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4章 不闹了,嗯?
    苏七月看到他,似乎震惊,眸底一片欣喜,很快,她那道欣喜,就被浓浓的落寞填满,垂下了脑袋,“小宇生我的气,他出国了,你不是小宇……”

    “老大,我是小宇啊,我什么时候出国了?”景梵宇当场就懵逼了。

    嗅到浓郁的酒味,他才明白:“老大你是喝醉了说胡话呢?”

    苏七月瞬间就炸毛了,蹭的一下从沙发上站起来,小手指着他:“你才乱说话,我说的都是真的,爱信不信,哼!”

    “好了不闹了,嗯?”靳凉城握住了她的手,温和的声音尽量的在安抚她,顺着她的情绪说话,“你不想回苏家,那我们就回我们的家,好不好?”

    苏七月弥漫着水雾的眸子闪烁了几下,长长的睫羽轻颤,咬着下唇纠结了一会儿,轻轻点了点头。

    然后,朝他伸出了手:“抱……”

    靳凉城依言将她抱起来,扫了一旁愣住的两人一眼:“去开车。”

    四人一个接一个离开,景梵宇也准备离开了,虽然不知道到底怎么回事儿,但看这一地狼藉,也肯定是出了事的,他往里面看了一眼。

    也就是这一眼,他看到了奄奄一息的宋平。

    脑海里闪过一丝的纠结,最终,他还是关上门出去了。

    宋平被打成那个样子,绝对是自找的,他不傻,看这地上,还有刚才酒店里说三楼传来的枪声,以及苏七月莫名其妙就醉醺醺的模样,事情他已经猜出了大概。

    所以,他一点也没有同情他!

    人都走了,君悦的经理才颤颤巍巍的从楼上下来,打了120,将宋平送进了医院,至于若姐,早在靳凉城关门的时候,已经被带走了,就算救得回来,也是个残废了。

    ——

    车厢里。

    慕恩坐在副驾驶,叶枭默默的开车,两人的眼神时不时透过镜子去看后座的两人。

    苏七月很乖,就是有些迷糊,躺在靳凉城的腿上,手揽着他的腰,缠着他撒娇:“靳凉城你给我唱首歌,我想睡觉了~~”

    噗……

    叶枭一个没忍住,喷了……

    开什么玩笑,让他家那个沉默寡言的二哥开口唱安眠曲?

    怎么可能!!

    慕恩也露出了笑容,他倒是有些期待。

    在两人那热烈的注视下,靳凉城看着怀里的女孩,眉眼尽是柔情,薄唇轻启:

    “it\”sabeautifulfeeling

    whatwegotdeepinside

    wegotafmethatwillstforever.

    ……”

    低沉富有磁性的嗓音,带着淡淡的沙哑,唱着标准的英文,慕恩和叶枭都是第一次听靳凉城唱歌,而且,还是那么深情的语气。

    简直听懵了两个等着看笑话的熊孩子。

    只是,他们俩还没来得及多听两句,就听到后座的苏七月无比的嫌弃的吐槽了一句:“别唱了,难听!”

    叶枭慕恩:“……”

    姐姐,你的耳朵需要拯救!

    他家二哥的嗓音,绝对适合唱歌!

    而且,还是唱歌非常迷人的那种!

    你是怎么觉得难听的?

    靳凉城自己倒是没多大反应,听到苏七月说难听也就不唱了,轻拍着她的后背,柔声问了句:“那你还睡不睡?”

    她委屈的看着他:“我睡不着……身子疼……”

    “我是不是受伤了??”

    何止是受伤……

    苏七月的皮肤十分的娇嫩,平时嫩的能掐出水的那种,白皙的握一下就能露出一圈红痕,这会,被打成那个样子,看上去就狰狞恐怖。

    再加上她又从小到大没吃过什么苦,靳凉城都觉得她要疼坏了。

    可偏偏,她不哭不闹的,虽然喊疼,但是泪都没掉一滴。

    坚强的让人心疼……

    他没回答她,只是抱着她,车子停在了苏七月的家门口,叶枭打开车门,看着靳凉城将她抱出来,用一种极其诡异的姿势掏出了钥匙,打开了家门。

    两人这是第一次来到靳凉城在江城的家,也没想到是苏七月的,没客气就跟进去了。

    进屋之后,靳凉城抱着苏七月往楼上走,她却伸出头盯着他:“我饿了,不睡觉。”

    他只能又折回来,将人放在沙发上,挽起衬衫袖子,走进了厨房。

    靳凉城离开了,叶枭好奇的看着苏七月,汹汹八卦之火燃烧着:“小嫂子,你叫什么名字?”

    “唔……”苏七月想了想,认真的掰着手指数了数,比出了两个手指。

    “这是什么意思?”叶枭看不懂了。

    “就是我有两个名字的意思呀!”苏七月一副你好笨的模样看着他。

    叶枭内伤了,不死心问:“那你两个都叫什么?”

    “苏小萌,苏七月……”

    叶枭眼前一亮,趁热打铁:“小嫂子你什么时候认识我二哥的?”

    苏七月拖着下巴,思考的时候睫羽忽闪忽闪的,脸色红扑扑的,十分可爱:“就是某一天,一觉醒来,发现他睡在我床上,然后他让我嫁给他。”

    噗嗤……

    慕恩也来了兴致,“小嫂子,我二哥为什么会出现在你床上?”

    “大概是因为,我长的好看?”苏七月呵呵一笑。

    叶枭:“……”

    慕恩:“……”

    对视一眼,还是不甘心,“那你觉得,我二哥是个什么样的人?”

    苏七月一瞬不瞬的盯着他,缓缓,伸出手又比了两根手指。

    叶枭一拍大腿:“我懂了,小嫂子你说我二哥很二对不对?”

    “不对!你才二,你全家都二!”听到有人说靳凉城二,她不乐意了,气呼呼的瞪着叶枭。

    厨房里,正在给她煮面的靳凉城,因为女孩的维护,冷了一个晚上的脸色柔和了几分,心里甜丝丝的。

    “那你比二是什么意思?”叶枭被吼的愣了好一会儿,才弱弱的又问了一句。

    苏七月朝他神秘一笑,举着那两根手指,有些得意:“猜不到了吧?就知道你傻,这么简单都看不出来,这是耶!”

    !!!

    叶枭当场就给跪了!

    你都喝醉神志不清了,为什么还会逗着他玩?

    他看着自己的手,比了个二,怎么看都觉得是二啊!

    下一秒,苏七月一巴掌打掉了他举起的手,义正言辞的说教:“哼,这是胜利者的手势,你输了,不许比!”

    叶枭:“……”尼玛!

    靳凉城端着一碗面放在苏七月的面前,轻柔的摸了摸她的小脑袋:“不是饿了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