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9章 留宿靳家
    她有些不确定了——

    知晓她误会了,靳凉城眸色沉了沉,轻嗯了一声,心底在想要赶快将这件事解决,不然总会造成不必要的争执。

    殊不知,他这般冷淡的反应,苏七月心里膈应的不行。

    他一般都很在意她的话语,就算是使小性子,他也会哄着她,这会,她说出了分手的威胁,他竟只是淡漠的嗯了一声。

    卷翘的睫羽颤了颤,她握紧了双手,心底,凝聚了一个化不开的結。

    叮咚——

    「七月,你现在在哪,要不要出来逛街?」

    沐笙?

    看着手机上的短信,她一瞬间的失神,这个点,沐笙约她出来逛街?

    就在她不解的时候,手机又响了一声。

    「明天是景梵宇的生日,你应该还没买礼物吧?」

    小宇的生日?

    她怎么把这么重要的事情给忘了啊!

    明天,可不就是景梵宇十九岁的生日吗?

    上一次,景梵宇的生日举办了一场生日宴,她也去了,就是在这场宴会,苏柔用陆子明女伴的身份出席的,而她,一个劲当傻子,给景家介绍苏柔和陆子明,对她不错的景叔叔,还跟陆家合作了——

    思及此,她眼眸中划过一道厉色,这次,她绝对不会让陆家有任何出头的机会。

    给沐笙回了信息,他看向了一旁沉默的男子:“待会停车,沐笙约我出去逛街。”

    “我陪你。”几乎是下意识的,他脱口而出。

    苏七月神色复杂的看了他一眼:“不用了,我跟沐笙挺好的。”

    “现在已经是晚上了,你怎么回来?”

    “沐笙会送我回来。”

    靳凉城一怔,看着她明显冷漠的神色心口一紧,想说什么,苏七月已经解开安全带,他只能停车。

    然后,女孩直接下了车,没有给他留下一言半语。

    ——

    下车没走几步,就看到站在商业街门口的沐笙。

    苏七月深吸了口气,掩去眸子里的深沉,挤出一抹浅笑:“沐笙。”

    沐笙冲她笑了笑,“这么晚没打扰你吧?”

    “没有,我刚从yu出来,对了,你吃饭了没有?不介意陪我吃个饭吧?”苏七月道。

    “吃过了,不过陪你倒不是不可以,正好也有些事情想问你。”

    两人在街角的一家kfc坐下,点完餐,沐笙就忍不住问:“萧离联系你了没?”

    “没有。”苏七月一愣,“她也没联系你?我还以为她在跟你联系也没问。”

    萧离,怎么回事儿?

    沐笙露出一副“果然如此”的神色,“住院的时候,她来看过我一次,那个时候你还没醒,后来就没联系过我了,电话也没打过,你说她会不会觉得我们两个太危险了拖累她?”

    不怪她乱想,实在是她在京都那边的学校,经常遇到这样的朋友,所以她才会远远来到江城。

    可没想到……

    这一次,竟然出了这么严重的事情。

    害怕吗?

    苏七月想了想,并不赞同这句话:“我觉得她应该是觉得自己在逃跑的时候拖累了我们两个所以才没有出现的,等去了学校就知道怎么回事了,你不要担心。”

    “如果真的出了什么事,我只能说……我也无可奈何……”半晌,沐笙神色落寞的说出了这么一句话。

    苏七月缓缓垂下眼睫,掩去自己眼眸里的阴霾,心底想的,却是靳凉城和白家的事情。

    最终,她看着沐笙的脸,还是忍不住问了句:“沐笙,靳凉城,和白家的白止萌,真的有婚约?”

    那个素来平静淡然,面对绑架眉头都不皱一下的女孩,却在此时,脸上有了几分惊慌和尴尬。

    苏七月看在眼里,一颗心,急速的下沉。

    恐怕,这两人,还不止婚约这么简单吧?

    她咬紧了下唇,迟疑的试探:“我听说……我跟白止萌,很像?”

    沐笙握着杯子的手紧了紧,面色闪过一丝纠结,然后,歉意的看着她,简单的点了点头,给了她一个肯定的答案。

    “我还听说……靳凉城在白止萌妈妈的墓前说过,一定会娶她……”

    “这个……”沐笙低下了头,“也是真的。”

    一瞬间,她心里五味杂陈,说不出什么感觉,只觉得堵塞,难受的几乎要喘不过气。

    靳凉城,既然跟白止萌这么扯不断的关系,为什么还要来招惹她?

    在别人墓碑前发过的誓言,那个时候他不是孩子了吧?既然如此,为什么要来招惹她?

    又为什么……

    不告诉她真相??

    不知是不是出于留恋,她仍旧抱着最后一丝希望,声线连她自己都没发觉的抖:“那我问你,靳凉城,跟白止萌关系怎么样?沐笙,要对我说实话。”

    怎么样——

    沐笙头埋的更低了,声音都没有底气,怯怯的道:“二哥跟她我是不清楚,但是白止萌经常在靳家,甚至经常留宿,是靳家公认的孙媳妇,平时在京都的时候,我们聚会,二哥也总会带着她……”

    “但是七月,二哥对你,真的是真心的,因为他跟白止萌,从来都没有跟你的关系那么亲密,这一点,你信我。”

    平时,与其说是靳凉城带着她,倒不如说是,她跟着靳凉城,不论是在什么场合,她不曾见到靳凉城和白止萌有过任何亲密的举动,最多,也就是站着说话。

    但是跟七月,却是完全不一样的。

    他看到她的时候,眉宇间都是温柔,眼神里仿佛只有她一个人,别人都是背景板一样。

    为了她,从不动怒的二哥,会忍不住出手。

    为了她……

    他会放弃自己的尊严,底线,去染指自己不屑的事情。

    所以,她从不承认靳凉城对苏七月的感情是假的,这也是为什么叶枭几人心甘情愿叫苏七月一声嫂子的最大原因,无非就是因为,靳凉城在意她。

    当然,这一点,苏七月心里也是心知肚明。

    可是……

    听到沐笙说的那些靳家和白止萌的事情,以及白止萌一直和靳凉城在一起的这些事,一想到,她就心里难受的想哭。

    留宿……

    她光明正大,同他一起住在靳家?

    见她半天没吭声,甚至眼眶已经开始微微泛红,沐笙懊悔不已,早知道,她就应该什么都不说的,现在好了,要是因为这件事二哥跟七月的感情出了问题,她怎么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