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9章你若是在,该多好
    “你醒了?”

    靳凉城拿着午饭走进来的时候就看到她坐起来了,松了口气,上前准备扶她。

    却在即将触到她的脸的时候,女孩像是受了极大的刺激,浑身发抖的朝他挥舞着手,被汗水打湿的头发遮住了脸颊,只是那痛苦的低语和无助是那么的绝望:“别碰我,别碰我……”

    好脏……

    好害怕……

    “小奶猫?”

    靳凉城怔了一下,看着她这副模样有点发蒙,但还是第一时间将她拥入了怀里。

    搂住女孩的腰的那一瞬间,她在他怀里剧烈的挣扎,指甲划过他的脸和脖颈,留下道道血痕,“走开,别碰我……走开!”

    虽然不知道她这是怎么了,但看她这般,他的心被狠狠揪着,顾不得她的打骂,不停的抚着她的背,声音温柔:“小奶猫,我是靳凉城,别怕……”

    “你抬起头看看我,我是靳凉城,你连我都不认识了?”

    “靳……凉城?”

    怀里的女孩似乎有了意识,身体僵了僵,小心低语着他的名字,露出一双弥漫着水雾的眸子,小心翼翼的,“你……真的是……”

    “是我,真的是我。”

    听着那人的安抚,以及熟悉的体温,苏七月的意识一点点的回笼,她现在是十八岁,那些噩梦都没有经历过……

    可是那些,也确实是她曾经的经历啊!

    她什么都不知道的重生了,却又因为重生,恢复了那整整九年黑暗绝望记忆。

    这一刻,来自身边的体温,让她混乱的心神一点点安静下来。

    等看清楚眼前那人的脸,苏七月一头扎进了他怀里,眼泪簌簌的往下掉,打湿了他的衬衫:“靳凉城……”

    女孩的声音太过于悲凉,靳凉城的心,不受控制的抽痛了一下。

    随即,用力的将她抱紧,“乖,不怕了不怕了……”

    “我做了一个好长的梦……”

    “梦都是假的。”他以为是她梦到了小时候,想着抵消她的怀疑,和那些逐渐苏醒的记忆。

    苏七月的眼眶红红的,听着他温暖的嗓音就忍不住委屈,这个男子,是她唯一能依靠的:“可是那些梦好真实………”

    “靳凉城,我梦到有人把我关进了精神病院……”

    精神病院?

    靳凉城陡然清醒了几分,心底也放心了一些,不是那些痛苦的记忆要回来就行……

    于是,便安抚道:“那都是梦,都是相反的,没有人敢把你关起来,有我在。”

    “你不在……”

    苏七月垂睫,浑身都是忧郁死寂,靳凉城,如果上一世你也在,该多好?

    可偏偏,你不在……

    上一世也是一夜纠缠,与这一世不同的是,这一世醒来他就在身边,而上一世,她再也没有见到过这个男子。

    如果说他在,事情会不会变成现在的情景?

    那些黑暗和绝望,是不是就不会如影随形?

    她不知道,也无法去想象……

    他只当她说的是梦里他不在,忍不住轻笑一声:“现在我就在你身边啊,以后,也会一直都在你的身边。”

    梦……

    那哪里是梦……

    她比谁都清楚,那些都是自己的亲身经历,她有多绝望,他根本就无法理解!

    苏七月不怪他,只是此刻,那么多的记忆压着她,心底脆弱无比。

    男子仍旧在安抚着她,但她心底却是冰冷的,推了推他的身体,神色冷淡:“我想自己静静。”

    靳凉城怔了怔,幽暗的眸子闪烁着异样的色彩,菲薄的唇抿了抿,想说什么,但还是依言松开了她,走出去。

    屋子里充满了药的味道,窗外一片湛蓝如洗的蓝空,开始泛黄的树叶,微暖的阳光,以及孩子的吵闹。

    苏七月空洞着眸子躺在床上,望着那白色的天花板,从心,到身体,彻骨的冰寒……

    肚子的阵痛已经没有那么明显,身体却还无力的只能躺着。

    ——

    办公室里。

    司谨无奈的看着那一身气势逼人的男子:“我的大少爷,你再问我几遍,她也还是一切正常!”

    “你看她刚才像是正常的样子?”靳凉城幽邃的眸子隐约有了发怒的征兆。

    “可是她并没有被关进精神病院的历史,而且,她也没有精神病啊,人家顶多也就是因为吃了避孕药导致生理期混乱而已,说到底,还不都是你的错?”

    小姑娘柔柔弱弱的,一看就不是这个大少爷的对手,肯定是睡了又不想负责,被逼着吃药了。

    倏地,靳凉城黑了脸。

    要是可以,他也不想她吃什么避孕药!

    可某个不听话的小奶猫,趁他不注意就偷吃了,他心里不生气?

    想起刚才,他心里的怒火怎么压制不住,性子暴躁起来:“她精神状态不好,你这个医生也想不出解决方法?”

    司谨:“她是因为做了噩梦精神不好,我能怎么办?”

    他要是修仙,还能入个梦解决一下,可现在是二十一世纪!

    靳凉城:“庸医!”

    司谨:“庸医你还找我?”

    “……”

    见他无法可说,司谨忍不住打趣道:“我说少爷啊,你确定你不是老牛吃嫩草把人家小姑娘吓坏了?”

    靳凉城凉薄扫了他一眼:“她成年了。”

    “你确定?”那小姑娘看起来那么小,顶多也就十五六岁的样子,怎么可能成年了?

    “苏小姐真的成年了,就是长的娇小。”司白在一旁道。

    “好吧,真是看不出来,不过,少爷你这还是老牛吃嫩草吧?你今年不是二十五了吗?人小姑娘才十八,大了七岁呢!”

    “不大七岁,怎么找到自己媳妇的?”

    丢下一句模棱两可的话,他沉着脸走出了办公室。

    留下司谨,绞尽脑汁琢磨他话里的意思,也想不出一个所以然。

    ——

    病房里的少女,安静的坐在那里,脸色苍白,双眸涣散呆滞,像是一个易碎的瓷娃娃,让忍不住想要怜爱。

    靳凉城就站在门外,不停的抽着雪茄。

    碍于她的话,不敢开门进去。

    隔着一道门,两人的心境截然不同。

    苏七月一直都知道他在,只是心里无法平静,不想要见到任何人。

    这些记忆,突然而至,打的她措手不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