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0章她有水军你有我
    那一桩桩一件件,一幕幕血腥和绝望的回忆,全部涌上来,实在是让她心头压抑的很。

    她就这么坐着,不知过了多久,门外的男子,终是忍不住,推门而入。

    紧随其后的,还有司谨。

    靳凉城扫了一眼那未曾动过的午饭,在心底无奈的叹息,“饿不饿?”

    苏七月涣散的眸子因为他一点点有了神采,朝他摇了摇头,只是看到他身后的那白衣大褂的医生,脑海中又浮现出那七年在精神病院的事情。

    惊呼一声,扑进了怀里,执着的呢喃道:“让他走,让他走……”

    “呃……”这位苏小姐好像真的有点问题啊,不过他是医生,哪有放着病人不管的问题?

    司谨用自以为温和的语气道:“苏小姐,是这样的,你看啊,你这特殊时期,又不愿意吃东西,本来身体也就贫血,我来给你……”

    靳凉城一边安抚着怀里的女孩,冷声呵斥:“出去!”

    得,你自己叫他过来的,又要赶他走?

    司谨无语的朝他翻了个白眼,果断逃离了这个灾难现场。

    许久,房间里又剩下他们二人,苏七月头埋在他的胸膛,听着他强有力的心跳,一点点平静下来。

    “困了?”见她面露倦意,靳凉城直接掀开被子将她塞进了被窝里。

    然后,褪去外衣,同她躺在一起,紧搂着她:“睡吧,我在呢,不怕……”

    没有得到回应,但是片刻,却听到了均匀的呼吸声。

    与之前那次不同,她睡的很安稳。

    越是这般,他越是不敢轻易的松手。

    若是她又做噩梦怎么办?

    小奶猫似乎很敏感,那些噩梦,于她而言就像是自己的记忆一般,不然,她的情绪不会那么大的波动。

    他不仅有些怀疑,难道她的过去,还有什么是他不知道的?

    ——

    望着窗外的黑夜,以及床头那盏橘黄色的灯光,显然是靳凉城的别墅里,苏七月怔了怔,记忆如潮水般涌来。

    只是这一次,她冷静了许多,脸色也没有那么苍白了。

    隔壁的房间隐约传来敲打键盘和说话的声音,虚掩的门,传来亮光。

    苏七月下床,揉着睡眼惺忪的眸子。

    房间里,靳凉城正在处理公务。

    许是因为这两天她的情况,很多事情,他都是很晚处理的。

    之前军训的时候就是,他总是固定一两天去忙工作。

    男子的脸颊十分白皙,更衬托着那眼下的乌青十分明显,眉宇间也浮现出倦意,许是太困,他不自觉打了个哈欠,然后习以为常的,抽出了一根雪茄。

    这个笨蛋,老抽烟,不知道伤肺?

    苏七月不满的撇撇嘴,转身去倒了杯柠檬水,然后轻手轻脚的走进屋,而他还在专注的看着自己电脑上传来的文件,一点也没注意到她的靠近。

    直到她将柠檬水放在他的桌角,男子的手猛的一僵,几乎是条件反射的,掐灭了自己手中的雪茄。

    靳凉城关掉了电脑,抬眼直勾勾的看着她:“你怎么醒了?”

    一连窜的动作,让她没由来的酸涩。

    说起来,从他们二人一起生活,似乎只要她在,他就不会抽烟,就像是刚才看到她过来,他立马丢掉手中的烟。

    严格说起来,靳凉城对她很好。

    不管是这些小细节,还是平时的维护和照顾。

    苏七月唇角掀起一抹温暖的笑,将柠檬水递给他,“早点休息吧,很晚了。”

    “你……”

    靳凉城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她,“不做梦了吗?”

    “你都说了是梦,我不能一直纠结一个梦啊,早晚都是要醒来的。”苏七月笑了笑,一语双关道。

    是啊,那些都是曾经,现在,她还是十八岁的她,那些,没有发生。

    未来,她要用自己的双手去改变!

    苏柔也好,陆子明也罢。

    这一世,绝对不会再同那两个人有任何的牵扯,还有……

    仇,她誓死都要报!

    闻言,靳凉城蠕动了几下唇瓣,想说什么,但看到女孩唇角带笑的模样,将所有的话都吞进了肚子里,伸手拉过她,让她坐在自己腿上。

    随手,打开了一旁的电脑。

    苏七月怔了怔,不明白他这是做什么,这厮不是正在工作吗?

    “你看。”

    苏七月回神,顺着他的手指,目光落在那电脑头条的横幅上,神色僵了僵:

    ————苏氏企业苏董的千金苏柔入驻风华娱乐。

    “苏柔竟然没有加入苏氏的公司?”倒真的出乎她的意料了。

    “苏柔不是傻子,若是在自己公司一帆风顺,媒体不知道怎么说,若从基层做起,她还能落得一个不靠家里的好名声。”靳凉城道,语气里,显而易见的嘲讽。

    这点,苏七月倒是跟他不谋而合。

    的确,依照苏柔的性格,这种场面事她最擅长。

    说起来,前世苏柔似乎也是娱乐圈的一员,她在精神院待了七年,根本就不知道苏柔混的如何,只是临死,她倒是跟她说了很多。

    她成了举足轻重的大明星……

    男子又扯了扯她的衣裙,示意她看评论:

    晴天:十六岁的小姑娘就要混娱乐圈,真是可怕,更可怕的是,还不在自己的家族里,怎么?还想用身体去睡出一个天后?现在的小女孩都这么猛了吗?

    风吹雨打:楼上真相了。

    梦:楼上真敢说,替你默哀。

    若若我女神:翻了这么久,终于看到一条敢说真话的了,一般的小女孩能想到十六岁就去娱乐圈吗?反正劳资十六岁只知道跟老师互怼。

    看到这几条热评,苏七月倒是忍不住笑了:“我以前怎么没发现网友们都这么逗呢。”

    靳凉城不以为然:“没有用,苏柔买了很多水军控评,这些很快就被刷下去了。”

    “啧,十六岁就知道买水军了,可怕。”苏七月嘲讽的勾了勾唇,心底早已是习以为常,毕竟连杀人这种事都能干得出来,她还有什么是不敢做的?

    腰间那只手骤然收紧,像是在安抚她的情绪,好听的声音在耳边倾泻:“没关系,她有水军,你有我。”

    两人这会贴的很近,又想起记忆里的曾经,苏七月身子颤了颤,眸色黯淡了几分,对于他这充满深情的话语,没有任何的回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