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5章靳凉城实力护妻
    “哼,那你就等着被退学吧,城湘才不会收这种抹黑学院的新生。”林诗诗得意的冷哼一声。

    “你们在做什么?”冰冷到没有丝毫情绪的声音宛若平地惊雷,打的所有人都措手不及。

    教官不是出去找热水去了吗?

    在这山上,找热水很难的,正因如此,她才敢这么肆无忌惮的挑衅苏七月。

    林诗诗眸光闪烁的想要闪躲,莫名的有些心虚,总觉得在那双淡漠的眼眸下,她被看的无所遁形。

    靳凉城一步步走到沐笙身边,将装着热水的保温壶递给萧离,薄唇轻启:“怎么回事儿?”

    “没事,就是……我们同学之间的小事。”姚佳突然跳出来,大方的道。

    “是吗?”目光停留在苏七月那猩红未散去的眸底,冰冷如潭的眸子愈发深邃起来,“萧离,你说,怎么回事。”

    萧离本就因为姚佳跳出来不满,再加上苏七月受的委屈,她早就忍不住了,“教官,我跟你说,林诗诗这个女人太过分了,竟然因为七月找你帮忙就说七月勾引你想当小三,还污蔑七月是……”

    她脸颊红了红,咬着下唇有些难以启齿,最终,为了让苏七月的事情得到教官的重视,她一咬牙,吐出了那两个:“烂货……”

    男子那淡漠的眼眸,骤然冰冷,浑身的气场压迫的林诗诗抬不起头。

    凉薄的唇,紧抿成了一条缝,面容淡淡的,看不出喜怒。

    林诗诗虽然畏惧,但是觉得自己有证据有底气,有恃无恐的道:“是我说的怎么样,难道不是事实吗?她看起来就是个穷土的女人,能够拥有不符合身份的钱,不是被包养是什么?”

    “玛德!”

    因为自己班级中午休息的景梵宇路过听到这句话,瞬间就忍不住了。

    直接冲上来,“你特么说谁被包养呢?说谁没钱呢?说谁土包子呢?你的眼睛是瞎窟窿吗?我景梵宇的老大是你能说的吗?”

    “劳资都不敢动我老大一下,谁给你的胆子骂她?你想死是不是?”

    说着,他就挽起袖子真的要跟一个女人打起来,一旁的人见起情况不对,立马上前想要拉人。

    妈呀,这位太子爷那个暴脾气,看他这么生气,打女人也不是没有可能啊!

    然——

    就在此时,一道清泉般温润嗓音清晰的传来,不温不火,却瞬间让景梵宇冷静下来:“小宇,住手。”

    景梵宇顿了顿,收回了手臂,“老大,你为什么不让我打她?”

    “回自己班去。”

    景梵宇一愣:“老大,我是来给你出气的。”

    苏七月摇头:“不用,我自己能解决。”

    “那老大你可要一巴掌抽死这个小婊砸,不能让她再嚣张了。”景梵宇犹豫片刻,还是有些不放心。

    苏七月神色微冷:“退下!”

    景梵宇:“……”

    好的陛下!

    “你,你是……”林诗诗惊恐的看着苏七月,自从景梵宇出现她就懵了,到底怎么回事儿,不是说她毫无背景,被人家包养吗?

    现在,海景的少东家,叫她“老大!”

    “我什么我?吓傻了?”苏七月呵呵一笑,眼神却是冰冷的:“机会我给你了,脸我也给你了,你自己不要就不要怪我了。”

    林诗诗愣是从她这笑容里看出了毛骨悚人,步步后退:“不,跟我没关系,都是别人告诉我的……”

    “是谁告诉你的,我心里有数,但是你就没错了?什么证据没有,就在所有人面前诋毁我,污蔑我,你以为,我是那么好说话的人?”

    苏七月眸色凝结成冰,双手连她自己都没发觉的颤抖,前世,今生,联系在一起,让她的情绪有些失控。

    也正是因为注意到了这一点,靳凉城突然开口,幽邃诡谲的眸子看了一眼苏七月:“你跟我来。”

    说完,不顾班里人的眼神,离开了宿营地。

    直到宿营地消失在视线里,面前背脊挺直的男子,突然转身,伸手,猛的将她扯进了怀里。

    宽厚温热的手掌,轻抚着她的背,像哄个孩子,声音带着醉人的温柔:“乖,没事,想哭就哭。”

    “我没想哭。”苏七月垂睫,推了推他,索性推不动也就放弃了。

    男子的身体泛着火热的温度,将她包裹在怀里,熟悉的气息萦绕在鼻尖,说不出的安心踏实。

    靳凉城没说话,就是这么一直抱着她,女孩的身体,还微微的颤抖着,在他的怀里,娇小,纤瘦,像是一只受惊的小鹿,迷失了方向。

    手,死死揪着他的衣服。

    眼底,是化不开的阴郁仇恨。

    他知道她心里有事,因为仅仅是刚才那事,他的小奶猫,不至于会露出这般的恨意,但是他也知道,她不愿意说。

    她不说,他便不问。

    半晌,苏七月觉得两人这样有些不对劲,才缓缓开口:“前天我去海景买房子,姚佳看上了我看上的房子,要我的图纸,讽刺我买不起,然后我用黑卡买了,她气不过,觉得我不应该拥有那张卡,昨天,她来学校,没想到跟我一个宿舍……”

    “我的电脑放在床铺上,她看上了我的床位,把我的电脑扔了,电脑坏了,我有些生气就把的东西都从我的床上扔了出去,然后,她就说我被包养……”

    说完,她也不知道为什么,拉着他的袖子,紧张的看着他,解释道:“那张卡是我妈妈留给我的,靳凉城,我没有被……”

    “修好了吗?”

    “什么?”她一时没反应过来,呆呆的看着他。

    靳凉城揉了揉她的小脑袋,耐心的问:“电脑,修好了吗?”

    “没有……”苏七月垂睫,眸底一片惆怅:“那是小宇跟他师父自己做的送我的十八岁生日礼物,他说暂时修不好,核心硬件难找……”

    见她这般,他只觉得自己的心被狠狠揪着,难受的紧。

    小奶猫从小就喜欢这些电子玩意,像是一种执念。

    如今,那台电脑被摔坏,她肯定是生气又难过,他一不留神,她就受了委屈。

    还有刚才……

    那个林诗诗,竟然毫无理由的去诋毁她,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对她说出那般伤心的话,众人的眼光,以及不理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