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5章 年少时的陪伴
    她害怕被人看到……

    即使,她的房子周围,荒无人烟。

    靳凉城动作僵了僵,看着她那即将夺眶而出的眼泪和真实的恐惧,缓缓收回了手,摸了摸她通红的脸颊,下一步,便推开了车门——

    一进屋,他就丢了所有的顾忌,将她抵在门板上,肆意品尝。

    某个小奶猫自己说的话,自己惹的火,总是要灭的。

    窗外,半弦弯月。

    清冷的风,簌簌吹着。

    黑暗里的房间里,没有片面灯光。

    只是那客厅里的地板,交叠的人影,细碎的低吟。

    偶尔,还有女子小声的啜泣哀求声。

    缠绵的夜,还很漫长——

    洁白的床单上,凌乱铺展的墨发,白皙的皓腕裸露在空气中,布满了暧昧的痕迹。

    那锁骨,精致到了极点,宛若是刀削的雕刻,只是上面,满是青紫。

    女孩只露出了一个毛茸茸的脑袋,清隽的秀眉皱了皱,似乎睡得并不安稳。

    房间里——

    叮咚……叮咚……

    手机响个不停。

    她有些烦躁,在床上摸索着找手机。

    终于拿到,闭着眼划到了接听:“喂……”

    半睡半醒的嗓音,软糯柔媚,对着那边疑惑的问了一句:“谁呀?”

    电话那边,安静异常。

    半晌,才传来一道尖细凄厉的女声:“你是谁,为什么拿着我阿城哥哥的手机?快把手机给他,我要找阿城哥哥,我是她的未婚妻!”

    未婚妻?!

    苏七月浑身一个激灵,陡然惊醒,那一丁点的睡意也荡然无存。

    这时,腰间缠上了一条有力的臂膀,她被那人强迫的翻了个身。

    然后,眼前一暗,那人欺身而上。

    “啊……”

    没来得及有任何的反应,那人就已经开始了肆意的动作,她失控的叫出声。

    随即,咬紧了下唇,羞愤的瞪着他:“混蛋!”

    她还在接电话呢!

    滴——

    修长的手指,越过她,开了手机的免提。

    吟叫声,透过手机,清晰的传入那边白止萌的耳中,瞬间,她就尖叫着疯了一般。

    “贱女人,你快离开我的阿城哥哥……你个狐狸精,阿城哥哥是我的,我的……”

    将怀里生气的小女人抱起来,他依旧未离开她,不知是不是故意,他嗓音,沙哑之中透露着一丝隐忍:“乖,把腿打开……”

    苏七月忍无可忍:“开你妹!!”

    他都没从她身体里退出来,说什么意味不清的话呢?

    “把电话挂了……”这句话,她说的极其小声,还有些不好意思。

    但是……

    那边的白止萌,还是听到了……

    她还想再说什么,手机传来嘟嘟嘟的忙音,已经显示被挂断了。

    顿时,白止萌就冷静不下去了,疯了一般的哭嚎着:“贱人,狐狸精,勾引我的阿城哥哥……你去死,你去死啊!!”

    另一边,苏七月瞪着那个终于消停的人,“你是不是故意的?”

    知道是白止萌的电话,故意不接,就等着她接呢?

    尤其是……

    她那羞人的声音,竟然被人听到了,她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靳凉城在她唇角亲了亲:“我跟你的关系,不用避讳她。”

    “这种事,是别的事吗?”她红着脸,头一直往下缩:“你明知道我不好意思……”

    “七七。”男子的叹息声传来,扯过被子遮住了两人的身体,“你可曾想过一件事?”

    “什么事?”

    “年幼的时候,被绑架,白止萌回来,却认识我,知道白家,这说明,是你告诉她的……你不是被绑架了吗?我猜测,是你跟她被关在一起,你把她当朋友,把什么都告诉她了,可她却想占据你的身份,不知用什么手段害了你……”

    这世间,知道白家事情的,也就是苏洛妈妈和他,他们二人没说,自然就是小奶猫了。

    而苏七月这个身份,也确实有在京都生活的痕迹,也有被绑架的记录。

    时间,他调查过,是吻合的……

    她小时候……

    是认识那个白止萌的?

    因为她把对方当朋友,吐露了自己的生活,所以……才会惹来这场灾祸?

    这个认识,让她恍惚,也让她想要逃离。

    “那个时候,我们都才七岁啊……她要怎么害我?她怎么会有那个心机……”她有些不敢相信,不是她圣母,只是七岁的孩童,谁能想到,她会陷害自己的伙伴,顶替别人的人生呢?

    这般心机,现在很多成年人都只是想想,不敢做……

    这个……

    靳凉城的眸光闪过一抹厉色,“子谦曾跟我说过,在苏洛妈妈的葬礼上,他看到白止萌露出了窃喜的笑。”

    “七七,白止萌跟你不一样,我不知道她小时候是在京都过的什么生活。但是你,是一直都在苏洛妈妈和我的照顾下生活的,不懂人世间的黑暗。

    有些孩子,即使再小,但是内心十分阴暗,那个时候,她做出那样的事,虽然有些匪夷所思,但是,这是唯一的可能性,她第一次见到我,就扑过来叫我阿城哥哥,那个时候,是我从绑架犯那里找到你的时候……”

    “她不过是个孩子,那次的绑架犯,也只是单纯的绑架犯,跟苏洛妈妈无关,也不是我们的仇人,所以,绑架犯不可能教她的。”

    “或许你不知道……沐笙,在十六岁那年,去我们家,我妈妈无意夸了一声沐笙好看,白止萌,就找人,毁了沐笙……”

    “不仅如此,她十五岁那年……还把学校比她好看的校花逼得跳楼自杀……白止萌,真的跟你想的,有很大出入……”

    “毁了沐笙是什么意思?!”苏七月眼神一凛,心里顿时一紧。

    沐笙……

    可以说是,没了然然之后,她唯一的朋友。

    靳凉城抚着她发丝的手指僵了僵,眼眸里一闪而过的伤感:“字面意思……”

    “小时候,不,年少时,我,沐笙,小四,叶九,关系是最好的,而白止萌,便是那个试图跟着我们四个身后的人,与我而言,沐笙像是我的妹妹,也是除了你,我世界里唯一的女生,那个时候,她很像个男孩子,不服输吧,很多地方,比小四都还要强。”

    说带此处,他眼里的怀念,是那么深刻。

    苏七月不仅也为之动容,她能理解那种情感,年少时的青春热血,年少时的陪伴。

    “沐笙……其实跟叶九,有过一段情。”

    “这件事,我跟你说了,不要告诉叶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