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6章 小奶猫从来都是最懂他
    “啊??”苏七月有点懵,他们二人有段情,为什么不能告诉叶九?他不是当事人么,这……

    “笨蛋!”靳凉城捏了捏她的脸颊,叹了口气:“当初,小笙被绑架,先赶到的是我和小四,所以叶九不知道,他只知道,当初小笙差点被毁了,可他不知道,我们赶到的时候,小笙……已经被玷污了……”

    “小笙那个人,性格既倔强又坚强……出了这种事,是绝对不愿意告诉叶九的,后来,被我和小四说服,决定跟他解释清楚,两个人的感情要不要继续,就看叶九的反应,但是……”

    苏七月心里一沉:“叶九……嫌弃她了?”

    叶枭,是那种人吗?

    “不是。”靳凉城嗤了一声,有些自嘲:“大概是我的失算吧,没想到白止萌胆子那么大,小笙整天跟在我们身后,她都敢出手,更想不到,她能在做出这种事之后,跑到叶家那里装无辜,说她没做,白家人相信她,更可怕的是,叶家人,也相信她……”

    “因为当初苏洛妈妈的死,叶家人,一直都对白止萌很好,算是补偿。因此,听说她被冤枉,几乎整个叶家都在护着她,而叶九……则是觉得,小笙没受到损伤,证据也没有,这件事不能追究白止萌,更多的,他是迫于他父亲和二叔的威严,以及,觉得我会不同意……可实际,我压根是站在小笙这一边的……”

    听到这里,苏七月突然觉得无比的心酸,为沐笙心酸。

    她从小喜欢的叶枭,就这么,站在了白止萌的那一边……

    她当初决定嫁入的叶家,竟然没有一个人相信她……

    她不能说是叶枭的错,毕竟叶枭心里,是有家人和靳凉城在中间,而他也不知道沐笙被人毁了,只是以为是绑架未遂,但是他忽略了一件事,那就是靳凉城,他不在意白止萌。

    因此,这件事,是导致了叶枭和沐笙现在形同陌路的关键。

    “后来呢?”

    “后来……后来小笙就没有把那件事告诉叶枭,而是,直接离开了京都,改了姓氏,来了江城,而叶九,心里或许痛苦不理解,毕竟在他看来,他是错了,但没那么离谱,所以,他就开始颓废了。”

    “所以……他才会一副风流痞气的模样?”苏七月忽然想起第一次见到叶枭的时候,以及后来的相处,除了扯到他那身军装,他根本就正经不起来。

    “是啊……所以这件事,不能让他知道。”

    苏七月突然转身,往他怀里蹭了蹭:“你说,小四和你,那个时候……心里该多难过啊……”

    “最难过的,不是我……”是慕小四。

    “谁说不是你?”

    苏七月比谁都清楚,他留着白止萌,本意只是为了她的安危,但没想到,会害了自己的妹妹。

    原本一对青梅竹马,现在,形同陌路,他没法对沐笙交代,没法对慕小四交代,更没法,面对叶枭说出真相……

    或许慕小四也很痛苦……

    但是没办法,她心里,只有这个男人。

    当初,景梵宇的生日宴会,他们几个都去了,沐笙也说了小四不放心她,那个时候,她还没有多想,现在想来,他是真的不放心这个妹妹……

    小奶猫从来都是最懂他的……

    感受着怀里的温度,靳凉城的眸色逐渐黯淡了下来,过去那些事,一直都是他们几个不愿回忆也不想提及的……

    最大的过错,何尝不是因为他?

    没人怪他,才是他最痛苦的地方。

    两人在床上闹腾了一会,才起床吃早餐,而后,苏七月突然想到了一件至关重要的事!

    “靳凉城,你说白止萌,会不会来江城找你?”

    “不会。”这一点,他莫名的肯定。

    “为什么不会?”

    “因为她出了事,第一时间会去打着苏洛妈妈当年的恩情,去找我妈哭诉,说我背叛了她,背叛了苏洛妈妈的遗愿,这个时候,我妈估计会带着她出国散心。”

    出国……散心?

    苏七月嘴角抽了抽,“我说,这该不会,是你和洛姨提前说好的吧?”

    “嗯。”这一点,靳凉城供认不讳。

    在今早接电话的时候,他就猜到了。

    而实际上,此刻的京都,正是如此。

    诺大的靳家老宅里。

    几乎所有的长辈都坐在那里,白止萌哭红了双眼,委屈的不行:“爷爷,洛姨,靳叔叔,你们一定要为我做主啊……我那么喜欢阿城哥哥,从小就喜欢他,等了十几年了,当初,也是他自己承诺的说要娶我的,不是我强求的,可是现在……”

    “现在……我在家里等了他那么多年,他没跟我结婚,我不奢望,我等他啊,但是,他,他怎么能背叛我?!”

    闻言,主位上的靳老爷子脸色一沉:“你这丫头,是怎么说话的?没凭没据,就侮辱我孙子背叛你,这不是污蔑吗?”

    “爷爷,我没有……”白止萌握紧了手机,心里一闪而过的狠厉,早知道她应该录音的……

    很快,她那狠厉,就化作了苦情的泪水:“我今天早上给阿城哥哥打电话,是一个女人接的……而且,他们两人,还……”

    想起听到的那声音,她羞红了脸,更是有几分期待,期待有一天,自己也能和靳凉城在床上做那事,成为他的女人……

    可是一想到,她听到的,是一个狐狸精的声音,她就忍不住的狠意!

    “爷爷,这件事,您一定要给我做主,阿城哥哥他,带了那个狐狸精回家过夜,我给他打电话,他还不管我,让我听着他和那个狐狸精亲密!”

    噗……

    洛兰刚抿进去的茶水,直接喷了出来。

    这……

    的确是她儿子的作风。

    就是小七那孩子……

    估计是害羞坏了吧?不行,待会她得给儿媳妇打个电话问问情况。

    岂料,听了她的哭诉,靳老爷子不仅不震惊大怒,反倒是亮眼放光,嘴角都忍不住上扬了,他的金孙……有望了……

    “咳咳……”身边的管家急忙咳嗽了几声,示意他白止萌还在呢。

    “咳……那什么……”靳老爷子收回了那隐藏不住的笑意,故作高冷的冷哼了一声,“可能是阿城的秘书吧,这点小事,有什么在意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