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章被窝里藏人
    苏七月在被子里不断地挣扎,试图摆脱那人作乱的手。

    可,她忘记了床边站着的苏成严。

    看到她这般模样,苏成严还以为她是受到了惊吓,“七月,你刚才的话是什么意思?难道是有人要害你?不行,我得查清楚!”

    那礼服可是为了见凉少准备的,哪个不长眼的坏他的计划?

    随即,他又看着低着头不敢看他的苏七月,心软了几分,关怀着道:“你也吓到了,这样吧,你先休息一下,待会凉少来了我再过来叫你,至于礼服,你放心,我马上让人再送来一套。”

    苏七月:“……”

    不,别送了,成吗!

    被那被子和熊娃娃遮挡住的某人,唇边荡起愉悦的弧度,肆无忌惮的把玩着苏七月的纤纤玉手。

    “爸,我真的不想见凉少,您先出去吧,让我一个人静静,苏柔不是还在外面吗?她可是主角,留她一个人不好吧?”苏七月一边在被子里扣着靳凉城的手,一边压抑着声音道。

    经她这么一提醒,苏成严也是才想到苏柔,只不过……

    他想到的是今天苏柔来房间试礼服的时候,独自待了很久,这被人放满了小针的礼服,莫不是是苏柔?

    有了这个猜测的苏成严,别说是下去看苏柔了,恨不得现在就打她两个大耳刮子,竟然破坏他的计划!

    于是,他对着苏七月保证道:“七月你放心,这件事我肯定会会给你一个交代,但是宴会那边,你也必须要去!”

    “我……”

    “别说了,我等下就让人送过来礼服,你先洗漱一番吧,别蓬头垢面的见了客人。”冷冷说完,苏成严就毅然离开了屋子。

    他一走,床上的被子被掀开,一个修长的身形映入了眼帘,苏七月看着他慵懒的倚靠在那里,手还在把玩着她的指尖,有些薄怒:“你还不离开?!”

    要不是这个人要来,苏成严怎么可能非要她去参加什么宴会!

    而身为这个宴会真正的主角,他竟然这般轻松地待在她的房间里?

    靳凉城挑了挑眉,凉凉一笑:“我为什么要离开,难道,这不是你父亲所期望的吗?”

    “你……”

    是故意来羞辱她的?

    苏七月咬了咬牙,一言不发的下了床走进洗手间。

    靳凉城起身,无声的跟在她身后,深邃的眼眸散发着晦暗不明的色彩。

    等苏七月洗漱完,从镜子里看到身后的人,手一个哆嗦,差点把毛巾扔了,瞪着黑白分明的眼睛:“你到底想干什么?”

    “你考虑的怎么样了?”靳凉城十分自然的接过她用过的毛巾,问道。

    “考虑什……”话音未落,她猛然噤声,暮然想起那天的事情,不可思议的看着他:“你,来真的?”

    她一直以为这个人只是说说而已,毕竟他的身份摆在那里,跟她,实在是太过悬殊。

    见状,男人的脸色沉了沉,有些不悦:“我靳凉城,是那种轻浮的人?”

    所以,你就因为睡了就要一辈子负责是吗?

    这是什么逻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