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1章 苏柔的母亲
    灰蒙蒙的天气,周围伴随着乌鸦的叫声,天空飘着小雨。

    而她……

    就在那个天气,被苏柔带到了这里,注射毒-品。

    上一世,折磨囚禁她的地方,竟然是秦社的据点,说不出的感觉,只觉得满心仇恨怒火,却又不知道该向谁发泄。

    白慕炀上一世对付她,是因为认为她杀了初然。

    这一世,他相信她……

    可那些过往,他一无所知,她却无法不记得。

    当初,她就是被这白色的建筑物给骗了,一直以为自己其实是在医院的停尸房里,实际,她应该是被囚禁在秦社的牢房里?

    后两年,她精神恍惚,时常不知道自己身处何地,以至于自己究竟是在哪里都不清楚,也知道,自己等不来救援。

    再一次来到这里……

    竟然是来看苏柔的母亲。

    想起她的遭遇,她忽然有些讽刺的笑了,宋晚琴在经历她的绝望吗?

    这算不算,风水轮流转?

    从院子里走出一个黑衣人,恭敬的伸出了手:“苏小姐,景少爷,少主吩咐我来迎接二位。”

    “老大,我们走吧。”

    恍惚之间,有人牵住她的手。

    苏七月一惊,回过神,看向他,沉默点头,握紧了这冰凉的手。

    仿佛是在发泄自己的不安,她的手,抖的厉害,眸底,更是自己都没发觉的猩红和戾气。

    穿过花园,走进大厅,华丽的装饰,却空无一人,只是地上闪烁着红外线的光芒,苏七月眸光微闪,与景梵宇同时对视了一眼。

    默契的选择了沉默,来人带领二人,一直走到最里面的那间屋子,然后,打开了暗门,地下室的入口,映入眼帘。

    苏七月眸子闪烁着复杂的色彩,一步步的踏着楼梯,心,乱做一团……

    昏暗的地下室,依稀传来血腥的气息,橘色的灯光更显诡异。

    她一步步往前走,最后,一转弯,令人窒息的一幕出现在眼前,同时,也闪现在脑海里。

    许多人……

    都是上一世曾经害过她的……

    但是此刻,他们却在拥有一种十分恭敬的眼神看着她,就像是,上一世,他们看苏柔的眼神。

    这一切,对象,换成了她……

    白慕炀就坐在那真皮沙发上,手中拿着一杯红酒,看到二人,放下酒杯,起身:“现在就去看?”

    苏七月点头:“嗯。”

    “跟我来。”

    在那群人疑惑的目光下,她跟着白慕炀,一步步,往一个熟悉的方向走去,最里面的那间屋子,一推开,就散发出浓烈的尸体腐烂的味道。

    古铜铁锈的门,无比沉重。

    腥甜的血,洒在门上,气味刺鼻。

    屋子里,十分脏乱,没有窗户,没有床铺。

    地上有凌乱掉落的头发,以及血液,墙角,一块腐烂的手臂,散发出恶臭。

    景梵宇脸色白了又白,最终,哇的一声吐在地上。

    苏七月扫了他一眼:“你先出去。”

    “我不能留下老大你一个人!”即使实在是忍不下去,他还是固执的道。

    “听话。”苏七月摸了摸他的头,轻笑了一声:“我没事。”

    说完,就先白慕炀一步,踏着坚定的步伐,往那房间里走去。

    门外秦社的人,早已目瞪口呆。

    他们在道上也是混了很久了吧,大小姐谁没见过?个个娇气的不行,趾高气扬的,还心如蛇蝎,最让他们记忆深刻的,就是苏柔,听说这位苏七月还是苏柔的姐姐,不过知道上次她干掉秦社那么多人,他们都是好奇的,所以才跟过来。

    可没想到……

    这姑娘……

    真特么彪悍!!

    第一次见到这等场景,就能这般镇定,面不改色。

    更可怕的是,她竟然还能笑得出来!

    苏七月走到门口,开了灯。

    屋子里那令人作呕的画面更加明显醒目,而在最角落里,拉着一条床单瑟瑟发抖的女人,从身形看,苏七月知道,那是宋晚琴。

    真可笑啊……

    上一世,她就在这个房间里。

    随着死人,活了两年……

    而这一世,竟然是她来这个房间来看宋晚琴。

    勾着凄凉嘲讽的笑,她一步步上前,握住了那肮脏的被单一角,看着因为她的举动发抖个不停的女人,讽刺一笑,大力的扯出那条被单。

    宋晚琴那宛若是被野兽咬过的鲜血淋漓的身体,就这么映入视线。

    “啊!!”

    失去了最后一层保护的宋晚琴突然尖叫起来,伸手去抓被单,宛若吞了碎玻璃般沙哑难听的声音:“还给我,给我,我的……我的……”

    她蹲下,看着那白皙的手臂,细小的针孔若隐若现。

    朱唇轻启,声线冷漠:“宋晚琴,我是苏七月。”

    宋晚琴愣了愣,仿佛是没听到,死死揪着那被单,痴傻的重复那句话:“这是我的,我的……”

    苏七月冷笑了一声,泛着冰寒的语气在这空旷有回音的屋子,阴森可怖:“别跟我装傻,我比你清楚,这么几天,这点欺辱,折磨不傻你的。”

    宋晚琴握着被单不停发抖的手停止,身体也停止了抖动,发丝遮住了脸颊,坐在那里,沉默了下来。

    见状,苏七月不紧不慢的起身,缓缓在她身边坐下,伸手拿过桌子上的空瓶子,在地上有节奏的敲着:“你是个聪明人,应该知道我有事问你,所以,你最好乖乖告诉我,如若你回答的有一点谎话,苏柔会不会来陪你……我可就不敢保证!”

    “怎么样,考虑好了吗?”

    “哈哈……哈哈哈……”宋晚琴凌乱的发丝下,传来了一阵尖锐的笑声,笑声里,充满了悲戚和苍凉,还有一丝狠戾。

    显然,她还没有放弃出去。

    她拨开发丝,缓缓露出一张丑陋不已的脸,咬牙切齿的看着苏七月:“贱人!”

    “所以,你这是打算回答了我的问题了吗?”苏七月眨眨眼,一点也不在意她那张长满脓包血痕的脸,平静的对视。

    宋晚琴充满狠毒的目光死死瞪着她,没有说出拒绝的话。

    同时,也在忌惮门口盯着的秦社的人。

    “很好。”苏七月浅浅勾唇,对她的反应颇为满意:“首先,苏成严的妻子是谁,叫什么名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