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3章 乱吃飞醋
    还有苏宣哲,他对爷爷,是怎么交代的?

    潜意识里,她不想要老人家知道自己的伤。

    还有她放不下的,就是沐笙。

    她是不是跟自己在同一家医院?

    有没有醒过来?

    扣扣、

    “七月?我进来了啊。”

    在她神游的时候,门口传来熟悉的声音,苏七月急忙回神,“沐笙?”

    听到她的声音,沐笙推门而入,手腕被钢板架着,走路一瘸一拐的,“刚才碰到了二哥,他说你醒了让我来找你聊聊,伤怎么样了?”

    “跟你一样,除了肩膀,行动还是能动的,就是这手,抬不起来,真的是不方便。”她有些苦恼的摇摇头,看着沐笙的手腕:“你这伤,什么时候可以拆?”

    “估计要半个月,你的可能比我久一点。”

    “嗯,你醒了多久了?外面怎么处理的?”苏七月问,“靳凉城说我睡了三天了。”

    “秦社以后不会再帮助苏柔了。”沐笙眸子里划过一抹深沉,嗤笑一声:“估计苏家也不会再管她了。”

    “嗯?这是怎么回事?”苏柔可是苏成严的亲生女儿,怎么会不管?

    沐笙没回答,而是目光灼灼的盯着她:“在此之前,你是不是应该解释一下你跟秦社的少主是什么关系?那天可是他亲自来的,一点也没偏袒自己的人,甚至还给二哥道了歉。”

    “秦社的少主?”苏七月一愣,一时没反应过来:“我不认识这个人啊!”

    沐笙:“叫白慕炀。”

    苏七月一惊:“白慕炀??”

    “看你这表情,绝对是认识的了,老实交代,你是不知道我二哥有多生气。”沐笙指着被推开的门上的凹下去那一点:“看到了没?这是那天二哥踹的。”

    苏七月:“……那他可真是多虑了,我跟白慕炀,还真的没关系。”

    “之所以他救我,是因为我们两个,有共同的敌人。”说到此处,她唇角的微笑,十分嘲讽:“苏柔肯定没有想到,白慕炀也在等着她。”

    沐笙皱眉:“他秦社的少主,怎么会跟苏柔有仇?难道是因为继承权的纠葛?”

    苏七月一愣:“什么继承权?苏柔什么时候拥有的秦社继承权?”

    “你还不知道啊……苏柔的那个妈妈不知道用了什么手段,秦社的人一直以为苏柔是他们的小姐,连那个社长都以为苏柔是自己的女儿,这次二哥直接将苏柔和苏成严的亲子鉴定丢给了秦社社长,别说对苏柔好了,苏柔跟她妈妈骗了他那么多年,他不杀了她们都已经是仁至义尽了。”

    “不过,以那社长的性子,苏柔肯定生不如死。”道上的人,性子都残暴,尤其这些年他对苏柔可谓是无微不至,但那是在苏柔是自己女儿的前提下,所有的付出,都来源于欺骗。

    这不是侧面在说他没脑子被一个女人玩弄于股掌之中?

    秦封怎么可能承认!

    怎么可能饶过二人?!

    这一点,苏七月和沐笙的想法不谋而合,想起她口中的苏成严也不会管苏柔了,一个大胆的念头在她脑海闪过:“靳凉城,该不会是,用同样的方法,告诉苏成严,苏柔不是他的女儿吧?”

    有司谨这个权威级的医生在,假的鉴定还不简单?

    那简直能做的比真的都真!

    沐笙点点头,冲她竖起了大拇指:“你猜的不错,原本二哥是想直接杀苏柔的,但是又觉得这样太便宜她,还是留给你慢慢折磨她,但他怒气难消,就给苏成严放出假的消息,让她不得安宁。”

    苏七月微微一怔,心底,软的一塌糊涂。

    这个男人……

    自己理智崩溃的边缘,竟然还在考虑她的心情,她该说什么好?

    “我还真的是第一次见到二哥那个样子……”沐笙的语气,突然落寞了下来,带着淡淡的惆怅:“二哥从小啊就去国外了,原因我不清楚,但是他走了之后,转变特别大,本来他是个十分温暖的人,我们都喜欢叫他一声二哥,不仅是因为年纪,也是骨子里把他当成哥哥尊敬,但是出国那一阵子,他变了,变了暴怒无常,冰冷桀骜……”

    “后来,一直到他十八岁回来,还是这个样子,我原以为他就这样平淡孤傲的过一生,没想到,会遇到你……”

    “七月,你知道吗?”沐笙充满感激的眸子看着她,“你改变了他,起码,让他像一个人。”

    “我……改变了他?”苏七月有些迷茫的看着她,不是很明白她的意思。

    在她遇到靳凉城的时候,他已经是这个样子。

    对于她,从第一次见面,到现在,他一直都不曾改变。

    从始至终,淡漠,温和,有时候,还有些孩子气。

    靳凉城冰冷吗?

    是有过的……

    但她也明白,那不过是他的伪装……

    褪去那层伪装,骨子里的靳凉城,就是一个温柔到有些幼稚的人。

    只是这一面……

    他们不曾见到过罢了。

    所以……

    她改变了他?她不认为这点是存在的,只不过是……了解的问题。

    游离之间,一抹修长的身影一点点走到她的眼前,苏七月眨眨眼,抬眼看着他:“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刚回来,早餐。”靳凉城将打包的东西放在她面前的桌子上,转身去拿碗筷:“小笙留下来吃饭吗?”

    “我已经吃过了,就先回去了。”沐笙笑了笑。

    靳凉城轻嗯了一声,沐笙就已起身离开了。

    等将粥盛好,他才问了句;“小笙跟你说了什么?”

    “没说什么,就是在讲这些天的事情,白慕炀来过?”苏七月问。

    白慕炀……

    靳凉城的脸色蓦地沉了几分:“来过。”

    苏七月忍不住黑线:“你在乱吃什么飞醋?”

    靳凉城:“你想多了,我没有吃醋。”

    苏七月:“白慕炀是然然的男朋友,之所以帮我,是因为他也想对苏柔出手。”

    “初然的男朋友?”靳凉城有些诧异,他倒是没有想到这一点,白慕炀自己也没有提起,导致他以为他对自家小奶猫抱有什么不单纯的目的,看来,倒真的是他多虑了?

    “现在,心里平衡了?”苏七月白了他一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