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4章 死都不会放开你
    这两个人站在一起蹦哒,她宁可站在一边看他们是怎么唱戏的。

    看着自己被甩开的空荡荡的手,靳凉城苦笑了一下,随后,跟着她离开了大厅。

    这边的事情,只是小角落,注意的人不多,也被这整个宴会的嘈杂掩盖的差不多,只是刚才靳凉城那张脸,确实是让不少女人被吸引。

    大多的人都在想他的身份和名字。

    橘黄色的灯光将影子拉的长长的,看着身后那抹身影,苏七月无奈叹息。

    “七七。”

    她没开口,那人却是先开了口。

    苏七月身形一顿,停住了脚步,只是,没有回头。

    脚步声清晰的传入耳中,他的身影,缓缓闯入她的眼帘。

    白皙深邃的面容,略有些疲倦,眼角下一片乌青,更为严重的,是他浑身那股刺鼻难忍的雪茄味。

    这人……

    这两天,到底是抽了多少烟?

    不对,他怎么样,跟她有什么关系?

    不要在意,不要在意……

    这般告诉自己,她鼓起勇气,抬眼与他对视:“凉少有事?”

    “嗯。”对于她冰冷的语气和讽刺的称呼,男子也没在意,低头握住她的手,饱含磁性的嗓音泛着一丝暗哑:“明天,我就离开江城了。”

    离开……

    苏七月浑身一震,心里忽然明白了什么。

    只是,她不愿意也不想相信。

    他说,自己不喜欢白止萌,说跟她仅仅是婚约其实毫无感情,甚至说,他不要白止萌和靳家了……

    可这才一天一夜,他就又说,自己要离开江城了……

    离开江城,他能去哪?

    当然是回京都,回到白止萌,回到靳家人身边……

    下一步……

    他是不是,就要说自己的婚讯了?

    苏七月唇角掀起一抹自嘲的弧度,看着那握着自己手的大掌,只觉得无比碍眼,用力的挣扎了起来:“你松开我!”

    他都要回去结婚了?在这还打算跟她再来一场你侬我侬的戏码?

    呵呵……

    “我不!”他将她的手握的更紧,语气强硬到不可理智:“我死都不会放开你。”

    “靳凉城,你是不是太自私了?”她清冷的语气格外的坚定,“你已经有了自己的婚约,凭什么还要把我绑在身边?有意思吗?你考虑过我的感受吗?难道你回去结婚,还要我在江城等着你,等你什么时候想吃野菜了,来吃一口?”

    “我结什么婚?”他一怔,知晓她误会了自己的意思,急忙道:“我这次回去,就是解决白家和靳家的事情。”

    解决?

    这事,有什么解决的余地吗?

    “你跟她十几年的感情,岂是一人之语就能解决的?”他们有的,不仅是两个人,还有两个家庭、

    他若真想解决,大可明白告诉她自己要退婚,可是他没有!

    显然,靳凉城口中的所谓解决,根本就是毫无意义的,他压根就没打算真正的处理白止萌的事情!

    无非……

    是因为他心里……

    也有白止萌……

    靳凉城眼眸中闪烁着暴虐之色:“我跟她没有感情!”

    这个笨蛋到底是要怎么才能相信他真的跟白止萌不熟?

    “是啊,你们没有感情,顶多也就是缔结了婚约的双方,两个家族公认的关系而已,嗯……仅此而已,我懂。”苏七月苍凉一笑,留给他一个瘦弱的背影。

    这件事……

    她心里无法不在意,便永远过不去。

    她有她的坚持,靳凉城无可奈何,更多的,是深沉的无奈。

    就算是眼下两人误会如此深,他仍旧没有打算将真相告诉她,因为她承受不住。

    所以,他可以容忍她的冷言冷语,甚至是嘲讽厌恶。

    他还是会守着她……

    等有一天,她能主动提及……

    苏七月转身消失在他的眼前,没走几步,全身一阵无力感袭来,喉咙翻涌着腥甜的气味,她颤颤巍巍的扶着墙。

    “哇”的一声,吐出了一口血。

    一瞬间,她的脸色惨白。

    不可置信的看着自己掌心那红色液体,眼睛里泛起一层水花。

    她为什么会吐血?

    虽然她没有医学常识,但也知道,一般只有非常严重的病人才会吐血,难道,她得了什么癌症?

    这个认知,让她那本就破烂的心,更遭受了一层打击。

    她的第一反应,就是不能去医院……

    靳凉城会知道……

    她不想要装可怜博取同情。

    “咳咳……”

    胸腔里被灌了冷风,她忍不住咳了几声,身子无力的靠着墙壁,缓缓蹲了下来。

    蹲了一会儿,那股无力感逐渐消失了,她才艰难的起身,深吸了口气,努力让自己脸上挂着淡淡的笑,然后再次走进了宴会。

    “小七。”

    熟悉的声音在头顶抬起,她一怔,随即抬头笑了笑:“阿姨。”

    “你这孩子,什么时候来的也不让小宇过来叫我!”景母嗔怪的瞪了她一眼,上前热情的将她拉到身边,摸了摸她的小脸,又看看她瘦弱的身形,一阵心疼:“瘦了。”

    “两三个月不见,就瘦成这个样子,怎么照顾自己的?”

    苏七月小嘴抿了抿:“阿姨,人家这是胖的不明显!”

    “我宁可你胖的明显一点。”景母道,“对了,你父亲的事情我也听说了一些,我听说你现在住在海景的房子里?一个人住没关系吗?要不在家里住几天?”

    说完,她意有所指瞄了景梵宇一眼:“刚好你在,也有人替我管这小子。”

    “阿姨,最后一句,才是你的真心话吧?”

    “胡说!阿姨可是真心疼你的,你可不能说瞎话。”

    “是是是——”

    景母对她,是真的好,但是希望她能来管管景梵宇,那也是真的。

    景叔跟景梵宇的关系不冷不淡的,可以说是几乎没什么交谈,也就是景母,跟景梵宇还能沟通两句,为他操心。

    “妈,你跟我老大说什么悄悄话呢?”正在被众人拥簇的景梵宇,一直都感觉得到自家老妈朝他投来的鄙视的目光,几次之后,终于忍不住走到了两人面前:“你们是不是以为我听不到,就故意说我坏话的?”

    景母白了他一眼,一脸嫌弃:“小七要是说过你的坏话,景家还有你的房间吗?”

    景梵宇:“……”

    这是他亲妈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