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1章 失血过多
    “你来了……”

    靳凉城将搂进怀里,心疼的几乎窒息:“我来晚了……”

    苏七月朝他牵强的挤出一抹笑:“看我厉害不,打倒了那么多人。”

    “嗯,你最乖了。”

    男子泛着冷意的手遮住了她的双眼,眼神一片阴鹜暴戾:“接下来交给我。”

    苏七月已经力气再去回应他,直接倒在了他怀里。

    “你……你是……”蝎子男惊恐的看着他,以及那整齐的两排军队:“你是靳凉城?!”

    他身后的……

    是叶枭?!

    完了……

    他竟然动了靳凉城和叶枭的人……

    全都完了……

    蝎子男脸色苍白的跪在地上,面色灰暗。

    “小笙。”

    慕恩将沐笙抱起来,看到她的惨状,本来文弱儒雅的气质瞬间就被浓烈的杀意取代,一双眼,除了狠厉,就是猩红。

    敢动他慕家人!

    真是不知死活!

    “叶……叶教官?”角落里的萧离,这会才回过神,她被吓到了,被沐笙和苏七月满是是血的模样吓到,也被靳凉城和沐笙,以及他们身后的军队吓到。

    只是一瞬间,对上男子那阴鹜暴戾的眸子,她心里的胆怯就消散了,“七月肩膀中了刀伤,恐,恐怕失血过多。”

    靳凉城起身,踏着那地上的血,一身杀意如同从地狱里爬出来的修罗,将怀里的女孩交给叶枭,“去医院,这里交给我和小四。”

    “嗯!”

    叶枭重重点头,脸色十分阴沉。

    秦社,真的是不能留了……

    “叶教官,能不能,也带我去?”萧离挣扎着起身,祈求的看着他,她不管七月和叶教官是什么关系,她只知道,这两个女孩,为了她,差点没了性命。

    是她最珍贵的朋友!

    听到她的声音,靳凉城阴森着眸子,从牙缝里挤出了一个字:“滚!!”

    萧离脸色一白,眼眶里有泪水在打转,她咬了咬牙,顶着所有人的目光,追上了叶枭。

    怎么不讽刺?

    屋子里三个女孩,另外两个被打成那样,她完好无损……

    怎么能不怨?

    别说是靳凉城,就连叶枭,都对她没什么好感。

    开往医院的车离开了,门外的人,也一步步走进来。

    看着靳凉城手中的抢对准那个蝎子男的心脏,男子上前一步,却又顿住,站在了原地。

    这时,从门外,又走进来几个人。

    看到那个领头人,蝎子男本来死寂的目光充满了希翼:“少主!救我!!”

    下一秒……

    砰、

    他瞪着眼睛看着那开枪的人,一脸不可置信:“少,少主……”

    “谁给你的胆子,动不该动的人?”来人一身萧冷,眼神泛着冷芒,青涩的脸颊,却是全然不符合的阴暗。

    “是,是小姐……噗……”

    他话音未落,就被那人一脚踹出去,吐出一口血,在地上抽搐了几下。

    “小姐?”来人冷冷勾唇,“我们秦社,什么时候有了小姐?”

    蝎子男惊恐的看着来人,试图求饶:“是,是社长的女儿……苏,苏柔……咳咳……”

    砰、

    砰砰砰、

    这一次,他再也没有机会开口。

    靳凉城发了狠,所有的子弹都打在了他的心口,即使看着他彻底死去,眸子里的阴鹜丝毫不减,一直到,手枪里,再也打不出子弹,他将那抢丢在地上,从腰间又掏出了一把。

    扣动扳机……

    “二哥,二哥!!”慕恩有些无奈的声音传来,握住了他的手:“冷静点,好吗?他已经死了。”

    靳凉城没说话,突然,他反手扣住慕恩的手,将他甩了出去,一身的杀意,仍旧不减。

    慕恩捂着胳膊,眸色沉了几分,“二哥,嫂子和小笙伤的很重,我们去医院,这些人,我会带走。”

    小奶猫……

    男子泛着猩红的眸子总算是有了一丝温度,握着枪的手顿了顿,随即,他扣动扳机……

    砰、砰砰砰……

    整个屋子里的人,一个,也没有拉下……

    一瞬间,全部死亡!

    子弹打中的地方,皆是心脏。

    将枪丢在地上,他转身,大步流星的离开。

    自始自终,一言不发……

    越是这般,慕恩就越觉得此时的靳凉城可怕……

    “团长,这里有个小男孩。”穿着军装的军队,终于有人发现了角落里的萧离的弟弟。

    苏宣哲抬眼望去,男孩还在睡着,似乎对周围的一切一无所知。

    示意手下将小男孩带走,他自己,则是上了慕恩的车。

    医院里。

    手术室里红色的灯亮着。

    叮……

    “医生,人怎么样了?”慕恩急忙迎上去。

    “那个中了刀伤的女孩失血过多,需要输血,病人的血型是罕见的熊猫血,医院血库不足,你们有谁是?”医生焦急的问。

    熊猫血?

    苏宣哲眸光闪了闪,眼底划过一抹深沉。

    靳凉城看着身边的人,突然,慌了。

    慕恩摇了摇头,“我不是。”

    “我也不是。”白慕炀回。

    “我是!”突然,叶枭站了起来,沉着脸往手术室里走:“医生,抽我的血。”

    “病人失血很多,一个人恐怕不够,如果你有了什么意外……”

    “抽我的就行。”医生还想说什么,但看到叶枭那坚定的目光,只能将所有的话都咽了下去:“你跟我来吧。”

    …………

    洁白的床单,皎洁的月光,床上的少女,头上缠着纱布,一张脸苍白的没有丝毫血色。

    苏七月睫羽颤了颤,睁开眼,就对上了一双空洞暗沉的眸子,布满了血丝,有些可怖,仿佛能吸走人的灵魂。

    “小奶猫……”靳凉城哑着嗓子唤了她一声。

    “靳凉城。”苏七月抬了抬手,试图去摸他的脸,瞬间,小脸就疼的扭做了一团。

    “别动!”靳凉城一惊,急忙将她按住,“你想做什么,我帮你,你肩上的伤太重了,要有一阵子不能抬胳膊了。”

    苏七月看着男子疲惫的脸,长出了胡茬,眼眶下一片乌青,还有那血丝密布的瞳孔,心底一阵酸涩:“我左肩没事,你躺我左边来。”

    “不行!”靳凉城沉着脸,语气不容反抗:“你身上有伤。”

    苏七月有些委屈的撇撇嘴,“你要是不上来,我就哭给你看!”

    顿了顿,她又小声道:“我后背也好多伤,你上来,我趴在你身上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