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章虚伪的宋晚琴
    一秒,两秒……

    那边传来了啜泣的声音,“我不信我不信……你快把电话给然然。”

    “不要自欺欺人了,你已经相信了……因为,然然不可能把手机交给别人的,白慕炀,三日之后,你来江城拿然然的遗物吧。”

    说完,不等那边开口,她就匆忙挂断了电话,然后倒在床上一个人默默哭泣。

    然然,你看,还有个这么爱你的人,你怎么舍得他?

    然然,对不起……

    遇到我这么一个闺蜜,是你最大的不幸吧。

    傍晚。

    苏家一片祥和。

    宋晚琴笑眯眯的将夹起来的菜放到苏七月的碗里,“来七月多吃点,看你都瘦了,回头你爸爸该担心了。”

    虚伪的人!

    苏七月冷眼看着她,当年,就是这个贱人在妈妈怀孕的时候介入别人的家庭……

    “怎么回事?你妈说话你没听到?”苏成严对苏七月有些不满。

    “我妈早就死了!”

    苏成严大怒,抬起手就要打她:“你……”

    “成严,你这是干什么?”宋晚琴拉住了他,表面十分温婉的道:“七月还小,不接受我是应该的,我不怪她,孩子总需要时间的。”

    听她这么说,苏成严更加愤怒:“时间时间,你总是这么体谅她,可她呢?十几年了还不认你,说什么她还小,都成年了!”

    “没事,我不委屈……”宋晚琴身子颤了颤,脸上浮现出一抹受伤之色,眼眶也微微泛红,那模样,当真是我见犹怜。

    苏七月忍不住冷笑,宋晚琴不去当戏子实在是太亏了,每一句话都挑拨她和苏成严的关系,说她小,不就是故意让苏成严想起她已经成年的事实吗?

    “哎,你总是这般懂事体贴。”苏成严由衷的叹道。

    宋晚琴娇羞一笑,抿唇不语。

    这两人旁若无人的暗送秋波倒是让苏七月当场黑了脸,“爸,明天我要去岚省。”

    苏成严顿时眸色一沉,骂道:“马上就要开学了,你乱跑什么?”

    “去参加然然的葬礼。”苏七月抿唇,眸子里闪过丝丝阴郁。

    “葬礼?然然那丫头……”

    “我吃饱了,先上去了!”

    “等等!”

    宋晚琴起身,神色迟疑,欲言又止:“七月啊,阿姨知道你心情不好,但是有件事,阿姨还是想说一下,小柔她……再这么说,也是你的妹妹,你看……下次你再心情不好,能不能不打她出气了?她到现在脸都肿着没法吃饭……”

    “你打你妹妹了?”本来被初然的事情转移注意力的苏成严瞬间又冷静不下来了,“你都多大了,能不能不要像个孩子一样不懂事?然然那丫头的事我也很惋惜,但是跟小柔有什么关系……”

    苏七月心里疲倦的很,不想听苏成严的长篇大论,头也不回的上了楼。

    留给二人的是冰冷的关门声,苏成严气不打一处来,指着楼上:“你看看她,这都多大了,连我的话都不听……”

    “成严,别生气,我们不是还有小柔么。”

    “嗯,我还有小柔,她聪明懂事,是我们的骄傲……”

    呵……

    他的骄傲……

    那她算是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