皮肤宛若白瓷一般稚嫩青涩,正眨巴着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她。

    “嫂子你醒了?”叶枭笑眯眯的,有些不怀好意的朝她招手:“你快过来,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二哥的儿子!”

    “靳凉城的……儿子??”

    苏七月直接傻了。

    五雷轰顶,彻底僵在了那里,唇角那抹弧度,未曾散去,直接凝固了。

    心里,说不出的酸涩抽痛……

    靳凉城的……儿子……

    他和谁的孩子?为什么没告诉她?

    他怎么会有儿子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