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9章 苏七月被绑架
    闻言,也没客气,直接点头:“好,那我跟沐笙先走了爷爷,就麻烦堂哥了。”

    至于苏宣哲的意见……

    只要是苏老开口,他是不会拒绝的。

    所以,她直接略过了那人,拉着沐笙离开了。

    两人一走,苏老就呵呵笑了起来:“这小丫头,当我真看不出来她的目的啊?”

    说着,他拍了拍苏宣哲的肩膀,语重心长道:“七月这丫头从小就心思善良,跟苏柔可不一样,这一次,既然她肯开口,你就帮帮她。”

    苏宣哲沉默点头,没有拒绝。

    苏七月和沐笙再回到萧家外面的时候,就看到萧离推开门,一个人往外边走,两人对视一眼,顿时明了,看来萧父,是已经决定逼着萧离去换自己的儿子了。

    苏七月给苏爷爷打了个电话说完情况,急忙跟了上去。

    萧离一个人,指不定出什么事。

    镇子外郊,有一家废弃许久的工厂,多年前遭遇过爆炸,死了人,这宅子就没人敢动了,说是怨气重,看着萧离一步步往里面走,苏七月一张脸阴沉如墨。

    竟然逼着自己的女儿去死,怎么会有这样的父母?

    虽说苏成严也很恶心,但是自从知道自己可能不是他的女儿,苏七月早已不将苏成严当回事了。

    或许……

    两人蹲在一个大油桶后面,探出小脑袋看着尾随着萧离,苏七月在沐笙不解的目光下掏出一枚精致的耳环戴在耳朵上,这是她研制的通讯,上一次被绑架之后她就开始想办法保护自己了,这一次,刚好派上用场。

    “沐笙,将这个戒指戴上。”说着,苏七月强制性的给她安在了手上,小声解释:“我在想如果我们两个不敌里面的人被绑架了,这戒指能划开绳子,里面有个很小的刀片。”

    沐笙眸光微闪,看着自己被握着的手,有些僵硬的点头。

    大门被推开,从里面传来小孩子的哭声……

    “姐姐救我啊姐姐……”

    “姐姐爸爸来了吗?我想回家,我想爸爸……”

    萧离看着被捆绑住的自己弟弟,顿时急红了眼:“你们快放开我弟弟,我来了,不许再欺负他了……”

    彼时,苏七月和沐笙对视一眼:“上!!”

    砰、砰、

    两人刚起身,后颈一痛,眼前一黑,彻底没了意识。

    再次醒来的时候,苏七月发现自己被绑住,正靠在那废弃工厂的脏乱地上,她怔了怔,想起自己和沐笙被人偷袭的事情。

    “七月!你醒了!”萧离惊喜的声音传了过来。

    苏七月抬头,就看到同样被绑着的萧离,还有在一旁昏过去的小男孩,有些发懵:“到底怎么回事儿?”

    “上当了,萧离是诱饵。”沐笙清冷的声音在一边想起。

    她与苏七月背靠背,两个人都被绑着。

    苏七月眸色一沉,“我们才是目的?”

    “正确的说,只有你。”

    有人不惜利用萧离,就为了把她骗出江城架她?

    究竟是谁?

    不……

    会这么做的,只有一个人。

    苏柔。

    能够帮她的,也只有一家。

    秦社。

    说来也是,在江城秦社的人没办法动她,因为她随时都和靳凉城叶枭他们在一起,但是出了江城,可就没人救她了……

    理清一切,苏七月冷静的异常,“沐笙,戒指还在吗?”

    沐笙扫了一眼自己的左手:“在!”

    “我们互结绳索,注意不要被发现,待会可能有人进来。”

    “嗯。”

    身为京都慕家的小姐,从小,沐笙就养成了一个临危不乱的性子,虽然她不如自己的哥哥和叶枭他们强壮,但是比起一般女孩,还是会一些三脚猫的。

    砰。

    门被推开,几个高大威猛的男子走了进来,领头的人,是陌生的脸,只是那脸上的刺青十分的醒目,是黑的蝎子刺青,苏七月隐约记得这个人,也是个心狠手辣的主。

    “啧啧,真是不好意思了苏小姐,上头的吩咐,只能委屈你了。”蝎子刺青的男子笑眯眯的玩着手中的匕首。

    “上头的吩咐?秦封?”苏七月眸子里闪过一丝嘲讽。

    不是她不怕死,而是她要惹怒他,吸引他的注意,这样她和沐笙正在解绳索才能不被发现。

    “呸!你是什么东西,也配直呼我们社长的名字?”他身后的小弟狠狠啐了一口。

    “这些都不重要,在此之前,有一个人,想跟苏小姐,打声招呼。”蝎子男拍了拍手,立马有人将电脑摆放在了桌子上,摄像头正对着苏七月的状况。

    那镜头对面,是一张预料之中的脸,女孩长发散落,身上仅披着一件薄薄的纱衣,娇滴滴的问道:“姐姐,你看,我这个待遇对你,是不是最高礼仪?”

    苏七月冷笑:“我可没有你这么大的妹妹!”

    “姐姐真是傻了,我本来就是你妹妹啊,还是说,你不喜欢我对你这个礼仪,需要我更加温柔一点?”苏柔故作无知的眨眨眼。

    蝎子男会意,直接一刀插在了苏七月的肩膀,噗嗤噗嗤的鲜血疯狂的往外涌,疼的她脸色瞬间惨白。

    “哈哈哈,姐姐你可真是客气,竟然喜欢我这么对待你。”苏柔眸子猩红,一张脸布满了阴森和狠毒:“苏七月啊苏七月,你放心,我会看着你,将我所受到的折磨都还给你,我要让你身败名裂,我要全世界都知道,你是一个什么样的货色,我要踩着你的尸体你的血肉,一步步,往上爬!”

    “我只是把你对我做的都还给你了而已,还只是一两件事,你就受不了了?”苏七月沉着声,背后正在和沐笙的手纠缠着,冷不防被戒指上的刀片划出血,但也顾不上疼痛。

    左边的肩膀,疼的已经麻木。

    看到她痛苦的模样,苏柔疯狂的笑着,“苏七月,我该说你傻还是蠢,竟然去管不熟悉的人,要不然,你会这么轻易被我抓住吗?难道你忘记了,初然是怎么死的?”

    初然……

    苏七月那平静的眸子瞬间一片赤红,爬满了血丝,充斥着嗜血的杀意:“苏柔,我说过,早晚会杀你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