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2章 傻瓜,我就是靳凉城
    “不用了。”

    “七七。”靳凉城的面容一闪而过的挣扎:“这件事,就让它过去,好不好?”

    闻言,她冷笑:“如何过去?”

    他对死去的人的承诺,如何过去?

    他答应了保护白家,甚至是保护白止萌,如何过去?

    他过的去,她心里过不去!

    就算是她和他在一起,谁能忍受自己的老公对着另外一个女人的保护?甚至是随叫随到?

    所以……

    这件事……

    无法过去。

    也过不去。

    因此,只能她远离他。

    见他回答不上来,苏七月露出一副“果然如此”的神情,甩开他的手,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他终究,还是没能抛弃白止萌,其实,她心里明白,这是承诺,他没办法抛弃的,是她天真了,是她奢望了。

    她没办法强迫他不遵守承诺,但是也没办法,说服自己和这样的他在一起。

    所以……

    再见了……

    靳凉城。

    许是因为这次的事情没能解决,她心里太过于难受,晚上,苏七月自己一个人窝在屋子里喝了不少的酒,数不清喝了多少,看着那地上的的几个空酒瓶子,她拎着手中那喝了半瓶的酒,跌跌撞撞的站起身。

    白皙的小脸上,布满了红晕。

    屋子里橘黄色的灯光笼罩着,她似乎听到了楼下有人在开门。

    咦?

    她记得家里就只有她自己啊。

    苏七月挣扎着起身,结果,不小心踩到了酒瓶子,脚下一歪,手中的那半瓶酒直接浇在了自己身上。

    酒味和身上的睡裙粘着,十分难受。

    她有些嫌弃,但是满心都是家里可能被坏蛋入侵的事,也顾不上自己身上这湿透的衣裙,跌跌撞撞的抚着墙壁去开卧室的门。

    在她即将触到锁的时候,门柄被往反方向拧开。

    一抹修长的身影,映入了眼帘。

    靳凉城推门看到的场景,就是他的小奶猫穿着那薄薄的真丝吊带睡裙,身上被浇的湿透,露出了那若隐若现的黑色蕾丝,屋子里,弥漫着一层浓郁的酒味,他扫了一眼她身上的衣物,就知道这是酒水浇的了。

    苏七月迷惘的揉了揉眼睛,定定的看着他,疑惑的憋着小嘴:“咦?帅哥你怎么长的那么像靳凉城那混蛋?”

    混蛋?

    帅哥?

    靳凉城嘴角僵了僵,将门关上,挤进了屋子里。

    地上有几个空掉的酒瓶,看样子,这丫头还喝了不少。

    “帅哥,你怎么不说话呀?”柔弱无骨的手,缠上了他的腰,一只毛茸茸的脑袋,靠上了他的后背。

    她听到她糯糯的声音,在低声的呢喃:“难道我长的不好看么?你怎么不看我的?”

    “还是说,你觉得我衣服湿了抱着你不舒服?”

    说完,没等靳凉城有所回应,她的小手就扯上了自己的睡裙:“我脱了你看看好不好看嘛~!”

    靳凉城一张脸阴沉如墨,眉头突突的跳着,心里憋着一股火。

    这丫头,把他当成陌生人,还在陌生人面前这么毫无防备的脱衣服?

    伴随着她扯领口的动作,她那白皙的骄傲若隐若现,再扯下去,就要呼之欲出。

    他深吸了口气,猛的拉住了她的手,拖着她往洗手间里走:“去洗澡换衣服、”

    “你给我洗吗?”苏七月眨巴着清澈的眸子看着他,小嘴弯了弯:“真好,有帅哥一起洗鸳鸯浴。”

    靳凉城强忍住一巴掌把她拍死的冲动把她扔进了洗手间。

    她到底说的都是什么话?

    还想跟陌生人洗鸳鸯浴?他要是再晚来一步,是不是就真的头顶青青草原了?

    洗手间的门被关上,苏七月也没在意,而是打开了水龙头放好热水,途中,她将自己的衣裙扯了个干净,连内衣都没落下。

    一放好水,她就迫不及待跳了进去。

    坐在了一个角落,往一边挪了挪,指着还穿着衣服的靳凉城,抱怨道:“我给你留位置了呀,你怎么不下来?”

    说完,她就起身,咬着手指,恍然大悟道:“我知道了,你肯定是不会脱衣服,我帮你脱,嘿嘿……”

    说完,她就朝靳凉城扑了过去,手,准确无误的摸上了他的胸膛,撕开了他衬衫的衣扣,然后,看着他裸露在外那蜜色的健硕胸膛,忍不住摸了两把:“还挺结实嘛~跟靳凉城那混蛋一个样。”

    洗手间里的空气骤然冰冷,气压无限下降。

    苏七月仿佛感受不到似得,小手还在往下移,缓缓挪到了他的腰上,然后,她灵机一动,娇笑了一声,道:“帅哥,你包一夜么,多少钱呀?”

    靳凉城的大手禁锢住了她还在往下移的小手,一双眸子幽邃漆黑,散发出危险的光芒:“你这样,你男朋友知道吗?”

    “男朋友?”苏七月停下了动作,坐在他身上,也没打算下去,而是咬牙大拇指,一点认真的点点头:“靳凉城那个混蛋背叛我了,他有别人了,他都这么对我了,我为什么要喜欢他?我就要背叛他!”

    这丫头……

    还在因为白止萌的事情跟自己过不去,甚至竟然说出了他背叛他了,她也要背叛他这种话?

    他心里又气又觉得心疼。

    他什么都不说,她压抑着肯定是很难受,但即使如此,她如此轻易就说出了要背叛他的这种话,足以点燃他的怒火。

    男子幽暗眸子闪烁着晦暗不明的色彩,一个翻身,将她压下,张嘴咬住了她的脖颈。

    “疼……疼疼疼……”苏七月疼的眼泪都出来了,小手使劲的抓着他的胸膛,留下了好几道血痕。

    然后,见他还没有松口的意思,她开始呜呜咽咽啜泣了起来:“我讨厌你,你怎么跟靳凉城那个混蛋一个样?你走开,我不要找你了,你走开……”

    泪水,落在他的胸膛。

    靳凉城所有的举动骤然停止,低下头望着那张委屈的瘪嘴,可怜兮兮哭泣的女孩,心里,泛滥的柔情。

    “傻瓜,我就是靳凉城。”

    “你不是!!”本来还在哭泣的女孩,听到这句话,愤怒的瞪了他一眼,控诉出声,“靳凉城丢下我了,他有未婚妻了,不会来看我的,我还骂他打他惹他生气了,他不要我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