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7章 苏七月吐血了
    “鬼屋?”叶枭松了口气,反正那些都是假的,他一点也不怕。嗯!

    五个人跟工作人员买好票,看着那阴森散发着绿光的门,叶枭突然有点怂,但是想起苏七月说的鬼都是工作人员扮的,他又有了底气。

    跟在苏七月和靳凉城的身后,让白子谦和慕恩站在他的身后,前后保护他。

    苏七月走了几步,发现屋子里除了黑暗阴森一点,也没什么。

    不仅有些失望。

    这时,身后的叶枭突然“啊”的尖叫一声:“有鬼啊!”

    苏七月和靳凉城回头,只见屋顶,一道白影正倒吊着,一头黑发飞舞,吐着泣血的妆容和惨白的脸颊,七窍流血的,在看因为这吓得抱紧慕恩的叶枭,她忍不住冷汗。

    这,正常人都能看出来是假的吧?

    那鬼无辜的眨眨眼,看着淡定的四个人,想着总算是吓到了一个,有些兴奋的扯着嘴笑了笑,冲几人比了个v的手势。

    他这一笑,叶枭彻底被吓懵了,想都没想,一拳揍在了人家脸上,直接把人从倒吊着打了下来。

    摸了摸鼻尖那猩红的液体,“鬼”瞳孔骤然紧缩,尖叫着冲了出去:“救命啊,有血!”

    噗嗤……

    这小鬼真可爱。

    看来,她同学说的都是真的。

    “我们快出去吧……”叶枭弱弱的举着手,一脸畏惧。

    几人纷纷朝他投来鄙视的目光,好好的鬼屋,就这么在叶枭遇到鬼就打的情况下,变得冷冷清清,甚至,几个人终于出去的时候,一个男子正在蹲在那里喝水,看到几人,水也不喝了,瓶子丢在了地上。

    一脸惊恐的后退:“别,别打我……”

    苏七月:“……”

    叶枭一脸莫名其妙:“谁打你了啊?你这人真奇怪!”

    “你你你,就是你!”男子颤抖的手指着他,一脸委屈:“我不就是扮个鬼么,你至于下手这么狠吗?”

    “啊?”叶枭一脸茫然的挠了挠头,“我没注意……那些原来都是人啊……”

    “进去的时候都跟你说了,鬼都是工作人员假扮的,也不知道你在鬼叫什么。”慕恩实在是忍无可忍,一把将他的手从自己胳膊上扯下来:“丢人!”

    “明明就很像啊……”叶枭还想再说什么。

    “闭嘴!”

    “……”

    苏七月是确定了,叶枭是真的怕鬼,还不是一般的怕。

    整个游乐园里,基本都是高空游戏,就连鬼屋,他都不能玩,最后,苏七月在冷饮店买了两个冰激凌递给叶枭一个,然后,指着身边的旋转木马,哄孩子般的道:“整个游乐园,这个最适合你,乖,拿着这个,去坐吧。”

    叶枭瞬间炸毛了:“嫂子你不要太过分了,那可是三岁小孩玩的,我才不去!”

    说着,他却接过了冰激凌,坐在一边的椅子上,默默的吃着。

    众人:“……”

    苏七月走到他身边,同他一起坐下,两个人都在低头舔冰激凌,远远看去,简直连举动都是一模一样的,十分和谐,不知道的,还以为是这俩人是一对兄妹。

    白子谦有些失神的道:“二哥,你不觉得,这俩人很像,气场也很合么……”

    “你想表达什么?”

    对上那闪烁着暴虐之气的眸子,他心里一凛,慌忙摇头:“没什么。”、

    整个游乐园其实也玩的都差不多了,刺激的,这几个又玩不了,苏七月吃完冰激凌,无聊的坐在椅子上。

    就在这时,头顶传来一道熟悉的声音:“七七。”

    她抬头,却在那一瞬,浑身僵住——

    他手中拿着一团棉花糖,就站在声音,磁性的嗓音无比熟悉,“棉花糖。”

    刹那间——

    这一幕,同在梦里,她躺在病床上看到的那一幕,重叠了……

    那个少年,那个青涩之中却十分熟悉的磁性嗓音,那个仅露出的一个下巴……

    都与这个成熟深邃的轮廓,重叠了……

    她指尖颤抖的接过那棉花糖,粉唇微启:“谢谢阿……”

    倏地,她噤声。

    不可置信的看着那团云朵一样的棉花糖,也看着自己的手……

    脑海里,一遍遍回忆自己梦里的场景。

    当时,她的唇形,叫着的那个名字……

    手,不住的颤抖……

    啪、

    棉花糖掉在了地上……

    她仍旧没发觉。

    只是低着头,目光炙热的看着棉花糖,看着自己的双手,然后,抬起头,看着他的脸。

    良久,她忽然开口,轻唤了一声:“阿城哥哥……”

    她感觉到,因为这个称呼,站在她面前的男子身子一下子紧绷了起来,有些紧张的看着她。

    阿城哥哥……

    果然,在梦里的那个人,就是他……

    那个唇形,叫出来的那个名字,就是他的名字。

    她忽然想起自己这些年失去的记忆,之前去医院找司谨的时候,他为何百般推脱,想来,是因为靳凉城的命令?

    靳凉城,是知道她没了小时候记忆的事情的……

    靳凉城,是不是因为小时候的事情,才会跟她在一起的……

    既然如此,为什么不说?

    不仅如此,她还意识到了一个至关重要的点,那就是,靳凉城,是认识她的妈妈的。

    因为在梦里,妈妈就坐在她和靳凉城的身边。

    为什么……

    太多的疑惑盘旋在脑子里,苏七月大脑有一瞬间的空白。

    男子在她面前蹲下身子,大手,缓缓覆上了她的头顶,幽邃灰暗的瞳孔,倒映着她的面容,那股神情,太过复杂,她看不懂。

    但是感觉得到,那股阴郁和伤感。

    她蠕动干涩的唇瓣,语气天真到了极致:“阿城哥哥,我想吃棉花糖,你再给我买一根,好不好?”

    他深深望了她一眼,喉咙被堵住,哽咽的难受。

    良久,她看到女孩有些失望的垂下了眼睫,才启唇:“好。”

    他转身之后,苏七月看着他那高大威猛的背影,脑子一片空白,视线逐渐模糊。

    全身的力气,仿佛被抽干,那种无力感,让她觉得十分熟悉。

    下一秒喉咙一股腥甜涌上来……

    哇……

    “嫂子!”叶枭震惊的看着那吐血的女孩,“二哥,你快回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