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6章 抱她去吃饭
    她没有推开他,只是安静的,乖巧的,仍由他抱着,直到他的呼吸恢复平静,才松开了她,给她系上安全带,面色依旧是之前那副淡漠的模样:“回家?”

    “被你啃成这样,我倒是想去学校!”苏七月愤愤不平的白了他一眼。

    随即,耳边传来男子的闷笑,他轻抚着她的唇,凑近唇角轻吻了一下,转弯,踏上了回家的路。

    原因为回到家他就要回公司,没想到,他竟一点也没收敛,回家之后直接将她抵在门板压着亲了十几分钟,然后,抱着她上楼,开始了新的一轮放纵。

    苏七月悠悠转醒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入眼的是他健硕的胸膛,上面有几道血色的抓痕,还有两排齿印,那是她承受不住求饶的时候,他不同意,她生气的时候抓的。

    她不争气的红了脸颊,头埋的更低了。

    靳凉城一直没睡,等到她醒来,大手一捞,将她捞了下来,下巴抵着她的额头,吻着她的发丝:“饿不饿?”

    “饿……”但是不想动。

    她觉得自己骨头都快散架了,浑身又酸又疼,一点也不想动。

    靳凉城看了眼时间:“那再躺一会,等会带你去吃饭。”

    苏七月闷声点头,扫了眼床头的闹钟,迷迷糊糊的闭上了眼睛。

    不知过了多久,依稀感觉有人在抓着她的手脚给她穿衣服,但是她累的眼皮沉重,一点也不想醒。

    彻底清醒的时候,已经是走在路上。

    模糊视线里,看到的是前面的驾驶座,似乎不是靳凉城?

    “嫂子你终于醒了!”叶枭惊喜的声音带着一丝揶揄,“我二哥真是一点都不懂怜香惜玉,就知道欺负嫂子,看嫂子连吃饭都累的不想动。”

    苏七月反应过来,顿时脸颊通红。

    靳凉城这个混蛋!

    竟然把她抱上了车去吃饭?

    “你怎么不叫我?”她瞪着那人,语气满是幽怨。

    “叫了,你不醒。”

    苏七月:“……”

    都怪你!都怪你!

    哼!

    “对了,我的手机呢?”苏七月忽然想起来苏柔的事情。

    那个时候苏柔一直站在那里不走,她就给风华娱乐的负责人打电话,随便找个由头把她骗走了,但到底是骗的,真的给苏柔出名的机会?

    不可能!

    靳凉城将手边的小包递给她:“诺。”

    苏七月翻着消息,总算是知道了靳凉城突然跑去接她然后又压榨她的原因。

    苏宣哲,接了她的电话?

    还给靳凉城发了信息?

    “我堂哥跟你说话了?”她不敢相信。

    靳凉城摇头:“没有,接了电话一直不说话,后来给我发了信息。”

    “我猜也是,他一直都不说话的,除了对爷爷,其他任何人都别想让他开口。”

    “这是为什么?”一边的慕恩忍不住扭过头。

    “据说小时候被绑架,因为那次的事情,他的爸妈都去世了,留下他一个人,虽然后来他从军,但是也都不曾听他开口说话。”除了爷爷。

    “从军?”叶枭来了兴致:“嫂子我也是军人,你堂哥叫什么啊?”

    “苏宣哲。”

    苏宣哲?!

    “怎么感觉有点耳熟呢?”可就是……想不起来。

    苏宣哲……

    没有人注意到,安静的靳凉城,听到这个名字,眸光闪了闪。

    上一次苏苏柔发给了她小奶猫和别的男人在一起的照片,虽然视频不在意,但是照片,他怎么可能不去查那几个男子的身份,其中一个,就是苏宣哲。

    为了陷害小奶猫,竟然用这种拙劣的骗术?

    她就不怕被自己拆穿?

    还是说,她觉得他靳凉城是个没脑子的人?

    车子停下,几人走进一家略带古风味道的餐厅里,随处找了个座位坐下。

    这里的座位都是独立的,一边还有屏风遮挡,可以说是一个十分雅致的地方。

    “说起来,今天去爷爷家里,遇到了一件特别不痛快的事情。”点完餐,苏七月就忍不住道。

    “遇到了什么?”靳凉城递给她一杯水,问。

    “苏柔啊!”

    “自从知道了她比我还大,听到她叫我姐姐,浑身都难受!”

    “噗嗤……”叶枭直接笑出了声,“我没听错吧?苏柔比嫂子还大?这事是怎么知道的?”

    “司谨看出来的。”

    慕恩扶了扶眼眶,唇角扯出一抹笑意:“算她倒霉吧,竟然碰上司谨。”

    “等等,那要是苏柔比嫂子还大,又是苏成严的女儿,那嫂子的妈妈岂不是……”后知后觉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的叶枭,猛的噤声,忐忑的看着自家二哥。

    说到这个,苏七月面色沉了几分,放下了手中的杯子:“我今天,发现了一件事。”

    闻言,她身旁的男子身形几不可闻的僵硬了一瞬。

    便听着她接着道:“我去苏家的老家看了苏成严和我妈妈结婚时候的照片,但是发现,照片上的苏成严的妻子,虽然有些像我的妈妈,但并不是记忆里的我妈妈。”

    “所以……我好像不是苏家的孩子。”

    “爷爷说,我小时候去了京都,找到我的时候,是从人贩子那里找到的,他很多年都没见到过我,我看了小时候的照片,照片上的人,虽然很像我,但是感觉,不是我……”

    她到底是谁?

    苏七月……不是她……

    说来可笑,活了两世,竟然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

    砰、啪、

    玻璃杯子碎了一地……

    苏七月猛的被惊醒,急忙看向身旁的人:“怎么了?伤到没有?”

    “没事。”

    靳凉城有些仓皇的低下头,生怕被她看出自己眼神和脸上失控的情绪,“我去叫人打扫了。”

    苏七月看着他的背影,只觉得有些莫名其妙。

    靳凉城,是一个容易手滑的人吗?

    叶枭和慕恩对视一眼,纷纷看到了彼此眸底的那抹深沉。

    看来,二哥果然是有秘密的。

    不过,说到苏七月的身世,叶枭也是十分的好奇,毕竟他家二哥之前一直在国外,十八岁之后才回来的,之后便一直待在京都,而后,便是一年前,他来到了江城,突然决定留在江城。

    京都所有的东西,他都抛弃了……

    他想过二哥留在江城的原因,但是查不出来,也想不到。

    一直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