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5章 红着脸躲在他怀里
    这种诡异的情绪,脱离了她自己的掌控,她抖着手,抽出了一张三人的合影放在自己包里,合上了收藏册,有些疲倦。

    对未知的恐惧,对过去的恐惧,对当下的迷茫。

    种种情绪,压的她有些喘不过气。

    屋子里很干净,苏七月直接躺在床上,疲倦的闭上了双眼。

    不知过了多久,虚掩的门被推开,苏宣哲走了进来,看着床上的女孩,和桌子上的收藏册,先是一怔,然后将一旁的被子给她盖上,悄无声息的出去了。

    他留意到苏七月的脸色有些苍白,似乎身体不好的样子,但是觉得无碍,他在部队也受过很多伤,都是小事。

    走到门口时,被一阵急切的手机铃声给叫了回来。

    苏七月并没有醒来,苏宣哲只好接了他的电话。

    “小奶猫??”

    那边传来的是男子的声音。

    苏宣哲怔了怔,看着手机屏幕上的“靳凉城”三个大字,好半天没反应过来。

    没有听到回应的靳凉城,声音顺瞬间就冷了下来:“你是谁?”

    回应他的,依旧是死一般的宁静。

    即使那边没人开口,直觉告诉他,此刻拿着苏七月手机的,绝对是一个男子。

    能够拿着小奶猫手机的男子,他印象里,除了景梵宇,似乎找不到第二个。

    可这个人,绝对不是景梵宇!

    苏宣哲拿着手机沉默了几分钟,那边先挂断了电话。

    看着床上还在沉睡的女孩,犹豫片刻,他给那打电话的男子编辑了一条短信发过去。

    至于两人的聊天记录,他直接当做是没看到,也不在意。

    叮咚——

    「她睡着了,你过会打来吧。」

    亮着屏幕上的刺目的字眼,让靳凉城猩红了眼眸。

    到底是谁?

    他可以理解成,这是在向自己宣战吗?

    小奶猫竟然跟他睡在了一起?

    不淡定了,他彻底不淡定了。

    “叶九!!”

    “嗯?”正在一旁玩游戏的叶枭一脸茫然,“怎么了二哥?”

    “查查小奶猫今天去哪了。”说完,他重重将自己的手机扔到了桌子上,发出砰的响声。

    叶枭一惊,生怕他生气做什么无法挽回的事,急忙去查苏七月的行程。

    最后,得到的结果,让他彻底松了口气:“二哥你不用担心,嫂子回镇上老家了,她的爷爷在那里,还有堂哥小叔。”

    堂哥??

    靳凉城那犹如暴怒的野兽般阴森可怖的气场,瞬间被安抚了,紧绷的神色松松动了一瞬,脸色没有那么冰冷了。

    下一秒……

    他不知想到了什么,猛的起身,冲了出去。

    看着那被关的震天响的门,叶枭愣了好一会儿,又默默坐回去玩自己的游戏了,团战不能死,不能死!

    漫天的血红。

    刺目的洁白,以及那股扑面而来的窒息和疼痛。

    不知道是第几次做这个梦,同样的场景,一幕幕,一次次,看着妈妈被人杀死,从自己的眼前,苏七月十分的无助和绝望。

    噩梦一直在循环,她的精神几乎崩塌疯魔。

    为什么没有人来救妈妈,为什么……

    为什么小时候的事情,她什么都不记得?

    为什么这个噩梦,一直都在循环,她已经眼睁睁的看着妈妈死在自己面前几十次了……

    为什么,没有人把她叫醒……

    床上的女孩,泪水从眼角划落,汗水浸透了发丝,粘在一起,手,胡乱的挥舞着,口中在说着什么。

    苏宣哲面色凝重的看着她,终于意识到了事情好像不对劲。

    想了想,他推了推床上的女孩,试图将她推醒。

    推了几下之后,苏七月仍旧没有丝毫醒来的迹象,他薄唇紧抿着,一言不发的起身,手中拎着一盆水回来,直接对着苏七月浇了下去。

    哗啦啦……

    “咳咳……”

    苏七月差点被呛到,咳嗽着从床上坐起来,一身的冰冷。

    见状,苏宣哲放下手中的盆,拿着她的手机,打了几个字给她。

    苏七月揉着疼的不行的脑袋看着他,朝着他虚弱的笑了笑:“谢谢宣哲哥。”

    不管是用什么方法,他是将自己从噩梦里唤醒了。

    将手机还给她,苏宣哲转身出去了。

    不知是不是他的吩咐,刘妈拿着一条崭新的裙子推开门:“哎呀,大小姐,您怎么搞成这个样子?快去洗个澡换上衣服,这些都是太太以前的衣服,你先穿着。”

    苏七月没拒绝,起身走进了洗手间。

    再出来,屋子里空无一人,只有床上的手机,一直响个不停。

    靳凉城!!

    看着这十几个未接电话,苏七月暗道一声不好,“喂……”她小声的叫了一声。

    “为什么不接电话?”靳凉城的声音,充满了焦急,夹杂着车子的鸣笛声,似乎是在开车。

    “我睡着了……”她的语气,充满了心虚。

    “我快到你们镇上了。”他道。

    “啊??”

    苏七月怎么也没想到,就因为她没接电话,这厮竟然找上了门。

    “你在镇口等着我吧,我去跟我爷爷说一声。”

    “嗯。”

    匆忙挂断电话,想着苏老还在休息,苏七月跟院子里的刘妈打了声招呼,就离开了苏家。

    出了苏家,远远就看到路边停着的那一辆标志性的银灰色跑车,好在这个时间镇上也没人,苏七月扫了一圈,小跑过去,打开车门进去。

    “你怎么来了?我就是来见我爷爷的,晚上之前肯定会回去的,你……唔……”

    看着眼前那张放大的容颜,她当场怔住。

    腰,被他搂的很紧,强有力的臂膀将她死死禁锢着,手穿过她的黑发,扣住脑袋,加深了这个吻。

    他的吻,不同以往的轻柔怜惜,而是带着一股掠夺和强势,重重的抵着她的唇瓣,啃噬。

    苏七月从他的吻里感觉出了他的害怕,不知道是什么让他失控成这个样子,她反抗的手僵了僵,放在了他的背,闭着眼睛回应他。

    得到回应的男子,先是一怔,随即更用力的吻她,仿佛要将她刻入骨血。

    这个吻,一直持续到两人都剧烈的呼吸着,身子滚烫,他才松开了她。

    苏七月红着脸躲在他怀里,眼波如丝,嘴唇泛着火辣辣的疼,不用想也知道又肿了。

    “可是出了什么事?”

    她看着男子深邃的轮廓,追问道。

    “没有、”靳凉城将头埋在她的颈窝,呼吸有些粗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