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章初然出事
    初秋的夜晚,夜风微凉。

    诺大的苏家,谁也想不到,那个所有人翘首以盼的帝王,此刻竟窝在苏七月那狭小的洗手间里。

    砰。

    看着碎裂的镜子里无数个唇角还在滴血的自己,又想起她那绝情的话语,墨染的瞳充斥着愤怒的火光。

    苏七月,你倒是长能耐了,竟然还敢反锁了他!

    啪。

    清脆的巴掌声在静谧的客厅里格外响亮,苏柔捂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苏成严:“爸!”

    “你还知道我是你爸?你看看你今天都干了什么好事!”苏成严气愤的吼着,本来他到处炫耀凉少会来还准备好了一切,没想到先是礼服被破坏,又传来消息说凉少工作忙不去了。

    这一切,不管是直接间接,不都是因为苏柔?

    “我干什么了?我是这次宴会的主角,这是我的生日宴会,你不让我出去见人,我还不能生气了?”第一次被苏成严打,苏柔也忍不住反驳他。

    她越想越委屈,脸上火辣辣的疼,眼眸里充斥着恨意。

    都是苏七月那个贱人!

    如果不是她告诉爸爸她跟凉少有关系,怎么可能她苏柔的生日宴成了她苏七月的主场?

    凭什么?

    凉少,要牵扯,那也是跟她!

    她苏七月,不过是个只会勾引男人的贱人!

    明明喜欢的是陆子明,还非要让爸爸给她和凉少牵丝引线。

    她心里的怨恨和委屈因为这一巴掌爆发,对着苏成严将所有的不满都说了出来:“这跟我有什么关系,凉少不来,那是因为他不想来,人家可是凉少,难道不知道苏七月是我们家的人,分明就是不想要跟她有牵扯才不来的,我看,就是苏七月得罪了凉少!”

    苏成严瞬间噤声,心底忍不住思考苏柔的话,难道,真是昨天晚上苏七月得罪了凉少,所以两人才会什么都没有发生?

    想到苏七月那个倔脾气,他觉得这事已经**不离十了。

    顿时,又将所有的怒火都转移到了苏七月的身上,然苏七月从宴会不欢而散就直接回房间睡觉去了。

    苏成严找不到人出气,又对着苏柔狠骂了一通。

    贱人,苏七月!

    都是因为她,如果不是她,她怎么可能被骂被打?

    她倒好,自己藏起来不管不问,撇的一干二净!

    看着镜子里自己肿了半张脸的丑态,苏柔对苏七月的恨意更甚。

    苏七月,这是你自找的!

    ……

    看着洗手间里被撬掉的锁,苏七月怔了怔,这个男人……

    真的是……

    堂堂凉少靳凉城,翻窗,撬锁?真想传出去让他的那群盲目崇拜的女粉丝看看他的真面目。

    ……

    清晨。

    金色的柔光透过斑驳的树叶洒在窗台,白色的窗帘镀上一层柔光。

    一通电话,打破了这份难得的宁静。

    “然然,你没事吧?你在哪,你说话啊!然然……”苏七月迫切的对手机那端的人喊着。

    手机里传来的,依旧是低声的啜泣,绝望的哽咽:“小萌……对不起……”

    初然,她最好的朋友,不管是前世还是这一世。

    前世的初然,二十二岁就死了,这一世,她想要珍惜,想要拯救这个傻姑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