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7章 帮她洗澡
    “我说真的,苏小姐你从进医院到现在也三四天了吧,凉少那可是寸步不离的照顾你,好几天不眠不休的,叶少他们劝都没用,凉少对苏小姐可以说是十分真心了。”医生抿唇笑道。

    “他……”虽然已经猜测的差不多了,可没想到,那个傻子,真的是不睡觉的,苏七月有些心疼:“他身体没事吧?”

    “苏小姐您放心,您已经醒了,凉少自然也不会再让自己那样了,自然不会有事的。”

    说着,医生就撕下了她的纱布,给她换药。

    由于伤口的深度过深,换好纱布之后医生面色严肃了几分,“已经肿起来了,今天开始要给苏小姐打消炎针了,待会还要输液,免的发烧。”

    说完,她就出去不知道跟靳凉城说了什么,没过一会,就有小护士过来给她扎了两针……

    看着自己白皙手背上的小针,苏七月不满的瘪瘪嘴,“靳凉城~~”

    “嗯??”

    “我想吃榴莲~!”

    靳凉城:“……”

    僵持了两秒,默默起身:“等着。”

    噗嗤……

    看着他乖乖出去买东西的时候脸上郁闷的神色,她就忍不住笑出声。

    她倒不是真的想吃榴莲,就是一瞬间的心里不平衡,看着他一副冷静沉着的模样想要捉弄他。

    只是没想到,他那么听话。

    她没说,他一脸郁闷又无奈的表情,十分可爱。

    没过一会,靳凉城就从外面回来,手中,拎着一个大大的榴莲,看着女孩扎着针和另一条包扎着的手臂,“现在吃?”

    苏七月:“放着吧。”

    他没在意,将东西放在桌子上,打开了电脑,一边留意着她袋子里的液体。

    她坐在床上,腿上放着一本厚厚的书籍,静谧的屋子里,偶尔有她翻页的声音,和他指尖敲打着键盘的响声,十分的和谐。

    夕阳将天边的云彩染的一片绯色。

    窗台柔光倾泻,一个下午,就这么过去。

    夜晚时分。

    苏七月的病房里来了一个许久不见的身影,正是沐笙说的来看过她的白慕炀。

    她有些意外,还没来得及开口询问,白慕炀就先开口问:“伤怎么样了?”

    “还好。”她有点摸不准这人的想法。

    “嗯。”白慕炀轻声点头,余光撇到一旁的靳凉城,一道幽光闪过:“这次的事情,是我的疏忽,没想到苏柔会去找社长。”

    “你是秦社的少主,她是秦社的小姐,你竟然不认识她?”

    “秦社那么大,我一直都在国外。”白慕炀的语气有几分无奈:“你这可是不信我?”

    苏七月眨眨眼:“信与不信,并不重要。”

    要说他在秦社那么久,秦社有个小姐他不知道,才是骗鬼呢!

    “在国外的时候,就算是偶尔跟社长联系,他没有主动提起过苏柔,所以我并不知道她的存在,不,准确来说,是我不知道,是她。”

    他知道苏七月不好骗,所以压根也没打算撒谎找借口:“手底下有人跟我说过社长有个女儿,但是我没在意,因为在然然出事之前,我都是不在意秦社的发展的。”

    然然……

    苏七月一怔,垂下了眼睫。

    如果不是然然,这个白慕炀,是不是还会一直天真下去?

    她第一次接到那个电话,他的声音,他的语气和想法,都是那么的单纯。

    可现在……

    仅仅是一个月不见……

    他就已经满身戾气,褪去了那股青涩,即使眉宇间些许稚嫩,气势却是十分强盛。

    眼前这个白慕炀,会不会变成上一世那个白慕炀?

    她不知道,也不想去猜测,只是唯一确定的是,起码,他的目标,不再是她……

    半晌,白慕炀的声音又传了过来:“苏柔的母亲,现在在秦社。”

    一瞬间,苏七月就明白了他的来意,顿了顿,她抬眼看着他:“我有话想问她,让我见她。”

    “可以。”白慕炀点头,目光却是停留在靳凉城的身上:“只是你确定,你现在这模样,他会让你出去?”

    “他跟我一起去。”

    白慕炀:“这不可能!”

    “京都之人,尤其是军人,跟秦社,是势不两立的。”

    苏七月:“靳凉城不是军人。”

    “不!”白慕炀眼眸里闪过一抹笃定:“他是。”

    ???

    苏七月先是一愣,然后猛地转头,看向了沉默着的那人,“你是军人?”

    怎么可能!

    他每天除了公司的事,那么清闲……

    除非他跟叶枭一样是停职的军人。

    但是,不应该啊……

    靳凉城从鼻翼间轻嗯了一声,“以前是,后来退役了,只是家里一直都是军人世家。”

    所以……

    白慕炀拒绝的,不是靳凉城,而是靳凉城的家族,京都靳氏。

    还有……

    叶家……

    苏七月也没有纠结于这个已经是过去的话题,而是直勾勾的盯着他,眼睛一眨不眨:“你能让我出去吗?”

    男子凉薄的唇抿成了一条缝,面容紧绷着,半晌,才幽幽开口:“让景梵宇跟你一起。”

    这……

    算是他最大的让步了。

    苏七月自然是明白的,心底涌上丝丝暖意,扬了扬唇:“那过几天伤再好一些我去再吧。”

    “嗯。”

    白慕炀没说话,算是默认了,事情结束,他也没有久留,没过一会就离开了医院。

    ————

    夜深,男子进去洗手间,不一会儿浴室里就传来哗啦啦的水声。

    苏七月看了看自己,举起胳膊凑近鼻尖闻了闻,虽然没什么味道,但还是忍不住的嫌弃!

    她的伤口不能沾水,她要洗澡怎么办?

    靳凉城出来的时候,就看到她一个劲盯着自己的胸前看,“你在做什么?”

    “我想洗澡,在考虑要怎么才能不碰到伤口。”苏七月抬头看着他,十分的认真。

    下一秒,就看到男子上前几步,走到她的床边,居高临下的看着她,湿漉漉的头发还在滴着水,一双眼眸闪过丝丝幽蓝,晦暗深邃:“我帮你。”

    说着,他就将她拦腰抱起,往浴室里走。

    !!!!

    苏七月先是一惊,立即就挣扎起来:“你先放我下来,我又不是不能走路,不要你帮我。”

    “别动。”他的手紧了紧,将她牢牢锢在怀里:“伤口裂开了怎么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