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3章 你不许亲我!
    说到最后,她难过的低下了头,粉唇被自己咬出了一圈齿痕:“靳凉城可坏了,明明我都喜欢他了,他却突然去喜欢别人了,我好讨厌他,明明说自己喜欢的人是我,却不愿意退婚,骗子,都是假的!”

    “为什么我喜欢得人都要背叛我?以后,我不要喜欢别人了……”

    她用泪眼婆娑的眸子看着他,握住他的手放在自己的左心房,痛苦道:“喜欢一个人,这里太疼了……我怕疼……”

    伴随着她最后一句话落下,男子再也抑制不住内心的狂喜,低头吻住了那一张一合控诉他是个混蛋的小粉唇。

    “唔……”苏七月被他突如其来的吻,吻失去了反应,怔了一秒,就用力的推他:“你不许亲我,我喜欢的人是靳凉城,只有他才可以亲我,你走开!”

    “唔,你走开,你亲了我,他就不喜欢我了……”

    他捏着她的下巴,强迫她的视线落在自己脸上,声音隐忍的沙哑:“看清楚了吗?我就是靳凉城!”

    苏七月摇摇头,用力的眨眨眼,试图要看清他的面容,最后,她有些烦躁的扯了扯发丝,揉了揉眼睛。

    这才用力瞪大瞳孔,看清那人的面容。

    随后,她小心翼翼的伸出手,戳了戳他的脸颊,似乎是想确认这是不是真人。

    待触到实物之后,她扬唇甜甜一笑:“真的是你呀,你来看我了?我就知道你不会丢下我的……”

    说完,她就捧着他的脸亲了上去。手,搂上了他的脖颈,两人的身体,紧密的贴合,伴随着那浴缸里漫出来的水,他眸底一片猩红。

    他开始不满足,吻着她甜甜的小嘴,滚烫的大掌在她光洁的身子四处点火,不知不觉间,她得腿,早已盘上了他的腰,一双美眸,眼波如丝。

    泼墨般的长发铺散着,白皙的肌肤因为动情泛上了一层绯红,宛若一块上好的羊脂玉。

    靳凉城眸色暗了几分,手垫在她得脑袋下,防止她碰到脑袋,然后,猛的一个动作,狠狠欺负了她。

    苏七月疼的脸颊白了几分,“唔……我讨厌你了,一点都不温柔……”

    话虽如此,她的手,却是在紧紧搂着他。

    耳边,男子低低的轻笑了一声,随后,她就不知自己身在何处了,身子轻飘飘的,宛若是海上的孤帆,仍由那大风吹得跌宕起伏。

    清晨。

    第一缕柔光遍布大地,床上的男子,就已睁开了那双泛着一丝幽蓝的眸子,看着自己怀里那个用腿夹着他一脸依赖的小人,唇角勾了勾。

    他以为等不到了……

    以为这一生都等不到的话……

    却在昨天晚上听到了……

    他的女孩,说喜欢他。

    她所有的生气埋怨,皆是因为她在吃醋。

    她喜欢他,如同他喜欢她一样,她也会为了他伤心难过,也会为了他变得开心,为了他情之所至。

    这种充实心田的情感,是旁人无法体会的。

    尤其是对于等了十几年的他来说,他兴奋的一整个夜晚都在抱着她折腾,不管他的求饶,一直到天亮才放过她,然后,默默看着窗外的天空,到此刻的遍地阳光。

    就这么看着她睡颜,他想,自己能看到天荒地老。

    睡梦中的女孩,不知是梦到了什么,小爪子挥了挥,口中咕哝了一句,然后,小手搂着他的腰紧了几分,将整个脑袋都埋在他的胸膛。

    他一低头,便能看到她的乖巧的睡颜。

    “阿城哥哥……”糯糯的嗓音,带着一丝撒娇的奶萌,她在他胸膛蹭了蹭。

    阿城哥哥……

    这个称呼,让本来一脸温柔的男子瞬间变得一脸错愕,随即,便是浓烈的欣喜,他迫不及待的抓住她的肩膀:“你刚才叫什么?再叫一遍!”

    随后,女孩一直睡的很安慰,似乎没有听到他的话一般,唇角勾着一抹微笑。

    他盯着她许久,终于,十分落寞的垂下了眼睫,一脸失望。

    却在此时,女孩又抱着他嘀咕了一句:“阿城哥哥……棉花糖……”

    男子眼底那抹失望为来得及敛去,就被顷刻间的喜悦替代,看着女孩的睡颜,他低头凑近她的唇亲了许久,直到她眉宇间浮现出不耐,他生怕惊醒了她才松开她。

    苏七月揉着酸痛的腰起来的时候一脸困惑,她不就是喝了点酒,怎么感觉全身都这么累?

    尤其是下半身那里……

    更是火辣辣的疼……

    她掀开被子,就看到自己满身狼狈的吻痕,留下这些痕迹的人,一点也没温柔……

    她心里“咯噔”了一下,第一反应,就是自己酒后乱性了。

    但是很快,她就冷静了下来,她在自己家里喝醉的,她家周围荒无人烟的,就算是半夜想勾搭别人乱性也没可能找到人啊。

    难道……

    是靳凉城?

    就在此时,门被推开,熟悉的面容映入了眼帘:“醒了?饿不饿?”

    “你怎么会在在我家?”苏七月第一反应就是扯过被掀开的被子盖住自己。

    靳凉城理所应当的道:“我住在这里,不来这里,去哪里?”

    “这是我买的房子,不是你的!”

    他无条件应下,声音宠溺而又无奈:“好,是你的,但是我也是你的。”

    苏七月俏脸一红,满脑子都是刚才自己身上那些红色的印记,“你胡说什么?”

    “怎么?又打算睡了我,不负责?”

    “怎么看都是你……”睡了我……

    后面的话,她没那个脸说出来。

    靳凉城眸子里闪过一道精光,故作清冷的咳了声:“昨晚,不知道是谁,突然把我扑倒,脱了我的衣服,我那被扯坏的衬衫还留着呢,扯了我的衬衫,还调戏我,然后,还脱了我的裤子……”

    “停停停!!!”

    他越说越没个谱,苏七月羞的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毕竟她喝了酒,耍酒疯挺正常,可是这么超脱常理的事情,真的是她干的吗?

    他说被扯坏的衬衫还留着……

    衬衫……

    苏七月舔了舔唇,脑海中突然闪过一幕画面,在洗手间里,她把他压下,手急切的扯他的衬衫,然后,再往下……

    天呐!

    她都干了什么?

    苏七月简直恨不得一头撞死了,这么丢人又强悍的女人,真的是她?

    她白天还在义正言辞说着跟人家再见,晚上,就把人家给强睡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