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2章受委屈了没有
    苏七月:“……”

    顿住,转身,苦哈哈的低着头:“教官,您有话直说啊!”

    “你看看你自己什么样子?会不会穿衣服?你以为迷彩服是什么?这可是军装,松松垮垮的,你就是这么对待神圣的军装的?”

    苏七月:“……衣服胖。”

    “咳咳……”班主任急忙给她使眼色,暗示她好好说话。

    班里那些人瞬间就冷静了,还以为这女生干了什么事,原来是没穿好军装。

    也是,教官可是军人,把军装当命似得,怎么能容忍有人不好好穿军装?

    怪不得那么生气。

    靳凉城扬了扬下巴,示意班主任:“你先带人上车。”

    班主任一怔,看向了苏七月:“那这位……”

    “待会我好好教育教育就送过去。”

    “哦哦……”

    ——

    整个学校新生区,此刻全都前往了大巴车去了军训的地方,诺大的操场,就他们两个人。

    苏七月淡漠看着那个男子,一副洗耳恭听的样子。

    “教官不是要教育我吗?”

    “是该好好教育。”他眸色暗了几分,余光停留在她浅粉的唇角,想起那甜甜的味道,忍不住伸出手,轻轻抚着。

    “你今天受委屈了没有?”

    苏七月微怔,眸子里暗芒一闪即逝:“没有。”

    “可我听说有。”

    “你派人跟踪我?”

    “我那是为了保护你。”他道。

    苏七月没由来的烦躁,“可是靳凉城,你这让我觉得你是在监视我,监视你懂吗?”

    他抚着她脸颊的手指僵了僵,随即又恢复了那般轻柔的力度:“我这是为了你好。”

    苏七月突然觉得心好累。

    这天真是聊不下去!

    “靳凉城,如果你真是把我看的有那么一丁点重要,就不要把我当犯人一样监视。”不止是那些暗地里的所谓保护,还有他亲自来学校这件事,她都觉得无法接受。

    她是一个自由人,就算是两人之间有交易,但也仅仅是那一层的交易。

    他这般的举动,实在是让她觉得像是被囚禁着,被束缚着。

    她直白的不喜和反感,让他心抽痛了一下,面色如常,黑曜石般的墨瞳闪烁了一下,启唇道:“我不会让步。”

    苏七月差点呕死!

    拍掉他的狼爪子:“我要去军训了。”

    “学院的大巴车全都走了。”他幽幽的飘过来,语气阴测测的,十分诡谲。

    !!!

    “你把我留下来,是算计好的?”

    “嗯。”靳凉城供认不讳。

    尼玛!

    苏七月真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你这样,我会成为女生的公敌。”

    “不怕。我是有老婆的人,不会乱来。”他揉了揉她的小脑袋,轻声安抚。

    苏七月:“……”

    这话她没法接。

    最终,苏七月还是坐在了靳凉城旁边副驾驶的位置,看着他深邃的侧颜,她忍不住问了句:“你是怎么拿到这个假身份的?”

    “不是假身份。”

    “什么??”她没反应过来。

    靳凉城将角落里的证件丢给她,上面赫然写着:叶枭,军人,职位,团长……

    苏七月再次懵了:“你两个身份?”

    “叶枭今天来找我,说是他临时有任务,不能来了,让我帮忙来当个教官。”靳凉城解释道。

    “原来如此,我说呢。”她心头的疑惑消失的无影无踪。

    至于叶枭到底是谁,她的定义,是他的兄弟。

    “阿嚏、阿嚏。”

    正在撬锁的叶枭连续打了两个喷嚏,喃喃自语道:“该不会是有人来救我了吧?”

    一瞬间,这个念头就被打消了,也不看他是被谁锁起来的,哪有人有胆子救他?

    该死的靳凉城,等小爷出去,跟你势不两立,竟然抢了他的任职书,还把他锁起来……

    叶枭暗暗在心底发誓——

    ——

    穿戴整齐,拿着手中发下来的帐篷,上千个新生都懵了。

    这学校……

    路子真野!

    军训一个月,跑到山上,而且,还发帐篷……

    以至于苏七月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一堆人在山上扎营的一幕,不由得怔了几秒。

    不远处——

    萧离冲她挥了挥手:“七月七月,你的帐篷,我给你领了一个。”

    苏七月走过去,接过未还未拆封的帐篷,忍不住笑了:“谢谢。”

    “没事,倒是你,教官没骂你吧?我看他当时挺凶的,都快吓死我了。”她后怕的拍了拍心口。

    苏七月微微摇头:“衣服太大我也没办法,又不是故意的,他能怎么骂我?”

    萧离颇为赞同的点点头:“那也是……”

    “对了,你先搭着,我那边还没结束,老师说两个人一个,你看谁没帐篷跟她一起睡了。”

    纵横一圈,发现只有一个姚佳站在那里的苏七月绝望了。

    而姚佳,似乎也没想到,自己要跟苏七月睡一个帐篷,不情不愿的冷哼:“我可不会搭帐篷,你自己搭!”

    苏七月压根也没指望她,从她身边掠过,在一颗大树下选了较为平坦的土地,挽起袖子,准备开工。

    这时,一道阴影自身后遮住了斑驳的阳光,修长的手,接过了她手中的帐篷。

    苏七月一怔,就看到靳凉城在给她搭帐篷……

    这样的举动,很明显吸引到了其他人,不少少年看向苏七月的眼神里掺杂着嫉妒。

    “刚才不就是她故意不穿好衣服让教官跟她说话的?”

    “哼!真虚伪。”

    “现在,又装什么柔弱,自己的帐篷都不愿意搭!”

    装柔弱的苏七月:“……”

    “有同学不会搭帐篷的,大家记得互相帮忙啊。”靳凉城突然开了口,淡淡的话语瞬间就安抚了那些少女的情绪,号召力强大到让苏七月目瞪口呆。

    然,只见搭好帐篷的靳凉城走到姚佳面前,故意扬了扬声:“同学,就算是自己不会,也不能让室友一个人搭。”

    “嘁,原来这个才是故意装柔弱的。”有人朝姚佳不屑的嘲讽。

    瞬间,苏七月身上那些仇恨值就这么被带走了,而她本人,还是一脸迷茫。

    这仇恨来得快去的也快,她都没反应过来。

    倒是某人……

    虽然是交易关系,但是他这么做,她心底还是感动的,心里一团暖意弥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