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2章 小奶猫太容易害羞了
    闻言,他一怔,随即,有些好笑:“若是这么轻易就能不喜欢你,那这十一年,我怎么找的下去?”

    这个小奶猫,到底是在想什么?

    “可是你最近对我一点也不好……”

    “哪里不好?你说,我改。”他的语气极其轻快,压根没有丝毫觉得自己做的不对的地方。

    就算有,那也只是方才,他咬了她,但是也没有力度的轻咬。

    连个红印子都没留下,算什么欺负?

    哪里不好?

    这个问题,瞬间让苏七月红了脸。

    她能说,是在床上做那等事的时候,他从来都没有听过她的说停下就停下?

    想了想,她颇为任性的冷哼了一声,换了个说法:“我感觉,你最近都没有顾忌我的感受。”

    “哪里没有?”

    哪里没有……

    苏七月又是一噎,这人是铁了心说她亲口说出来?

    见她羞怯的埋着头,男人那幽邃的瞳孔一闪而过的笑意,唇角勾着宠溺的弧度:“你说,我一定改。”

    “真的?”若是他真的改,那她……

    也不是没脸说!

    “真的。”

    闻言,她的底气十足,连羞怯都抛弃了,仰着小脑袋看着他:“你晚上能不能要我那么多次?”

    他伸出手,揉了揉她那在自己怀里拱的凌乱的发丝,启唇道:“好。”

    “真的!??”得到肯定的答案,她眼眸里闪过一抹窃喜,随即,是震惊。

    他竟然那么轻易就答应她了,还真是出乎意料。

    简直太好说话了!

    靳凉城眉梢一皱,一本正经道:“那我收回?”

    “不,不不不……就这样吧,我们说好了!”拿到特赦令的苏七月,整个人心情都好了起来,推了推身上的男子:“你起开,我要睡觉了。”

    “小奶猫,其实……”他乌黑深邃的眸子闪过一道意味深长的光芒,手,缓缓覆上床头那盏橘黄色的灯。

    啪嗒、

    整个房间,一片黑暗。

    漆黑之中,隐约传来他脱衣服的声音,随即,滚烫的体温就将她包裹了起来。

    男子的手,握住了她的小爪子,低沉富有磁性的声音,充满了蛊惑的意味,在她耳边低低道:“方才惹的火,自己灭了,不然,那件事,我就不答应。”

    听出他话里的深意,苏七月脸颊迅速滚烫了起来,染上一丝绯红。

    只是这黑沉沉的房间里,她的羞怯,并没有人看到。

    这厮关灯,分明就是故意的,她就说他没有那么好说话,原来,打的是这个主意!

    苏七月咬着唇纠结了一会儿,终于,鼓起勇气,握住了他的手,然后,那人的手,就带着她往下方探去。

    黑暗,很好的掩饰了这旖旎。

    空气,开始热了起来,诺大的房间里,温度直线上升,窗外,白雪皑皑。

    一墙之隔,却两个世界。

    夜,伴随着那移动的弯月,一点点的流逝。

    房间里的时间,不知过去了多久。

    那股热,伴随着男子一声爽快的哼声,终于散了下去。

    黑暗中,他悉数起身,随即,有人拿起她的手,仔细擦拭干净。

    苏七月将头深深埋在被子里,害羞的不敢直视他的眼睛,屋子里的光,重新亮起。

    耳边是他光着脚在地板上走动的声音,很快,浴室门被关上,传来哗啦啦的水声。

    几分钟之后,被子被掀开,那人将她搂进怀里,耳边传来他喷洒的温热呼吸:“害羞了?”

    苏七月没说话,只是,翻了身,将头躲进他的胸膛,闷闷的道了句:“关灯!”

    看着她耳尖那抹粉红,靳凉城邪笑了一声,将那盏灯灭掉。

    太容易害羞了。

    初雪的夜晚,很冷。

    他的怀抱,却很暖。

    嗅着他身上刚沐浴过后那沐浴露的柠檬清香,黑暗中,她的唇角微微上扬。

    估计是来生理期她情绪有些脆弱了,竟然会觉得这个人对她腻了。

    他找了她十一年,这一点,她就不应该怀疑他。

    她真的是傻了,也真的是因为他时刻在身边被宠的娇气了,有时候,太过胡思乱想。

    重生到现在,转眼,半年已过。

    她的身边,那些讨厌的人,没怎么见过。

    家,也搬了出来。

    然然的仇,也在悄无声息的调查。

    一切,都在往好的轨道发展,而改变前世那绝望过去变成现在这样的起因,就是他。

    此刻,将她紧拥的男子。

    靳凉城,靳凉城——

    一个外界眼中桀骜冷漠,不近女色,却爱她入骨,心甘情愿找了她十一年的男子。

    “阿城哥哥——”

    黑暗中,女孩糯糯的声音,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抖。

    两只柔弱无骨的手,缠上了他的腰。

    靳凉城薄唇蠕动,刚想说什么,却被胸膛传来的温热液体给弄得僵住。

    语气,慌乱无比:“是不是我做错了什么事?别哭,你说……”

    “没有。”

    顾不得那哭花的脸颊,她埋在他胸口的小脑袋胡乱的摇着头,泪水几乎都蹭在了他身上。

    “就是忽然觉得……有你在,真好、”

    他所有的慌乱,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手,揉着怀里那毛茸茸的脑袋,语气颇有些无奈,更多的,是宠溺:“总说不让我叫你小奶猫,其实,自己这性格,还不是一只猫?”

    就知道感性!

    他还以为,是自己做错什么……

    “还不都是你宠的!”

    “现在知道我宠你了?”他将她揪出来,擦掉她那脸上的泪珠:“刚才是谁说我对她不好的?”

    “哎呀,人家那不是突然玻璃心了嘛!”苏七月咕哝了一句,推搡着他,爬起来,将自己的手机拿到手里,又钻回了被子里。

    “在做什么?”靳凉城有些诧异。

    “刷微博呢!”苏七月笑了笑,举着手机给他看刚才自己拍的雪景:“好不好看?我要去发个微博!”

    “嗯,好看。”她选的房子,虽然不大,但是周围的景色,估计是整个江城最美的。

    尤其是这夜晚各色霓虹灯下,那白雪皑皑的景色。

    以及,那苍茫大海之上,寒风映衬下,壮观的海景。

    在她发微博的时候,一边的靳凉城,已经拿起了自己的手机,一分钟之后,总算是看到了自家小奶猫发的那条微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