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2章 小奶猫对他的感情
    靳凉城这才点头,褪去一身革履的西装,掀开被子躺了进去,正准备捞她,却发现她只能保持一个姿势躺着,一动就会牵扯到伤。

    “都躺上来了,不许动了,不然我就生气了。”苏七月急忙道,看了眼窗外的黑夜,语气酸涩:“睡吧,我知道你肯定好久没睡了。”

    小奶猫知道心疼他了……

    却是在这种情况下,以前,他多希望她对自己上心一点,但是如果是用她的伤换来,他宁可她还是以前那副态度。

    想到自己找到她的时候,她脸颊衣服都是血,却冲他笑的模样,他的心,就被狠狠揪着,疼的窒息。

    印象中乖巧无害的小丫头,竟然会拿起武器跟一群男子对战,都是因为他的保护不好,才会让她不得不变成这样子。

    想起自己答应他收回暗中保护的人,他就开始后悔。

    以后,这一点,绝对不能再听她的了!

    还有那通电话……

    如果,如果他早一点接,是不是,就能将完好无损的她带回来?

    自责,懊悔,愧疚,心疼……

    这些情绪,压的他心里沉重的无法呼吸。

    睡觉?

    他怎么可能睡得着啊……

    见他依旧那般盯着天花板,苏七月用没受伤的左手握住了他的大掌,声音轻柔,“睡吧睡吧,醒来,我还在你身边,不怕。”

    在女孩的安抚下,他紧绷的身子终于一点点放松下来,没过一会,三天没睡的他,就沉沉睡去。

    ————

    清晨的第一道曙光遍洒大地,苏七月就悠悠转醒。

    睡了很久,她一点也没有困意,昨晚靳凉城在身边,天灰蒙蒙亮她才眯了一会。

    身边的男子许是真的累了,双眼紧闭着,眼角的乌青少了些许,但还是很明显。

    苏七月在心里叹了口气,这个傻子……

    说实话,她不知道该什么形容自己,也不知道自己跟靳凉城到底是什么感情。

    她爱他吗?

    似乎,并不能肯定的说出爱这个字眼。

    她不爱他?

    可……

    她在临死前想的,都是他。

    重生以来,他是她唯一可以依赖的人,第一个给她帮助的人,也是,第一次有人说喜欢她。

    一直以来,他们的关系,太过顺利成章,平淡无波,相处下来,很舒服,很习惯。

    她依赖他……

    却不知道,自己到底爱不爱他。

    她害怕被抛弃,所以在听说他有未婚妻的时候,第一反应就是害怕担忧,万一他把自己当替身,她肯定毫不犹豫转身。

    可是,真的能如此潇洒吗……

    她爱他吗?

    看着男子深邃的轮廓,苏七月反复都在思考这个问题。

    乌黑浓密的眉锋,白皙温润的脸颊下,是精雕般完美的的轮廓,菲薄的唇紧抿着,即使是在睡着,他依然一身清冷,情不自禁的,她伸出手,抚上男子的眉宇,试图将那紧皱的眉头抚平。

    却不想,她的这番举动,让本来熟睡的男子瞬间清醒,睁开一双深邃的眸子看着她,有一道幽蓝闪过:“怎么不多睡一会儿?”

    “啊!”苏七月惊呼了一声,有些懊恼:“我把你吵醒了……”

    靳凉城笑了笑,握住她的手塞进被子里:“清晨有点凉。”

    “靳凉城,我刚才好像发现一件事。”苏七月也没反驳,仍由他将自己的手塞进去,这才开口:“你的眼睛,好像闪过了一道蓝色的光!”

    “我有四分之一的血统是外国人。”他道。

    “怪不得。”苏七月小声的嘀咕着,“就觉得你长的轮廓深邃的超乎我们的正常范围了,原来真的有外国血统。”

    将小丫头的声音一字不漏听了进去,靳凉城笑了笑,没有说话。

    这时,他忽然觉得怀里小奶猫的气息变了一些,不再似刚才那般的生机勃勃,低头看去,就看到她呆滞的双眼,忍不住戳了戳她粉嫩的脸颊:“在想什么?”

    苏七月回过神,后知后觉的抬起头:“在想你跟我。”

    “想我们?”他诧异的挑眉,“难道不是在想我一个人吗?”

    “在想我跟你的关系。”

    靳凉城:“我们的关系不是早就很清楚了吗?你是我的妻子。”

    苏七月:“我在想,我对你的感情。”

    瞬间,她感觉男子的身子紧绷了起来。

    小奶猫对他的感情啊……或许是在意的,但是爱情,倒没有太多,他知道……

    因为知道,所以,更加不愿意提。

    这宛若,是在他血淋淋的伤口上洒猝了毒的碎玻璃,让他更加疼,刻入骨髓的疼。

    下一秒,女孩的手,就抚上了他的脸,那双清澈如溪流的瞳孔,一瞬不瞬的看着自己:“我不知道自己爱不爱你,但是靳凉城,在我觉得自己快死的时候,唯一想的人,只有你。”

    闻言,他怔了怔,有些不可置信的抬起头看着她,心头,涌上一股欣喜:“这就够了。”

    他是她的唯一,起码……

    别的,他暂时不奢求。

    只要她明白,他会任何时候赶去保护她就好。

    只要她知道,自己危险的时候,打自己的电话,就好……

    爱?

    他可以慢慢等……

    将他的模样纳入眼底,苏七月心里没由来的酸涩,她收回手,看着窗外的阳光:“你再睡一会儿吧。”

    “不了。”靳凉城坐起来,“我去给你买早餐,你睡了三天了,不吃东西怎么行。”

    “我睡了三天?那么久?”她自己都没想到。

    “小傻子。”

    “我才不傻呢!哼!”

    靳凉城穿戴整齐,拍了拍她的小脸:“眯一会吧,回来我叫你。”说完,边走进了洗手间。

    苏七月倒是真的睡不着,等他洗漱结束出去之后,她才挣扎着想要下床,突然意识到自己三天没刷牙了,怪不得嘴巴里这么苦!

    她可忍不了这个……

    也不知道刚才离他那么近说话,有没有被嫌弃?

    想到此,她更加的觉得尴尬。

    她身上的伤大部分都是皮外伤,就是右肩膀那里,是刀伤,导致整个胳膊都无法动弹。

    至于后背的肋骨,就是疼,忍着点,也就过去了。

    折腾了半天洗漱,之后,她也不想躺着了,就坐在沙发上看窗外发呆。

    三天了啊……

    秦社的事情,是怎么解决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