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4章 我是你的,一直都是
    讽刺……讽刺之余,她的觉得窝心和难受……

    严格说起来,她又睡了别人的未婚夫,她是个小三,最令人厌恶的存在……

    思及此,心底扎心的疼。

    她咬了咬唇,看着那人,狠心道:“这件事,就当做是一个意外,我们都不要记得了。”

    瞬间,男子的脸,乌云密布。

    苏七月不敢去看他的表情,硬着头皮道:“我们之间的关系,还是算了吧,以后,都不要再维持了……”

    “为什么?”

    本以为他要发火,这么简单的一句反问,倒是让苏七月愣住了。

    他看着她的眼睛,重复了一遍:“自己喜欢的人,你都能拱手相让吗?”

    苏七月心中骤然一痛,不忍的别过头,违心的道:“我不喜欢你。”

    “可是你昨晚说了,你喜欢的人,是我,我记得清楚,你哭着对我说了,你喜欢我!”冷冽的目光压抑着怒火,他紧锁着她的情绪,没有错过一丝神态。

    苏七月先是一愣,随即,有些羞愤,最终,归为平静:“酒后的话,都是浑话,你就不要当真了,那是我说着玩的……”

    “该死的!”他低咒了一声,上前擒住她的下巴,“你有本事看着我的眼睛再说一遍!”

    那双眼睛,有怒火,有无奈,有宠溺,也有温柔……

    承载了她所有过去在他眼中看到的世界,一瞬间,展现的淋漓尽致。

    苏七月就那么看着,忘记了反应,半晌,她才后知后觉自己的失态从,仓皇的低下头:“我不喜欢你,你放过我吧……唔……”

    剩下的话,皆被他吞进了嘴里,苏七月只能唔唔的抗议着,双手用力的拍着男子的胸膛。

    奈何,他的力气太大,她挣扎了许久他都纹丝不动。

    霸道的吻,掠夺了她的呼吸和理智,等苏七月清醒的时候,靳凉城不知何时已经从地上站着与她一起双双倒在床上,他的衬衫早已衣襟大开,露出了大片的胸膛和腹肌,上面还有些像是猫爪子挠的痕迹,按照她以往的习惯,她知道,那是她昨晚留下的。

    苏七月脸颊红了红,别过了脸颊,靳凉城的吻,落在她的脖颈处。

    男子并没有停下来的打算,她心里十分酸涩:“靳凉城,我们这样互相折磨,有意思吗?”

    “怎么就是互相折磨了?”他嗤了一声,“你是我的。”

    “可你不是我的……”

    “我是你的,一直都是。”

    苏七月睫羽颤了颤,眼眶不争气的红了起来:“你不是我一个人的……我很小气的,你要是我的,就只能是我的,可你做不到,那我就不要你了。”

    “我是你的,从头到尾,都只是你一个人的。”他的头抵在她的肩膀,“小奶猫,你若是不喜欢,我退婚,你别离开我,好吗?”

    退婚……

    苏七月一怔,随即,只觉得满心讽刺。

    她可能是矫情了吧,明明应该是挺高兴一件事,但她怎么也高兴不起来。

    早前,他若是想退婚,早就退了,何必等到现在?

    他的本意是不愿退婚的,因为她在闹,所以他由着她。

    若是白止萌也闹,那他,肯定是不会向着她的。

    这一点,她十分清楚。

    正因为清楚,才更加的戳心。

    “靳凉城,事到如今,一切,都没有意义了……”

    “那我到底要怎样做你才会觉得有意义?”他那双眼,眨也不眨的看着她,只要她说,他就立马去做。

    这个问题,问住了苏七月。

    说到底,她纠结的事情是什么呢?

    是白止萌,是婚约,是过往。

    但是实际,他跟白止萌,只是假象,而那婚约,是看着白止萌母亲的面子,她窝心的称呼,到现在还在窝心,但这,并不足以成为让她这么难受的理由。

    事到如今,她竟连自己在难受什么都不知道了。

    一开始,就是觉得他有了别人还来招惹她,他脏……

    后来,就是过不去心里那道婚约的坎,现在,他说要退婚了,她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

    究竟是她在矫情,还是真的心累了?

    苏七月总算是明白了一件事,这变了质的感情,真的是很难破镜重圆……

    若是早一些,就早一些他能说出退婚这句话,她也不至于这么绝望……

    她的期待,早已落空,现在,已经不去想了……

    他的问题,她回答不上来。

    只是将头往被子里缩了缩,丢给他一个后脑勺:“我累了,想睡会、”

    “吃完饭再睡?”

    “不了。”

    人累,心更累。

    她可能真的是太过于把感情当回事了,才会演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明明上一世已经经历过的,为什么还会在意感情这种虚无缥缈的东西?

    说到底,还不是因为她的天真。

    苏七月有些自嘲的笑着,突然觉得现在这样也挺好的,自己一个人,真的挺好的……

    如果真的没了他,虽然寂寞,虽然习惯难改,但是起码,她不会伤心绝望。

    身旁的床垫沉了沉,一只手隔着被子将她搂进怀里,那股灼热的体温,隔着一层棉被,依旧清晰的传递。

    苏七月眼眶热了热,往他怀里缩了一下。

    下一秒,男子将她搂的更紧,生怕她离开似得。

    “睡吧,我在呢……”

    苏七月没说话,只是轻轻合上了眼眸。

    再次醒来,已是晚上。

    苏七月是被自己肚子咕噜咕噜的叫声吵醒的,她揉着眼睛起床,换了件衣服往楼下走。

    客厅里,那人就坐在那里,看到她,唇角扬了扬:“晚饭在厨房里,我去给你拿。”

    苏七月依旧是没说话,只是乖巧的坐在椅子上。

    看着他端上来的晚饭,小口的吃着,吃完之后,他将碗筷撤走。

    她眨巴着眼睛看着厨房里那道忙碌的身影,一张脸,平淡的没有丝毫情绪。

    他从厨房出来,她起身,走到鞋柜那里换下鞋子,然后扭头想着他:“我想出去玩。”

    即使只有五个字,她也没有过多的欣喜,但这也算是两人争执一来她对他说的第一句正常的交流。

    这个现象,让他感到欣喜。

    起码,她已经在试着转变了。

    思及此,他放下手中的杯子,“你想去哪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