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1章 你一哭,我就慌了
    翌日。

    苏七月是在男子怀里醒来的。

    身体被人从背后紧拥着,像是抱着一个抱枕,他整个人脑袋都埋在她的颈窝。

    她先是愣了一下,心理大抵也明白是他将她从公园里带回家了,只是……

    目光触及他那长长的手臂,她的眼眸,闪过一丝自己都没察觉的厌恶。

    一想到他跟白止萌留宿在靳家,做过同样的事情,甚至,连在床上做的事情都是跟别人做过的,她就忍不住恶心!

    思及此,她整个人浑身都不舒坦了起来,拿开他的手,就下了床。

    也不回头看他醒了没有,直接进了洗手间,顺带把门都锁了。

    她还没想好怎么面对他,甚至,没有心情去听他的解释。

    不过……

    躲得了一时,躲不过一世。

    等她认命的从洗手间出来的时候,靳凉城已经穿戴整齐的站在那里等着她,时针停留在十点钟的方向。

    他今天没去公司?

    “我们……谈谈?”没等到她开口,靳凉城就先开了口,“我知道你在生我的气,所以,希望你好好听我的解释。”

    “我不想听,也不想看到你。”

    靳凉城心里“咯噔”一下,她压根就不听他的解释,那两个人怎么可能和好?

    不行!

    “我必须解释清楚,不然……”

    他的话还没说完,就被苏七月不耐烦的打断了:“我说了,我不想听。”

    伴随着她那不耐烦的吼声,一起沉下来的,还有靳凉城的心——

    房间里一片静谧,偶尔从窗外吹来阵阵凉风。

    两人就这么僵持着,半晌,靳凉城突然开了口:“你这样,对我不公平。”

    他说这话的时候,语气极其落寞,表情也十分的失落,那一瞬间,好似他真的很颓废。

    苏七月别过头,不知该拿什么表情面对他。

    她连解释的机会都不给他,直接定了他的罪,怎么能说是公平?

    靳凉城满心悲凉,整个人都黯淡了下来。

    却在此时,女孩又说出了一句让他绝望的话:“靳凉城,我们,暂时,还是分开吧……”

    分开?

    他那弥漫着浓烈阴郁的眸子,闪过一抹嘲弄。

    她就这么不信他?连解释都不听,就要分手?

    这么久的相处,她难道一点心都没有的吗?

    他一直都在等。

    等她喜欢上他,爱上他。

    可是等到现在,他甚至在怀疑,自己到底等到等不到——

    起码,从现在的情况来看,他要等她喜欢上自己,估计是没可能了。

    “靳凉城……”苏七月声线微微颤抖,带着隐忍的沙哑,一双眼眸又不争气的红了起来:“能不能,让我静静?就静一段时间,好吗?”

    “过后,我们再谈,好吗?”

    现在,她累了。

    更多的是,她清楚那些都是事实,就算是他真的解释了,也未必是能够让她全部释然的内容。

    最终,她那泛红的眼眶,水雾弥漫,却依然没有落下一滴泪:“你把钥匙留下,你走吧……”

    语毕——

    男子夺门而出。

    然后,她像是被抽干了全身的力气,跌坐在地上,隐忍许久的眼泪终于爆发。

    她不是不听解释给他定罪,她知道他在生气,但是她现在是真的不想听解释。

    留宿是事实。

    整个靳家承认的孙媳妇,也是事实。

    他当着白子谦的面,叫她:“小萌”,也是事实。

    他在白止萌的母亲面前的承诺,也是事实。

    退一万步说,就算是他跟白止萌在靳家没有睡在一起过,他们青梅竹马,也是事实。

    这婚约,是他亲口承认。

    在这些事实面前,任何的解释,都变得毫无意义了……

    难道,他对一个死人的承诺,他都想违背吗?

    她不知道当初到底是出了什么事,白止萌的妈妈又是怎么死的,但是那个承诺……

    以及白止萌的身份,她无法不介怀。

    她之前是有多天真啊,认为像他说的一样,他喜欢的,他家里人也喜欢,他能代表一切。

    可实际,他的一切承诺,早就给了别的人啊。

    在她发现自己喜欢上的时候,现实给了她当头一棒,苏七月越想越觉得难受心痛,以为他不在,她便蹲着一个人放声哭得肝肠寸断。

    隔着一道门,门内,是她的哭泣。

    内外,他抽着雪茄,听着她那叫人心疼的哭声,只觉得心里难受,眉宇间都是烦躁。

    不知过了多久,屋子里的哭声还没停止,只是从放声大哭,变成了低声啜泣。

    他终是忍不住,将烟蒂丢进垃圾桶,然后推门走进屋。

    “苏七月!!”

    他的怒吼,吓得她浑身一个激灵,然后,将自己抱得紧紧地,往墙角缩,脸上的泪痕还没干,水汪汪的眸子畏惧的看着他。

    一副惊吓过度的样子,她没想到,他还在……

    他生气了……

    第一次,他这么大声的吼她,正式的叫她的名字。

    苏七月如临大敌,面如死灰的闭上了眼睛,一副放弃挣扎的绝望模样。

    下一秒,温热的身体将她整个人都包裹了起来,他的语气充满心疼和无奈:“我错了,我改还不行吗?你不喜欢我哪点?我现在就改!”

    “白止萌也罢,靳家也罢,你不喜欢,我不要了行吗?”

    “你不听我的解释,也不愿意相信我,就算是你真的认为我是个渣,你可以打我骂我,哭什么?”

    他将她搂的很紧,势要将她揉入骨血一样,说到最后,他的语气尽是忧伤:“你知不知道,你一哭,我就慌了……”

    苏七月整个人还是懵的,他以为她等来的是他的盛怒,没想到,会是他的拥抱……

    而且,他的话语……

    让她有些措手不及。

    见她怔住,靳凉城就知道他的话她听进去了,便接着道:“我不管你从慕笙那里听来的事情是怎样的,但是我只有你一个女人,这一点,你不能不信。”

    苏七月颤抖的睫羽逐渐停止,声音,也恢复了平静:“那我问你几个问题。”

    “好。”她只要愿意同他交谈,那就是有转机。

    苏七月神色冰冷的看了他一眼:“第一个,白止萌是你的未婚妻,而且,是你亲自在她母亲墓前答应的,没有人强迫你,对不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