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2章 好羞人
    吃醋……

    她想过很多个原因,但是唯独没想到,他会是吃醋了!

    两人之间吵架最根本的原因,不是他不相信她,也不是她不相信他。

    而是,他吃醋了?

    苏七月简直不知该说什么才好……

    “你从来都没用那么温柔充满爱的眼神看过我,一次都没有……可是,你曾经每天都那么看着他……”

    怎么办还是好嫉妒……

    “那时候我喜欢他,当然看他的眼神不一样了。”苏七月此刻的心情真的是,十分的无语。

    “那你怎么不用那种眼神看我?你不喜欢我!”

    “……”

    她怕是跟他没话说了。

    等不到回应,靳凉城的不满蹭蹭的往上涨,语气莫名的笃定:“你不说话了吧?你就是不喜欢我!”

    苏七月:“……”玛德智障!

    “我那时候暗恋他两年,跟他谈恋爱两年,我才认识你多久?我们才在一起多久?”

    时间……

    靳凉城心里又是一堵,极度的不平衡!

    胡说!

    我认识你十一年了,你怎么不喜欢我?

    虽然很想这么说,但他硬生生忍住了,毕竟有些事,若是说了,那就是万劫不复!

    思及此,他抱着怀里的人,极度的不安,“小奶猫,你是不是嫌弃我比你大?”

    苏七月直接就怔住了,不可思议的看着他:“我什么时候这么说过了?”

    虽然他的确是比她大了整整七岁,但是她压根就没在意,在她眼里,不管在外面怎么样,但在她面前,他跟个孩子似得,就知道耍无赖,有时候还撒娇,哪里像是一个大她七岁的人?

    可没想到……

    原来他内心深处,竟然会在意这个。

    深吸了口气,语气从未有过的认真:“靳凉城,我从没在意过年龄的问题,你记住,我既然答应跟你在一起,那就是接受你的所有。”

    他幽暗的眸子紧锁着她,半晌,才长长舒了口气:“对不起,那天,真的对不起,你不要生气了,好不好??”

    “我真的就是一时嫉妒所以才……”

    “小奶猫,都这么多天了,你要是消气了,你就跟我说一声,你要是还没消气,我继续藏起来,反正,我带了望远镜,也能看到你……”

    噗!

    望远镜!

    苏七月心里好不容易涌上来的那一丝无奈和柔情,因为这句话,直接喷了。

    这个男人……

    简直……

    让她又生气又心疼!

    将画板收起来,递给他:“拿着,我们回去了。”

    “小奶猫?”靳凉城先是一怔,随即,一阵狂喜,激动的接过那画板,看着已经踏出脚步的背影:“等我啊小奶猫。”

    苏七月走了几步,突然顿住了,转头看他:“你住哪?”

    靳凉城看了她一眼,有些不好意思的道:“你对门……”

    苏七月:“……”

    这怕是个假的总裁。

    旅馆的人一般在屋子里都是关门的,走廊里安安静静的,苏七月伸手去要画板:“给我,我回去了。”

    “你不陪我了?”他伸手揪着她的袖子,可怜兮兮的,那模样,生生给了苏七月一个她是负心汉的错觉。

    无奈的叹了口气:“开门啦你!”

    靳凉城可怜兮兮的面容,瞬间勾着一抹预约的弧度,眼底闪过一丝得逞的笑意,将门打开,拉着她走进屋。

    屋子里只有一个简单的单人床,桌子上摆放着很多抽完的雪茄,还有一股浓郁的烟味。

    苏七月怔了怔,这厮,又抽烟了!

    在她打量屋子的时候,他从背后拥住了她,头抵在她的肩膀:“今晚不回去了,好不好?”

    苏七月有些不好意思的推了推他,这厮语气里的暗示太明显了。

    “小奶猫。”

    “去洗澡!”

    话音刚落,靳凉城果断松开了她,走进了浴室里。

    苏七月给沐笙发了信息,说是住在了镇上朋友家里,明天回去。

    等她将画板摆放好,靳凉城披着宽大的浴袍就出来了,松松垮垮的,露出了大片蜜色的胸膛,凌乱的发丝还在滴着水,顺着脖颈,一直滑入胸膛,继续往下……

    苏七月不争气的红了脸,路过他身边的时候,瞪了他一眼,这才走进浴室。

    等她泡完澡准备出去的时候,这才想起来,自己没有换洗的衣服!

    浴室里只有一件宽大的浴巾,纠结了一会儿,她还是将那浴巾裹在了身上,露出了白皙的肩头和锁骨,沐浴过的皮肤,泛着一层淡淡的绯红。

    刚一出浴室,她直接被人打横抱起,放在床上就是一通狼吻。

    没有任何阻拦的浴巾,只是一块遮羞布,被他直接扯掉丢在地上,压了上来,轻吻着她的唇,手在她腰间不重不轻的捏着,一路往下。

    苏七月陡然一惊,抓住了他的手,“不要太过分!”

    靳凉城又委屈了:“小奶猫……你是不是不喜欢我?”

    苏七月:“……”

    你能体会那种,一个俊美到引人犯罪的男子,裸着身子趴在身上,一脸委屈的冲你撒娇问你喜不喜欢他的情景吗?

    她都想直接上了他!

    好在,她不是那种没有理智的人,有意无意扫了一眼床角:“你有……那个吗?”

    靳凉城秒懂,瞬间,犹如泄了气的皮球,头埋在她的颈窝里,郁闷的咬着她:“没有……”

    闻言,苏七月笑出了声。

    下一秒……

    男子忽然起身,将自己的浴袍给她盖在身上,套上了自己的衣服,临走时,恶狠狠威胁了一句:“等着我,敢跑就让你三天下不来床!”

    苏七月以为他会回来的很慢,便起身走到洗手间里将自己的衣服都给洗了,结果衣服刚丢进洗衣机,就听到了开门声。

    沾着水的手,还没来得及擦干,就看到他走进来,一把揪住了她,又将她重新按到了床上。

    手里拿着一个小盒子,冲她扬了扬。

    苏七月恨不得将头直接塞进枕头里,好羞人……

    高大威猛的身子压下来,热气喷洒在她的颈窝,他三下五除二解开浴袍,自己的衣服不知道什么时候也都零散的丢在了地上,将她圈在怀里,凑近她的耳边,语气充满了蛊惑:“你……要我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