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1章 梦中的男人
    最后,好像也没活过五岁,据说是先天性的心脏病,为了治他,苏成严可是砸了不少钱的。

    比起林琳这个复杂的女人,还不如让眼下这个更容易掌控的宋晚琴去苏家,就算是她怀孕,又如何?

    她对苏家不感兴趣。

    没了宋晚琴的帮衬,苏柔未必就能混的像前世一样好。

    比如前世这个时候,苏柔早已在娱乐圈成名,是许多宅男的女神,而现在呢?

    她什么都不是!

    前世她的一切都是依靠着秦封和宋晚琴的关系得来的,这一世,没有秦封,没有宋晚琴,一个股票跌的不知道到哪的苏家,能给她什么?

    她绝对,不会让她好过!

    次日。

    哗——

    看着眼前那铁证,宋晚琴终是忍不住,两行清泪如雨而下:“他背叛了我,他怎么敢,他怎么能……”

    “没有什么敢不敢能不能的,人家一个二十多岁的小姑娘,你能比起得吗?”苏七月平静的看着她,“没有男人不喜欢美女,你看看你现在的样子,再看看她,简直就是天差地别,这么多年,再者,感情都是会变质的,苏成严对你,能不腻?”

    “人家肚子里的孩子已经六七个月了,你呢?你有什么?”

    “我有女儿,可是我的女儿,骗我,欺负我……”

    “对,所以,你眼下,只能听我的,我会帮助你重新回到苏家。”顿了顿,她轻笑了一声:“当然,这世间没有免费的午餐,我也是有事要你做的。”

    “你想要苏家的股份?”宋晚琴自嘲一笑,苍凉的看着窗外:“我对这些钱财都不敢兴趣,你若是想要,都拿去便是,前提是,你得帮助我回到苏家。”

    “不,我不要苏家的股份。”

    “你不要?”宋晚琴不可置信的看着她,“你又不要苏家的股份,那你想要对苏家做什么?”

    “我只是要你回去牵绊苏成严,恶心苏柔罢了,他们不是不想看到你,女儿不是不想要认你吗?相反,我就喜欢看到苏柔不开心的模样~”

    “你……”宋晚琴惊恐的看着她,“就为了看她不开心,你就要大费周章帮助我回苏家?”

    她不是傻子,就凭这她跟秦封那些事,苏成严不会轻易原谅她,回到苏家?

    难上登天!

    “当然不只是这件事了。”想到那个人,她眉宇间一闪而过的阴郁,“我要你调查,当初苏柔威胁然然,以及策划绑架的所有证据给我。”

    “你想让她坐牢?”

    “怎么?你还对她有所期待,于心不忍?”

    “她可是我的亲生女儿,我怎么可能亲手把她送进监狱呢!”宋晚琴理所当然的道。

    她的确是生气,是绝望,但是真的把她送入牢狱?她忍不住胆怯了,心软了……

    “你把她当女儿,她可未必把你当成自己的母亲,话已至此,同意不同意,随你,我先走了,若你改变主意,随时可以联系我,但这里,你恐怕是住不下去了。”

    留下这么一番话,苏七月转身离开了她的视线。

    她就知道宋晚琴不会因为这么一次的伤痛下定决定,她可以恨苏成严,但是,却不会对苏柔狠心。

    她给她一个月的时间,到时候,宋晚琴肯定会来找她。

    怀疑伤痛的种子一旦埋下,可不是那么容易愈合的。

    出了君悦,手机就叮叮咚咚响个不停。

    「钱——」

    「钱——」

    苏七月嘴角抽了抽,你说这人也不缺钱,怎么就这么贪呢?

    好歹她也是他的同门师妹,一点都不知道手下留情的?

    认命的给他发来的卡号汇过去说好的价钱,她回了家。

    没了那个人的家,虽然些许冷清,偶尔寂寞,但是,久而久之,她已经习惯。

    本来,她就是一个人的,就算是没了他,也只是回到原本的生活而已。

    只是这习惯,改起来,真的很难——

    这一夜,苏七月做了一个很久没做过的梦,梦里,她站着妈妈的身边,周围都是白色的地板,床单,天花板,妈妈站在床边,温柔的抚着她的脸,给她削苹果吃。

    这场景,像是在医院里,但却是她第一次梦到妈妈生前,她自己小时候的事情。

    梦里的她,似乎躺在病床上。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前几日吐血那次的事情给她留下了阴影,在梦里,她就一直虚弱的躺着,偶尔心脏处,传来撕裂的疼痛,那股全身筋挛的无力和内心的煎熬。

    即使是在梦里,身体,却十分的清楚。

    她小时候……

    身体不好吗?

    她从来不知道,自己还有过这么虚弱的一幕,其实,她本身身子骨就比别人弱,只是自己不在意罢了。

    所以以前,为了锻炼自己,她每天坚持跑步健身,若不然,两次的绑架,她早就抵抗不住交代了。

    “小萌,看,我给你带了什么?”

    青涩之中饱含西磁性的男音,拉回了她的神游,苏七月浑身一个激灵,这个声音,好熟悉……

    是谁?

    小萌……

    还有人知道她叫小萌吗

    “棉花糖!”梦里的她,一脸稚嫩,欣喜的接过那团白色蓬松的棉花糖,甜甜一笑,露出两排洁白的贝齿:“谢谢……哥哥……”

    ……哥哥?

    本来这个温暖的梦,瞬间让她感觉到了惊悚的意味,她猛的睁开眼,看着自家暗色系的天花板喘息着,汗水粘在身上,发丝早已湿透。

    明明看到自己的嘴巴一张一合叫了那个男生的名字,但是为什么,她就是想不起来她叫的那个人是谁?

    也听不到自己叫的“哥哥”前面的那个名字,究竟是什么。

    小时候,她还有一个哥哥吗?

    那个男生的脸……

    看不到……

    她肯定是失去了记忆,如果说以前她可以安慰自己是小时候的记忆不清楚很正常,但是现在,她却一点也不能再这么自欺欺人了。

    七岁。

    她已经不小了,一般的小孩子三四岁就有记忆了,她怎么可能一次性忘掉七岁的记忆?

    思来想去,她心里的疑惑泛滥成灾。

    顾不上吃早餐,换了身衣服,她就匆忙赶去了医院。

    “苏小姐?”由于靳凉城的关系,她直接去找了司谨,看到她,司谨眼眸中满是震惊和意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