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4章 肆意的耍赖
    “你是说那个喜欢司谨的护士啊?”她这才想起来,“我都没当回事,就是我不喜欢她的性格,太能装了,上一次见她,你不知道她多温柔,连我都差点给骗了,要是司谨真的跟她在一起,那真的是眼瞎!”

    靳凉城摸着她脑袋的手顿了顿,丢出一句:“司谨的事,随他。”

    可若是伤到她,那就被怪他不留情了。

    “靳凉城,我怎么觉得,你今天有点不一样呢?”冷静下来,她才发现了这个至关重要的问题。

    “哪不一样?”他看着她,道:“不都是我?”

    若是前几天那个靳凉城,根本就不会说出什么让她出院的话,也不会在她出去一趟回来之后表现的这么平静!

    难道……

    他那过度紧张的毛病,好了?

    念头一出,她整个人都轻松了,以后,再也不用一睁眼就看到一双布满血丝的眼睛死死盯着她了。

    男子依旧看着她,手掌也停放在她的脑袋上,还在等着她的回复。

    苏七月一双湿漉漉的眼睛转呀转的,也没想出个所以然,干脆,一瘪嘴:“这个话题掠过,你是不知道你这几天有多可怕。”

    将她那古灵精怪的模样全都看在眼里,他轻笑了一声:“呵,你倒是胆子越来越大了。”

    初遇见的时候,小奶猫有多怕他,他不是不清楚。

    短时间内,她能这么肆意对他耍无赖,他倒是挺开心的,毕竟,这是第一次……

    这次,两人的关系亲密了一些,但是,还没达到他的要求……

    所以,他会再努力……

    胆子大吗?

    不,她只是……

    有些了解他了……

    他没她想象的,也没别人说的那么可怕。

    两人的谈话,最终由苏七月睡着结束——

    晚上。

    由于明天就要出院,她正在收拾这几天的衣服,却突然留意到那个靳凉城买来却没人吃的榴莲。

    左右要离开,她默默坐下剥开了榴莲……

    靳凉城穿着浴袍从洗手间出来的时候,一股扑面而来的味道,让他皱起了眉。

    然后,他就看到她家小奶猫面前的桌子上,被切开的榴莲,已经被吃了四分之一……

    手不方便,还要这么折腾?

    他有些无奈。

    “唔……靳凉城你过来!”正在擦嘴的苏七月看到他,急忙叫了一声。

    他依言过去,坐在她的身边。

    下一秒,女孩突然伸出左手拉住了他的领带,凑近他的唇瓣吧唧一口。

    靳凉城:“……”

    “味道怎么样?”漆黑的瞳孔在夜幕下,闪闪发亮,眨也不眨的盯着他。

    “不怎么样。”

    “榴莲呢~!!”

    靳凉城:“……”

    这已经不是胆大的问题了。

    “你要不要尝尝?”见他不说话,女孩直接将东西递到了他的嘴边。

    阴影下,靳凉城眉头拧成了一个“川”字,他讨厌吃榴莲!

    苏七月有些幸灾乐祸,她可算是找到靳凉城害怕能有表情的东西了,不好好利用怎么行?

    然——

    她那幸灾乐祸的笑还没来得及收回,就看到他张口,将那榴莲咬走了……

    ???!!

    难不成,他其实非常喜欢吃?

    还没等她有所反应,自己就被男子的大手禁锢,放大的容颜近在咫尺,嘴里,被硬塞了一块……

    然,他似乎还没打算松开她的唇,辗转的亲吻着,最终,在他丝毫不退步的攻势下,苏七月含着泪,咬牙切齿将那榴莲吞了下去……

    “味道怎么样?”他终是有了反应。

    苏七月瞪着一双眼睛:“你犯规!你怎么能这样?”

    “犯规?”他乌黑深邃的眸子闪过一道诡秘的光芒,琢磨着这两个的意思:“我怎么犯规了?”

    “你不是不喜欢这个味道的吗?怎么还……还……”说到最后,她都不知道怎么说下去他刚才的举动了,气鼓鼓的瞪着他不说话。

    “我是不喜欢。”他的指腹轻柔的在她殷红可口的唇瓣上蹭着,眼眸深沉缱眷:“可我喜欢你的味道。”

    轰、

    苏七月被他撩的脸颊瞬间滚烫起来。

    拍掉他的手,仓皇的起身:“我去睡觉了!”

    她满脑子都是他用手抚着她的唇,眼神充满温柔深情说出那句话的一幕,连自己已经到了床边也没注意,直接一脚踢在了床边缘。

    疼的龇牙咧嘴的,一转身,正对上男子充满戏谑笑意的眼眸……

    顿时……

    心里更加郁闷了!

    “不许笑!再笑我就不理你了!”

    听着这孩子般的话语,靳凉城忍着笑意:“你是小孩子吗?”

    “我……”她只能想到这么一句威胁他的话啊!

    苏七月说不出来,只能爬上床,拉过被子,将自己捂得严严实实的,不再看他。

    被子里的少女,脸颊绯红,眼神慌乱,郁闷的咬着贝齿。

    怎么觉得,他好像更加……

    有吸引力力了?

    咳咳……

    她什么时候变成一个……色女了……

    “乖,闷坏了怎么办?”耳边传来他那饱含磁性的嗓音,接着,便开始扯她的被子。

    苏七月毕竟有伤不敢用力,几番争执,只能眼睁睁的看他将自己的被子扯下来,然后,掀开被子,同她躺在了一个被窝里,伸手将她带进了怀里。

    熟练到不能再熟练……

    一点都没碰到她的伤口……

    耳边的呼吸温温热热的喷洒着,鼻翼间萦绕着男子身上沐浴之后的清新,脑袋下枕着的,是他泛着热意的肩膀。

    本来是无比熟悉习惯的姿势,但是因为之前的事情,她却突然有些不好意思起来,挣扎着想要从人怀里出去。

    但是,她动一下,他就往里面挪一下,最后,她被他抵在墙角……

    那双灰沉沉的眸子深邃的宛若浩瀚星辰,仿佛要将她整个人都吸进去。

    苏七月呼吸一窒,舔了舔干涩的唇:“怎……怎么了?”

    干嘛这么看她……

    娇艳的玫瑰粉唇,被那浅粉色的舌尖舔舐,落入他的眼中,喉结滚动了一圈,直接扣住她的脑袋吻了下去。

    “唔……”

    阴影下,她的睫毛抖着,紧闭的眼珠却是在不停的动辄,十分紧张。

    他的吻来的比以往都要温柔,温柔到,让她逐渐迷失,沉醉在这温情里,情不自禁的,仰着头回应他。

    她的手,在不知不觉间搂住了他的腰,男子眸色微沉,一个反身,将人压下,唇,落在她白皙纤长的脖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