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8章九年囚禁的记忆
    他身体的热度烫的她脸颊忍不住红了起来,羞愤的想要抽回手,奈何男人的力气太大,死死的抓着不愿意松。

    “混蛋!”

    “小奶猫,这是你自己送上门的……”靳凉城终于抬起头,只是那双眸子,暗沉沉的,仿佛要将她整个人吸进去一样,唇角勾着一抹邪魅的笑。

    “帮我,你说的事情,我会考虑。”

    苏七月头埋的更低了,“我……不太会……”

    “我教你。”

    “那下次……”

    “我戴tt……”

    好吧……

    苏七月纠结了一会儿,最终,还是咬了咬牙,做出了一个决定。

    于是,两人接下来的所有的对话……

    “好了没有?”

    “快了……”

    半个小时后……

    “我手酸……”

    “乖,忍忍……”

    一个小时后……

    “你怎么还要?我明天还要军训……”

    “不怕,我是教官……”

    苏七月吐血,猝!

    这怕是个假的教官。

    哦,本来就是假的……

    ——

    次日。

    闹钟响起的时候,苏七月迷迷糊糊摸了摸身旁的位置,还有些余温,看来是刚离开不久。

    想到昨晚两人的折腾,最后他给她擦手哄她入睡的情景,她忍不住羞红了脸。

    活了两世,第一次同男人做这么亲密的事情。

    前世的陆子明,两人最多也就是拉拉小手,亲都是亲的脸颊,她当时还以为是他尊重她,后来才知道……

    他嫌她脏……

    很奇怪,前世把这种事看的比什么都重要的她,这一世,却跟一个刚认识的男人夜夜笙歌,而且,她心底,竟然没有丝毫的抗拒和厌恶……

    苏七月不知道两个人以后会怎么样,但是起码现在,这样的相处,简单,而且舒适。

    冷静片刻,她穿戴整齐,等一群人晨跑之后回来,看着那个站在高处神清气爽的男子……

    谁能想到,他昨晚那样的无赖?

    跟个孩子似得,简直无所不用其极……

    许是觉察到了她的目光,男子抬睫,深邃的眸子染上了丝丝柔情,氲氤着山里清晨的雾气,有种不真实的虚幻感。

    苏七月惊慌的低下头,扒了两口饭,余光却停留在右手,想起昨晚这只手……

    她的脸,更加红了……

    现在,她的手,还酸的连筷子都要握不住,都是他的错!

    大混蛋!

    “咳……集合!”

    伴随着清冷的声音,六班又开始了无限循环的日常,逐渐变化的,是训练,不变的,是某个每夜跑到她这里偷香耍无赖的男子……

    不过,每天只能这样,虽然吃不到肉,靳凉城心里还是不开心的。

    这样的生活,一直到半个月之后……

    因为下大雨,学校决定剩下的军训取消,而苏七月,也总算是解放了。

    至于靳凉城,他满心想的都是……

    终于能够光明正大的,同小奶猫好好温存……他等这一天好久了。

    只是……

    这样的情绪,没开心多久,就在回去的路上,被终结了。

    车在往别墅开,苏七月却突然脸色煞白,捂住了肚子,额头冷汗直冒,这一幕,把靳凉城吓的丢了半条魂。

    “你怎么了?”

    “我……”苏七月刚想开口,小肚子一股坠痛,一股温热自腿间流出,瞬间,她窘迫的捂住了脸。

    她现在在靳凉城的车上,因为军训结束又穿的裙子。

    此刻,真丝的长裙,瞬间被染红。

    连带整个车厢里,都弥漫着一股血腥味。

    靳凉城微怔,反应过来就加快了速度:“忍忍,马上到别墅了。”

    苏七月只能依靠本能点头:“嗯……”

    时间越是漫长,她越是疼的几乎要失去理智。

    这次的生理期,原本是要在刚军训那两天就应该来的,整整推迟了半个月,而且,比以往任何一次都要疼的厉害。

    紧咬着下唇,她将头倚靠在窗口,额头爬上细密的汗珠,脸色惨白惨白的,嘴唇没有一丝血色,看起来十分的虚弱。

    不知过了多久,迷迷糊糊间,依稀有个身影在摇晃着她的身体,呼唤她的名字,只是,她没有力气去回应……

    耳边传来一阵喧嚣,伴随着男子的怒吼,她彻底闭上了双眼。

    苏七月做了一个很漫长的梦——

    梦里,绝望,黑暗,窒息感,几乎吞噬了她的理智。

    她看到满天的血色,看到被人拖走的妈妈,看到上次那半截手臂……

    她还看到了自己……

    看到自己,在然然死后,因为知道了陆子明和苏柔的苟且,发疯发狂,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要冲上去打苏柔。

    然后……

    她被当成了疯子,被苏柔送进了精神病院……

    她看到自己蜷缩在角落里,每天听着那些病人的痛苦呼喊,以及,医院里那些变态的医生,变着法的折磨她,辱骂她……

    她害怕的发抖……

    冰冷的房间,脏乱的一切,恶心的人。

    在梦里,她每天都在逃跑和反抗……

    整整七年,原本柔弱的她,竟然炼出了一身的武术……

    只因那些人的欺负……

    虽然她不曾真正被侵犯过,但是……

    最后,她却逃不掉……

    逃不掉那些残忍的医生,将她丢进了手术室,冰冷的机器,无情的眼神,自己的身体被研究,抽血,实验……

    在那长期绝望的煎熬下,她好像真的疯了……

    后来,苏柔来看她了,她羞辱她,嘲讽她,然后,不知道同医生说了什么。

    她看到一个戴着眼镜穿着白大褂的医生,在她的床前,手中拿着注射器,不知道在她耳边说了什么。

    再醒来,她就躺在了医院的停尸房里……

    她染上了毒瘾……

    然后,就这么被苏柔吊着……

    从此,成了一个移动器官血库,每天养着那个天生有病的苏柔和陆子明的孩子,被取走了身体的器官,这样的生活,过了两年,苏柔的孩子似乎治好了,再也不需要她了。

    她被彻底丢弃,无情的杀死,她死不瞑目!

    苏七月犹如大梦初醒,猛的从床上坐起来,浑身大汗淋漓,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原来,这才是上一世……

    原来,她曾经待在那冰冷恶心的精神病院里,整整七年……

    原来……

    她还有过这般绝望的曾经,原来……

    她被催眠失去了记忆,原来……

    那么多的真相,那么多的绝望,呼吸都泛着疼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