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7章 整整十一年
    说着,也不看白止萌越来越苍白的面容,亲切的拉着她的手,语气竟有了几分责怪的意味!

    “丫头啊,这不是我老头子说你,我们家阿城什么性格,你还不知道吗?他承诺过的事情,那绝对不会有假的,这件事么,顶多是个女秘书罢了,我们靳家,也不是什么迂腐的家门,这种事,在京都不都是很常见吗?你是正室,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也就过去了……”

    正室?

    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这两个词,让白止萌腿一软,差点就不受控制的跪下了。

    爷爷这是在说什么?

    意思是说,阿城哥哥,以后就算跟再多的女人有关系,也让她忍了?

    她心有不忿,便忍不住问:“爷爷这话说的,那等他跟那狐狸精的孩子生出来了,我也要养着吗?”

    “怎么可能?!!”

    爷爷还是宠她的……

    “我的孙子,我跟儿媳妇能帮忙看着,用不上你!”

    白止萌面上的笑还没来得及收回,便瞬间僵住了脸上。

    “爷爷,您这是什么意思?难道,阿城哥哥他背叛我,在外面生孩子,我也要忍着?”

    “什么叫做背叛?你的意思是,我们家阿城碰你了?”

    “我……”

    说到这个,白止萌心里骤然一痛。

    碰她?

    他何时正眼看过她……

    她一点都不明白,为什么她的阿城哥哥,跟她一起从小长大的阿城哥哥,不愿意跟她多说一句话,甚至不愿意看她一眼?

    她到底是做错了什么?

    她自以为自己对他的付出,比得上世界上任何人!

    以前……

    她曾半夜试图撬锁进他的房间,她哪怕是脱了衣服……那个人都能直接叫管家把她扔出去……

    靳老爷子一句话,彻底戳了白止萌的痛处,半晌,她才捂着脸,小声的啜泣:“我不明白,不明白啊……他为什么要背叛我?是不是,我对他不够好?还是说,我现在去江城找他……”

    一听到白止萌说要去找靳凉城,一直沉默的洛兰也忍不住了,“你这孩子,说什么浑话呢?阿城哪里背叛你了?这京都生活这么多年,大家族的恩怨你也不是不懂,你爷爷说话没分寸,你别管。”

    “这男人啊,哪有不偷腥的?等以后成家立业,自然就知道收心了。”说着,她亲切的拉着白止萌。笑眯眯道:“这样吧,阿姨带你出国玩几天,买一些好的化妆品,我们好好打扮打扮自己,等过年阿城回来,看到你,肯定会留下的。”

    “我不!”

    白止萌呜咽的哭着,阿城哥哥都跟狐狸精一起睡了,她还哪来的心思出国啊!

    她现在就要去江城守着他……

    闻言,洛兰脸色一沉:“随你吧,你爱怎么着怎么着,我这个老婆子不值得你相处,你想找阿城,那你去找吧,我这就给他打电话……”

    “不是,阿姨,我不是这个意思……”白止萌顿时慌了,她哪敢得罪阿城哥哥的母亲啊。

    这可是她未来的婆婆!

    “阿姨,您别这样,你知道,我只是太急了,阿城哥哥他怎么能这么对我?”白止萌放柔了语气,悲戚不已:“当初,明明是他自己说要娶我的,我没逼他,妈妈也没逼他,你说他现在……为什么要这么对我?我心里难受啊!”

    听她提到苏洛,洛兰对她的厌恶更甚。

    苏洛是她的闺蜜,她的发小,也是她当初唯一的朋友。

    小萌,是她看着长大的……

    阿城和小萌的感情,是从小就在她眼皮底下发展的。

    可结果呢……

    就因为她突然出现,让两个孩子受了多少苦。

    她本来是想拖着白止萌出国的,但是此刻,忽然就不想再应付白止萌了。

    她想到了苏洛,想到了前阵子,在江城见到的小七……

    那个孩子,才是她印象里的小萌,比起眼下这个哭哭啼啼,只会拿苏洛这个已经去世的妈妈当挡箭牌的,不知好了多少倍!

    尤其是……

    苏洛已经死了那么多年……

    而白止萌,一味地在消费这个死人,让她不得安生。

    在这个世上,没有人比洛兰还要厌恶白止萌。

    被扫了兴致的洛兰,瞥了一眼那个站在角落安静的靳父,一言不发的上了楼。

    而白止萌,还悔恨不已,她怎么就得罪了洛兰呢!

    现在好了,根本不会有人再帮她做主了,靳老那个老东西,眼里只有自己的曾孙子,哪有她啊?

    至于靳父,那个人太可怕,她不敢去招惹。

    她思来想去都不明白,怎么短短一年,靳家会变成这个样子。

    明明一年前,所有人对她都还很好,那个爷爷,从小疼她宠她,对她简直无微不至。

    靳父,即使为人冷淡,却也对她关怀备至、

    还有洛兰这个阿姨,她未来的婆婆,一直都对她那么好……

    现在呢?

    靳凉城背叛她,却没有一个热帮她……

    她想不通,这一切,到底是为什么演变成这个样子?

    在靳家没有得到说法的白止萌,忽然冷静下来,换了个方向,往叶家去了。

    而此时。

    苏七月正拿着手机,轻声细语的听着洛兰的声音,听到她用十分任性的语气说白止萌的事情的时候,以及,最后她撂摊子不管了。

    她忍不住勾了勾唇::“洛姨,这件事,您如果觉得心累,那就不管了,反正,她的存在也影响不了什么,过去的事情,阿城哥哥已经都告诉我了,我不在乎。”

    只要那个人的心,在她这里。

    其他的……

    她不在乎。

    她爱的是靳凉城,在意的也只是靳凉城。

    至于白止萌,那只是她不在的这数十年,一个妄想代替她的存在,而这个存在,从未成功过。

    或许,她是成功的。

    起码,白家,叶家,都站在她那边。

    但是只要靳凉城站在她自己这边,于他而言,白止萌身后有再多人护着,她也不在乎。

    但是……

    不得不说,洛兰的电话,让苏七月感觉很温暖,想起离别时她那纤瘦沧桑的背影,她有几分酸涩:“洛姨,您最近好吗?”

    “我能有什么不好的,你这孩子……”

    话未说完,她就红了眼眶。

    多少年了,再听她叫她一声“洛姨”,叫阿城一声“阿城哥哥”,这些年,自己儿子受的苦,她这个当母亲的,看在眼里。

    整整十一年啊!

    且不说,她刚消失的那段时间……

    那个阳光活泼的少年,那么颓废,整日忧郁,将自己关在屋子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