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3章阿城哥哥
    若姐趴在地上,眼皮沉重的抬不起来,身体里的鲜血大量的流失,四肢已经僵硬了,她却连开口都没办法。

    如果早知道那个女孩来历这么大,她绝对不会这么做的……

    可惜,此刻她的祈祷悔恨,没有任何人可以听到。

    咔——

    扣动扳机的声音——

    她绝望的闭上了双眼,静静的等待死亡。

    “靳凉城……”糯糯的声音,女儿家撒娇似的控诉,在这死寂安静的房间里犹如平地惊雷,谁也没想到女孩竟然在此刻醒了过来。

    靳凉城握着枪的手骤然收紧,生怕自己此刻的模样被女孩看到,他扫视了一圈,却发现并没办法将枪放在她看不到的地方。

    最终,是叶枭上前一步,看着他家二哥举足无措的模样,将枪夺过来,别在了自己的腰间。

    苏七月揉着眼睛一步步走到了他的面前,她脸颊泛着一层浅浅的红,看到男子此刻骇人的模样,朝他扬起一抹大大的微笑:“你什么时候来的?”

    因为脸上的红肿,这明媚的微笑,落在他的眼里,并不是平日的温暖,而是无边的心疼和自责。

    他抖着手,缓缓抚上了她的脸颊。

    却在触到女孩脸颊的那一瞬,女孩抽吸了一口冷气,“疼……”

    靳凉城蠕动了干涸的唇,想说什么,女孩却已经自顾自的搂上了他的腰,喃喃道:“没事没事,别怕……”

    !!!

    叶枭和慕恩被苏七月这举动吓得大惊失色,这妹纸怎么回事儿,她是怎么看出他家二哥害怕的?

    苏七月脑袋不清不楚的,发现靳凉城腰板挺直,身子僵硬着,瞬间就不乐意了,撇着嘴瞪着他:“我都安慰你了,你怎么不笑?!再不笑我就生气了!”

    说着,她当着别过头,傲娇的冷哼了一声。

    这是……

    叶枭和慕恩对视了一眼,怎么回事儿?

    将苏七月送进来那个女子忐忑了看了几人一眼,小声解释道:“这位小姐在生理期,所以没给她下药……给她灌了几瓶酒……”

    所以这会,苏七月是喝醉了。

    她的话,让靳凉城的眼角瞬间就染上了丝丝猩红,“滚!!”

    中气十足的吼声,吓的苏七月一愣张了张嘴,话没说一句,眼泪啪嗒啪嗒的就往下落。

    “唔……靳凉城你凶我!”

    “没有,不是凶你。”靳凉城慌乱的去给她擦眼泪,又怕碰到她微肿的脸,有些笨拙。

    他扫了一眼叶枭:“去拿医药箱。”

    “为什么要拿医药箱?你受伤了吗?”苏七月不明所以的看着他,好奇的瞪大了眼睛。

    灵动的眸子忽闪忽闪的,等待着他的回答。

    女孩的模样十分的娇憨天真,靳凉城看在眼里,心更加疼了……

    “乖,受伤的不是我,是你。”

    苏七月瞬间就不乐意了,“你胡说!我怎么可能受伤!”

    说着,她就转身往沙发那里走,一边走一边自言自语:“哎呀,腰疼……唔肚子也疼……”

    最后,她有些气急败坏:“玛德怎么哪都疼?”

    叶枭没动,看着她的模样,提议道:“二哥,你还是先带她回家吧。”

    靳凉城怔了怔,是啊,他怎么忘记了,这会还在外面呢,瞧他,都傻了。

    他上前两步,蹲在苏七月的面前,轻声轻柔的问:“七七,我们回家吧?”

    “我不回家。”苏七月有些委屈的看着他,手抱着膝盖蜷缩在小沙发上,摇着头道:“家里有我爸,还有苏柔,有陆子明,我不回家,我回家他们就把我送进精神病院了,精神病院的医生总是欺负我,我害怕……”

    精神病院……

    他不知道自己是第几次听到她提起,看着她每一次提起时候的恐惧和反应,不止一次的想过。

    这些事,对于小奶猫来说,真的发生过,还是一场梦?

    她的语气,真实到让他不得不相信。

    但是他也知道,这些,都没有发生过。

    如果可以,他也希望只是一场梦,这样,她就不会这般难过……

    没等他再次开口,就听抱着膝盖的苏七月小声道:“我想阿城哥哥了,阿城哥哥去给我买棉花糖了,让我等他,可是我等了他十几年了,他都没有回来……”

    砰。

    靳凉城手中,刚给她倒的水,摔得支离破碎。

    他不可置信的看着她,眸底竟隐隐泛红。

    “你……知道……”

    “嗯??”苏七月不明所以的看了他一眼,又看了自己一眼,痴痴的笑了,语气带着天真和疑惑:“说起来,阿城哥哥是谁,我为什么要想他……莫名其妙的……”

    靳凉城心底好不容易因为刚才那句话汇聚起来的甘甜和热火,被这一句话,浇灭的彻底。

    原来,她还是什么都不知道……

    刚才那句话,是在酒精的作用下,潜意识的想法……

    她失去了那些记忆,但是身体却记得,所以才会说出那句话。

    天堂地狱……

    靳凉城觉得自己要疯了。

    叶枭和慕恩全程就在一旁看着,都是一脸的莫名其妙,这女孩到底跟他家二哥是怎么回事儿?二哥什么时候认识一个女孩十几年了,他们怎么都不知道?

    他们可是一起长大的兄弟,没道理啊!

    咚咚咚——

    咚咚咚——

    急切的敲门声,一阵接着一阵。

    靳凉城眉头紧皱,刚压下的暴躁又蹭蹭的往上升。

    下一秒——

    砰、

    门直接被踹开!

    “老大,你在哪呢?你们谁动了我……老……大……”看清楚一屋子的狼藉,景梵宇当场就呆住了,最后,看到苏七月完好无损的坐在沙发上,他才松了口气。

    这才注意到,屋子里都是陌生的人。

    但是有一个人,蹲在苏七月身边那个,他知道,是靳凉城,也是叶教官。

    老大和他,关系很亲密。

    看来,什么都没发生,老大没有被欺负……

    景梵宇上前,没等靳凉城发怒,果断一个九十度的鞠躬,“姐夫好!”

    叶枭和慕恩:“……”

    靳凉城:“……”

    也不管几人震惊的眼神,他直接过去看苏七月:“老大你没事吧?对不起我没及时出来找你……”

    “小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