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8章 亲我一下
    苏七月瞬间就放弃抵抗了,下午伤口裂开,给她留下了阴影,太疼了。

    靳凉城将她抱进浴室,就开始脱她的衣服,这十分流氓的举动,可偏偏他整张脸都阴沉着,眼睛也深邃的宛若黑洞,没有丝毫情绪。

    只是盯着她,认真的给她脱衣服。

    苏七月:“……”

    大哥你这样她都不好意思承认自己想歪了。

    “那个……”眼神一直对着他微微敞开的领口,她舔了舔唇:“我的贴身衣物,有吗?”

    他解着她病服扣子的手一僵:“我去拿。”

    苏七月:“……”

    回家拿吗?

    “前几天帮你擦身子的时候,从家里带过来了。”不知是不是看出她的想法,他解释了一句。

    瞬间,苏七月就炸了:“什么叫做给我擦身子?你经过我同意了吗?”

    她怎么不知道,自己一觉醒来,竟然被吃了好几天的豆腐!?

    靳凉城轻描淡写的扫了她一眼,似乎是在说这么一点小事算什么。

    瞬间,苏七月更加的不淡定了:“你出去,我不要你帮我了。”

    靳凉城:“……”

    松手,转身,关门。-

    _-||

    大哥你这么听话,她有点受宠若惊。

    结果,没过半分钟,他就又重新折了回来,手中,还拿着她的小内内……

    !!!

    苏七月闹了个大红脸,用没受伤的左手夺了过去,护在了身后:“你怎么……”这么不要脸!

    “嗯?”

    他不解的挑眉,“你还没洗澡,不能换衣服。”

    !!!

    “你……”简直气到没脾气!

    下一秒,她的怒火还没来得及发泄,他的手,便重新覆上了她的扣子,这一次,三下五除二就将上衣给脱了个干净,接着,他的手一路往下,准备脱她的裤子。

    苏七月:“……”

    “你有没有觉得,自己做的事情非常禽兽?”

    “没有。”

    说完,她就被人抱起坐在浴缸边缘,两腿张开,裤子就被拽了下去……

    入眼的,不再是以往那白皙如玉的雪肌,而是一块块,青青紫紫的伤痕,本欲反抗的苏七月愣了一下,盯着自己的腿,有点发蒙。

    怪不得她走路觉得浑身疼,原来,这些皮外伤,也这么严重。

    在她愣神之间,靳凉城已经解开了她的内衣扣,丢在一旁,熟练的褪下她的小裤裤,就将她放进了浴缸里。

    “手不要动。”他的眼神,落在她肩膀的绷带上。

    苏七月怔怔的点头,然后,眼巴巴的看着他。

    他的眼神,没有丝毫的渴念……

    有的,只是晦暗难懂的深邃。

    男子宽厚的手掌,一片温热,所触及之地,皆是一团滚烫,苏七月就那么僵持着,看着他给她洗澡,两只手放在浴缸边缘,僵硬的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小奶猫。”

    他忽然顿住,语气里透露出一丝暧昧。

    “嗯?”苏七月下意识抬起头看他。

    却见男子指了指自己的唇,用面无表情的脸道:“亲我一下。”

    苏七月:“……”

    有些人,是正经不过三秒的。

    见她僵住,他眼眸一点点灰暗了下去,失魂的喃喃:“不愿意吗?”

    炽橘的灯光下,他的脸笼罩在一片阴影下,说不尽的落寞。

    苏七月心头一紧,用左手拉住了,对准那菲薄的唇就咬了下去。

    看着他唇角鲜艳的血花,品味着舌尖传来的腥甜,她眨眨眼,有些俏皮的看着他。

    下一秒……

    男子那紧绷的脸色,宛若是冬日初升的一抹暖阳拂过,勾着一抹浅荀的弧度,拇指和食指锢着她的下巴,吻上了她绯红的唇瓣。

    不过,这个吻,十分的短暂,他就松开了她的唇,开始给她冲洗身体,穿衣服,将她送到床上。

    然后……

    洗手间就传来了哗啦啦的水声。

    苏七月:“……”

    所以是为什么非要她亲他?

    褪去眼眸中的那抹纯真,有的,只是无尽的阴霾。

    这次醒来,靳凉城虽然没说什么,但是他的情绪,极其的不稳定。

    没有依据,就是单纯的直觉,他给她的感觉,变了很多。

    就像是刚才……

    她一直都在想办法安抚他的情绪,所以今天白慕炀来的时候她才说了几天之后,起码再等几天,身上的伤比现在好一些,他的担忧也就消逝了一分,若是现在,他指不定要做出什么事。

    靳凉城从不会跟她说自己心里的事,但是诡异的……

    她能从他的举动里看出来。

    不知道他什么时候才能好……

    沐浴着鼻翼间柠檬味的沐浴露的气味,苏七月陷入了沉睡。

    由于身上的伤口在隐隐作痛,她睡的并不踏实,又顾忌着不敢翻身,可以说是半睡半醒的状态。

    不知过了多久,苏七月一睁眼,就闯入了一双布满血丝的瞳孔里。

    整个房间,一片黑暗静谧。

    唯独那人,坐在那里,眼睛眨也不眨的盯着她,一双眼,满是血丝,猩红可怖。

    苏七月冷不防被吓到,出了一身冷汗。

    缓过神,才用一只手支着坐起来拉他:“靳凉城,你怎么不睡觉?”

    “你睡吧,我看着你。”他拿开她的手道。

    然后,他就真的眼睛眨也不眨的盯着她。

    苏七月被那目光盯的出了一身冷汗,总觉得有些毛骨悚然的意味。

    半晌,她鼓起勇气道:“你上来,陪我一起睡。”

    “不行。”

    “你若是再这样,以后就不要来见我了。”无奈,她只能拿出杀手锏。

    实际上,这句话,的确是有用处的,起码,她话音刚落,他就起身,脱鞋子上床,然后面对着她,依旧是用那猩红可怖的眼睛盯着她看。

    苏七月伸出手,捂住了他的眼:“睡觉!”

    若是以前,她肯定是要被他这副模样吓到的,但是此刻,她心里想的,就是怎么才能让他卸下防备睡觉。

    如同昨晚一样……

    她将他哄睡,自己才枕着他的手臂迷迷糊糊的睡去。

    看来,她有必要找一趟司谨。

    ——

    “苏小姐。”司谨诧异的看着自己办公室门口的女孩,她不是一向畏惧医生的吗?

    “我想跟你谈些事。”苏七月抑制住心底的害怕,走进了办公室。

    司谨将椅子推给她:“苏小姐请说。”

    “我觉得,靳凉城好像心理有问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