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4章 惊艳
    但是后来,听玄十八岁那年,被一位仙游的道长收为弟子,成为了当时赫赫有名的亭竹峰的大弟子,更是从众千弟子中脱颖而出,成了亭竹峰的继承人。

    亭竹峰的掌门,需要抛弃前尘往事,无欲无情,为了不负师门厚望,听玄舍弃了当时十六岁的青隐。

    离开之后,便再没回去看过青隐一眼。

    没了兄长的青隐,一个人流浪四方,终有一天,她听说亭竹峰的大弟子,叫听玄,为了踏上亭竹峰,与当时的圣雪峰做交易,获得了一根仙骨。

    这仙骨,是借来的,待在身体里越久,便越能蚕食主人的身体,记忆,以及灵气。

    来到亭竹峰之后的青隐,因为资质不好,很难见到听玄,再加上她不懂人情世故,又长了一张倾国倾城的脸,一身仙气,名动亭竹峰。

    自然,也遭受到了许多女弟子的欺压。

    直到有一天,她被处罚去打扫静心苑。

    在那里,见到了哥哥听玄。

    受尽苦楚委屈的青隐,终于见到听玄,但听玄却一脸清冷的说并不认识她,也从不知道,这世间有个叫青隐的人。

    青隐大受打击,但扔抱着希望不肯放弃,认为他只是忘记了自己,终有一天,可是想起她的存在。

    从此,她日日打扫静心苑,只为偷偷看那人一眼。

    梨花树下,男子一袭青衣,腰间玉萧斜挂,偶尔卧在树枝吹拂那伤感的萧声,那一声声,如泣如诉,衷情悲凉。

    自那日起,只要青隐出现,听玄便会斜卧在梨花树的枝干,吹着这伤感的萧声。

    青隐自以为他是每天都有吹箫的习惯,直到那天,她看到了一个一袭白衣的女孩,拿着一把同他的玉萧一对的琴,坐在那树下,琴箫和鸣,宛若一副神仙眷侣。

    偶尔,他吹箫,她便舞剑。

    而听玄,也从赶走过她。

    青隐的仙骨到了租借的时间,又不肯下山离去,日日忍受着痛苦煎熬,以及身体越来越虚弱,每天都看着听玄和那女子恩爱痴缠。

    一年之后,听玄,在她的记忆里逐渐消失。

    连自己上山的目的都忘记的青隐,离开了亭竹峰。

    也忘记了听玄。

    青隐被圣雪峰救下,醒来之后,便成了圣雪峰的传人。

    而听玄,发现了青隐不见,去找,知道她已下山的消息,他觉得自己找师姐帮忙,终于是说动了青隐,便离开了那静心苑。

    他没说,静心苑,其实是亭竹峰的禁地,她被处罚打扫静心苑,不知是谁的算计。

    而静心苑,也不是他的住所。

    只是为了她能够见到他,不再似从前那般伤情,便日日隐瞒师父,在静心苑里吹箫给她听。

    一月之后,四大门派会武,在圣雪峰对亭竹峰那一战,听玄作为大弟子义不容辞,而圣雪峰派出的人,带着面纱,他只当做是职责,对那人丝毫未曾留手。

    直到那长剑没入她的身体,风,吹起她的面纱。

    他才看到……

    那张脸,是他以为早已离开的青隐。

    他惊慌的跑去抱她逐渐失去温度的身体,女孩在他怀里扬起疏离的笑,问他是谁。

    那一刻,他觉得天塌了……

    而后,圣雪峰的掌门打伤了听玄救走青隐,从此,他再没见过青隐。

    数十年后,圣雪峰的圣女嫁给掌门,大婚当日,他依照师门嘱托前去,那惊鸿一瞥,红盖头下,是熟悉的青隐。

    素来把门派的名誉看的重过一切的听玄,第一次,做出了大逆不道的行为。

    抢婚!

    让他伤痛的是,女孩用天真懵懂的眼眸望着他,问他是谁,为什么要抢婚。

    他一己之力,如何于圣雪峰抗衡?重伤离开圣雪峰不说,还被师门紧急召回,剥夺了继承人的名号,直接关了禁闭。

    又三年……

    静心苑里。

    梨花树下,男子依旧斜卧在那里吹箫。

    而那藏在墙角的娇小身影,再也不见了。

    他听说,圣雪峰的实力大增,成为了四大门派之首,他听说,圣雪峰的圣女容貌倾城……

    他听说,圣雪峰的掌门和圣女夫妻和睦恩爱,双剑合璧,神仙眷侣。

    他听说……

    圣雪峰的圣女,二八年华,却红颜逝世。

    而后,圣雪峰掌门休书一封,休弃了自己的妻子。

    他怒,找他理论,却得知,她从未喜欢过他,也从未嫁予他,那抹灵动天真的身影,在脑海里挥之不去,突然发现,自己竟连她的样子都想不起来。

    她留下的东西,很简单。

    一萧,一画,一人。

    那人,是他。

    那萧,是他。

    那画,还是他。

    当夜,亭竹峰大弟子听玄,自尽在那梨花树下,留下遗言,要葬在这梨花树下。

    阿隐,若有来生,我定不负你。

    看完手中厚厚的人物背景,苏七月也忍不住为女主角青隐悲伤,最美的年纪,爱了一个好的人,但是那人,却是她爱而不得。

    而听玄呢,因为胆怯,因为逃避,弄丢了他的青隐。

    从此,天大地大,再没第二个青隐。

    没了青隐的天下,就算太平,又有何用?又有何为?

    好在,这只是《仙恋》里女主角青隐的前世,在游戏之中,青隐是一个仙人,忘却前尘,修为极高,德高望重。

    而听玄,是一名道人。

    从此,天涯海角,青隐,只是他前尘记忆里的一抹朱砂痣,一片白月光。

    再也不曾提及。

    两人前世都死的十分凄惨,这一世,没了前尘,做两个为天下付出的仙人,也挺好。

    苏七月握紧手中的剧本,看着一旁的宋颜递过来的那一袭白色衣裙,伸手接过,走进了更衣室。

    看完那剧本,她才知道自己要配音的,拍摄的,是怎样一部作品。

    也更加坚定了,她的内心。

    苏七月穿好那白色衣裙走出来的时候,宋颜眼中闪过惊艳。

    眼前的女孩,一袭白色的轻薄古裙,泼墨长发披散在身后,不曾搭理,却恰好及腰,明目善睐,唇若桃李,肤若凝脂。

    那盈盈不堪一握的纤腰,被一条长长的白绫系着,垂在腰间,台下的风一吹,白绫轻抚,她整个人仙气飘飘,那张脸,倾城,也倾国,宛若就是青隐本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