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5章 被苏柔囚禁整整九年
    依她对靳凉城的了解,他怎么同意叶枭输血的?

    接受到女孩迷茫的目光,靳凉城怜惜的揉了揉她的头发:“你血型特殊。”

    血型……

    苏七月睫羽轻颤,她怎么忘记这个至关重要的问题了。

    她的血型,是遗传的母亲,所以很特殊,一般医院里血库不够倒也是理所当然。

    如果……

    如果她真的不是苏成严和他妻子的女儿,也就是说,她不是真正的苏七月,那她的血型,这些年,苏成严有没有起疑过?

    还是说,他对她的不在乎,其实是因为他知道了自己不是她的女儿?!

    苏七月的这个猜测,等到下午,就被证实了。

    午睡之后。

    房门被推开,走过来一个熟悉的身影。

    苏成严没注意屋子里坐着的人,而是直接走到她面前,看着她的伤,愧疚不已:“小月啊,我来看你了,伤的怎么样?对不起,爸爸来晚了。”

    苏七月面色蓦地沉了几分:“你来做什么?!”

    “看你这孩子,爸爸当然是来看我的女儿了。”苏成严尴尬的笑道。

    “呵,女儿?”苏七月嘲讽的看着他:“你确定不是因为,苏柔不是你的女儿,你才来看我的?”

    苏成严脸色沉了几分,隐忍着没有发作:“这事已经过去了,以后,就不要再提了,以后,你就是我唯一的女儿!”

    苏七月差点都要气笑了。

    要不是因为那份捏造的亲子鉴定,她恐怕住院再久,都见不到这个所谓的父亲吧?

    上一世也好,这一世也好。

    他的眼里,从来就没有她。

    她之前还在想,是不是因为知道她的血型以为自己不是他的女儿才这么对待,现在看来,他是什么都不知道。

    单纯的……

    就是这么对待她,所谓的他的女儿……

    这所谓的关爱,都是因为苏柔不要了,才落在她身上!

    以前,她的确是奢望过,每天都盼望他能多看她一眼,得到所谓的父爱。

    但是现在……

    这份感情……

    这所谓虚假的父爱……

    她,宁可不要!

    声音泛着彻骨的冰寒:“你出去吧,我不想看到你,我跟苏家,没有关系。”

    “你这孩子,怎么说话的?”苏成严先是一愣,随即一本正经的教训起了她:“就算是爸爸之前对你不够好,但是不论如何,我们都是一家人啊,你怎么能说出这么大逆不道的话?再说了,爸爸现在已经知道错了,你难道就不能原谅我?”

    “原谅?难道那些曾经我所遭受的灾难,就是这么一句简单的原谅就是不存在的吗?”苏七月握着被单的指尖微微发抖,声音犀利,目光冷冽如冰:“我告诉你!就算是你死,我都不会原谅你!”

    前世……

    她被苏柔囚禁了整整九年……

    九年之内,她所遭受的欺凌折辱,难道最初目的,不是因为她是苏七月吗?

    不是因为……

    她是苏柔的姐姐,是所谓苏成严的女儿吗?

    那些黑暗,那些绝望,她的遭遇。

    岂能原谅?!

    原谅?

    除非她死!

    被苏七月眼神里的冷然吓到,苏成严下意识后退了一步,额头冒出了冷汗。

    他看到了什么?

    自己的女儿,对他露出充满恨意的目光……

    那股恨意,简直恨不得将他扒皮抽筋。

    苏成严自认为除了之前苏柔艳照那件事,没有什么是对不起这个大女儿的,平日里,对两个孩子,他难道不是一视同仁吗?

    怎么……

    她反而这么责怪他?

    不懂事……

    不仅不懂事,还不识好歹,狼心狗肺!

    “我养了你十几年,你现在,就是这么回报我的?因为小柔那件事你生气,我可以跟你道歉,最后,你也没有受到什么损伤不是吗、反而因为那些照片,你还成了yu时尚的模特,要不是看在苏家的面子,你以为人家为什么用你?你还是个孩子,不懂社会的险恶,你要知道,这个世界,没有什么是不劳而获的,等你离开我们家,你就真的什么都不是了,小月,你还是考虑清楚,我这个父亲,你到底认,还是不认!”

    说到最后,苏成严已经是威胁了。

    离开苏家,她什么都不是,呵,苏成严,还真是好样的!

    竟然还想打压她?

    他到底是有多自以为是?

    苏七月抿了抿唇,正欲反驳,身后却传来一道熟悉的低沉的声音:“苏总这话还是不要说得太满,如今苏家似乎掀不起什么风浪,毕竟一个苏柔就让你们的名誉败的差不多了,苏氏,早就不如以前了,你,也什么都不是!”

    “年轻人话不要说得太满,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懂什么商场上的风浪?你……你你你……”

    苏成严猛的噤声,震惊的看着那一身深黑色西装,淡漠的坐在那里削苹果的男子,只觉得浑身都冰冷入骨。

    最后,他腿一哆嗦,“凉少!”

    靳凉城森冷的视线从他身上掠过,菲薄的唇紧抿着,散发出浓烈的压迫感,修长的手指捏着红色的苹果,洗的发亮的水果刀在阳光下折射璀璨的色彩,他起身,将削好的苹果切成一小块一小块的,插好竹签,拿起一个送到女孩的唇边。

    在苏成严那惊悚的目光下,女孩像是习以为常,张嘴吃下了那小块苹果,然后继续低头看着手中厚厚的书。

    !!!!

    “小月,你这是……”

    “嗯?”靳凉城手臂一顿,眉宇间隐约有了几分不耐:“苏总这是对我的妻子有什么意见吗?”

    “您……您说小月……是您的妻子?”苏成严之前那股嚣张和长辈的架势,在男子那股气势的压迫下,早就消耗殆尽,剩下的,只有畏惧和骇然。

    那个从小,他不喜欢……

    不在意……

    甚至是,觉得蠢笨无比,连跟父母撒娇都不会的大女儿,竟然,成了这个国家最尊贵的男子的妻子?

    简直……

    像是在做梦一样!

    如果说刚才他已经打算放弃这个不听话的女儿,现在,知道了靳凉城和苏七月的关系之后,他已经下定了了决心。

    无论如何,都不能让苏七月脱离苏家!

    他要好好养着这个女儿,这样他就成了凉少的岳父,也就是凉少的父亲。

    到那个时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