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章做我的女人
    靳凉城眸子一冷:“怎么?”

    “没,我这就去……”拿着自己来时的资料,司白心里十分的不平衡。

    他们这些人都是过着刀口舔血的生活,不到万不得已凉少根本就不会动用他们,可偏偏今天,已经是第二次被指挥着处理小姑娘的事情了……

    想到昨晚他带着兄弟们翻墙进苏家撬锁,还破坏人家摄像头的事,他都觉得有损威名!

    哎……

    不知道凉少追妻路还有多长——

    洁白的墙壁,纤尘不染的被单,床上的少女睫羽颤了颤,睁开眼,就对上那人淡漠深邃的瞳孔,苏七月先是迷茫的看了他一眼,回想起今日,立即掀开被子下床:“然然呢?我要去见她!”

    “她已经死了。”凉薄的话语,自那人的口中吐出。

    短短几个字,却砸的她心口沉重万分。

    眼神黯了黯,顿住了脚步,又重新回到了床上,失神的低语:“是啊,然然已经死了,我没能救她。”

    靳凉城站在那里,居高临下的俯视着她,眼神泛着彻骨的冰寒:“自责和颓废,是弱者的行为。”

    弱者……

    苏七月心尖狠狠一颤,黯然垂下了眼睫,是啊,她就是一个弱者,什么能都没能帮然然做,还眼睁睁看着她死在自己面前,眼下,她又能做什么?

    一道犀利的冷芒自她的眸底闪过,怎么可能没什么能做的,她要调查清楚这件事,帮然然报仇!

    要那些害她的人,都付出血的代价,以命偿命!

    将她的变化一点点纳入眼底,看到她眼中重新燃起了斗志,靳凉城唇角扯出了一抹满意的弧度,小奶猫也总算是长出利爪了。

    床上一沉,熟悉的容颜映入眼帘,他语气平淡:“谈个交易吧。”

    苏七月凝视着他眉宇间的矜贵气息,“什么交易?”

    “我帮你查清楚初然这件事,当然,还可以帮你报仇。”他抛出了诱人的鱼饵。

    苏七月警惕了起来,“你想让我做什么?”

    他唇角扯出一抹凉意的笑,邪狷的眼角肆意扫视着她,冷漠道:“当我的女人。”

    苏七月心头狠狠一震,手指,握紧了被单。

    虽然已经隐约猜到,但是没想到,他还是说了出来,她就说,他怎么可能无条件的真心帮助她,原来,是存的这个心思。

    也是,她苏七月,除了身体,也没有什么可值得人家算计的了。

    一抹悲凉爬上她的脸庞,唇角扯出牵强的弧度,“好啊。”

    看到那抹悲凉,他心里一堵,下意识想要解释:“你……”

    “既然你想要这身体的话,那就随你好了,反正我也是在利用你的权势。”苏七月凉凉打断了他未出口的辩解,说出的话宛若是猝了毒的利刃,尖锐的刺破了他的心房。

    他刚伸出的手,停在了空中,辗转想要收回,但是撇到她那抹悲凉,还是伸出手将她拉进了怀里,嗓音暗沉:“既然如此,那你就试着来利用我吧。”

    如果……

    我能够让你不再悲伤的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