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0章 被抓
    景梵宇:“哼,我老大那是低调,不像某些人,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被甩了又恬不知耻的缠上来,人家不愿意搭理他就开始四处诋毁谩骂,恶心,看到他我就膈应!”

    “够了!”

    陆子明紧握的双拳青筋暴起,任何一个人就受不了景梵宇这般不留情的羞辱,更何况是自视清高的陆子明?

    “景梵宇,你是海景的少爷,但是我陆子明也不差,你再这么羞辱我,休怪我不顾同学间的情义!”

    “啊呸,劳资跟你什么时候有过同学之间的情义?”

    “景梵宇!!”

    眼看事情就要闹得一发不可收拾,林傲急忙过来打圆场:“好了好了,都是老同学,今天出来就是玩的,大家吃好喝好,来来来,景梵宇你迟到了,自罚三杯~!”

    “还有苏七月,自罚!”

    景梵宇眉头紧皱:“我老大酒我替她喝了。”

    “别呀,这多没意思?大家见一面不容易,七月,你不至于这么不赏脸吧?”林傲一本正经道。

    苏七月垂睫,眸光流转间,面容一片淡然,端起桌子上的酒杯,一饮而尽。

    顿时,整个包厢的气氛都热了起来,林傲招呼着人:“满上满上,还有两杯,景梵宇,七月都喝了,你一个大男人还想推辞?”

    景梵宇无奈,三杯酒下肚,苏七月竟觉得脑袋昏昏沉沉了。

    上一世她的酒量很好的,所以刚才才会那么直接喝下了酒,可是这一世,酒量似乎并不太好。

    为了保持理智,苏七月掐了掐手掌的薄皮,起身,“我去下洗手间。”

    说完,不等众人有所反应,拎着自己的包就离开了包厢。

    出了包厢,她的步伐就有些东倒西歪了,眼前的景色一再变幻,好好的走廊,竟被她看成了两三个,虚晃的不停。

    “唔……”

    强迫自己清醒,她终于到了洗手间,用凉水清洗了脸颊,发现面色滚烫的不行。

    在洗手间用凉水冰了一会儿,苏七月倒是觉得自己清醒了不少,走廊里并没有什么人,想了想,她去一楼的大厅里拿了瓶冰水。

    回来的时候,她只顾着灌自己水醒酒,没注意撞到了一个人。

    “哎哟~哪个不长眼的东西?”

    男子从地上站起来骂骂咧咧的,待看清楚苏七月的面容,肥胖的脸上爬满了笑容,眼神一直往她胸前瞄。

    “不好意思这位先生。”

    这男子看她的眼神太过不友好,想着还是赶快离开,苏七月不自觉加快了脚步。

    突然,那肥胖男子一把扯住苏七月的胳膊:“小姐,你喝醉了,来我扶你。”

    “滚!”苏七月面色沉了沉,甩掉了他的咸猪手。

    “嘿嘿,小娘们性子还挺烈啊,你知不知道我是谁?我是风华娱乐的老总!”男子摸着被苏七月的手拂过的胳膊,当着苏七月的面,伸出舌舔了下,一脸沉醉。

    苏七月只觉得浑身都难受起来,转身就准备离开。

    “你要是回心转意,就来找我啊,我能让你大红大紫!”他冲她的背影喊了一句,似乎笃定了苏七月会去找他。

    风华娱乐是江城数一数二的娱乐公司,也是之前苏柔去的那个公司,就算是再多人向往,可她苏七月,就是不屑!

    苏七月在转了个弯,回到了203的门口,看着眼前的门……

    未来得及推门,突然,她的头发被一股大力扯住,还有两个人从后面拉住了她的胳膊、

    苏七月惊恐的瞪大眼,还没开始呼救,那人就早有准备似得,用一块布塞住了她的嘴。

    隔着一道门,景梵宇还在焦急的等着她回去。

    他绝对想不到。

    苏七月,就在他的眼皮底下,被人拖走。

    苏七月被人拖进了一个带进了一个围着一堆女人的房间,屋子里的女人都穿着暴露的衣服,若隐若现的,各种烟酒味混杂,还有空气中若有若无的异样气息。

    这一切,充满了奢靡,腐烂。

    几人将她推进屋子,重重关上门,苏七月撞在了沙发上。

    她打量着周围,心底对自己的处境已经有了猜测。

    “唔……”

    女人将她嘴里的布扯出,丢给她一条薄纱透明的衣裙,“换上,去303.”

    “谁让你们抓我的?”苏七月清冷的视线看着这屋子里的女人,她们对被送进来的苏七月见怪不怪,显然,君悦已经不是第一次有这种交易了。

    女子颇为不屑的扫了她一眼:“哼,既然抓了你,就要为我们君悦赚钱,待会你进去把人伺候舒服了,什么都好说……”

    “像你这种想钓金主来我们君悦的,我见的多了,今天遇到我们,算你走运!”

    “呸!”

    进了屋子,制住她的人,似乎力气也小了许多,苏七月毫不费力的挣脱了那两人,在沙发上打了个滚,拿起了桌子上的空酒瓶。

    “放我出去!”

    几个女人对视一眼,噗嗤笑出了声。

    “你以为我们这是什么地方,会一点手脚功夫就能逃出去了?别逗了,在这里想逃跑的人很多,但是成功的,一个也没有!”

    “就是就是,你也算是幸运了,上头的人指名要你,不然啊,若姐还不让你退一层皮!”

    若姐,也就是之前带头将苏七月拖来这里的女子,正嘲讽的看着她,挥了挥手,顿时,从里面的屋子里,出来几个彪形大汉。

    气势汹汹,将苏七月围了起来。

    该死!

    苏七月咬了咬牙,抄起手中的酒瓶就砸了下去。

    然……

    毫无预兆的,一道大的惊人的力气,踹到了她的腰间。

    她的肚子撞在了对面的桌子上,疼的她两眼一翻,险些就失了意识。

    看着她围着她的四个大汉,以及站在一旁的一群女人,苏七月知道,这个时候是指望不到别人了。

    她捂着肚子站起来,双手举着酒瓶子,保持着备战的姿势。

    苏七月并不会武术,只是上一世在精神病院那些年,同那些恶心的医生缠斗,时间久了也就有了实战的经验。

    砰、啪——

    眼睁睁看着那个柔弱少女竟然将一个彪形大汉打的头破血流,若姐满脸怒容:“都给我上,你们干什么呢,不过是一个女人,告诉你们,今天弄不到她,都别想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