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零八章 煜王谋反
    谨记:小說20丨6  网址:xiaoshuo2o丨6. 以免丢失

    一处破败的房子里,一女人带着一小孩躲在里面。

    两人缩在角落里,连呼吸都是小心翼翼的。小孩虽然只有九岁,但是神色十分镇定,嘴唇紧紧抿着,像一个小大人。

    秋明月本来是将小孩护在里面的,但是小孩却悄悄地已经挡在了前面。

    这本来是一个小小的举动,秋明月看着他的小身躯,却莫名觉得感动。

    外面有一队人马经过,脚步声整齐有序。

    秋明月紧紧贴着墙,听着外面的声音。

    这一次派出了很多人马,恐怕是动用了许多煜王府的眼线,对于捉到展酝是志在必得。若非秋明月反应快,如今展酝已经落在那些人手里了。

    那些人来者不善,若是展酝落在他们手里,绝对不会有好下场的。

    默寒,我不会让人伤害你的。

    秋明月看着展酝的小背影,心里暗暗做了决定。

    过了一刻钟左右,秋明月便带着展酝出了房间。

    两人朝着刚刚那队人马走过的方向而去,穿街走巷,走出很长一段距离。

    然后走入热闹的市井,秋明月将展酝抱了起来。

    展酝看着小小个的,但是却跟秤砣一样,挺沉的。

    展酝这样被人抱着,有些不自在,忍不住推了推秋明月,想从他怀里下去。

    秋明月挑了挑眉:“怎么?还害羞?”

    男人本身就是有些自傲的,哪怕没了记忆,换了身体,这丝本能还保留着。

    但是,秋明月偏偏不如他的愿,就是要抱着他。

    展酝见实在推不开,便抿着唇,不说话了。

    “把头埋在我肩膀上,这里是闹市,看不到你的脸,是最安全的。等煜王寻到我们就安全了。”秋明月道。

    展酝虽然不自在,但是也知道现在的情况不是耍小脾气的时候,便将脸乖乖贴在秋明月的肩膀上,只露出一双大大的眼睛。

    他那双眼睛总是阴沉沉的,不像小孩的眼睛,如今和秋明月在一起,眼眸里带着好奇,倒是澄澈如稚童了。

    另一边,太子府。

    皇帝驾崩的消息已经从宫里传来了。

    太子英坐在府中,赤红着眼睛,双手紧紧地握成拳,头发披散着,有些可怕。

    “展霍对父皇下手了!乱臣贼子,该死!”

    “本殿出动了太子府的所有力量,如果能抓到展酝为人质,那便能占了上风,可能夺回政权,若是失败……”

    若是失败,他便是黄泉路上与父皇同行!

    太子频频看向府外,心中焦急。

    这时,一人突然匆匆从外面跑了进来。

    那人是太子的心腹。

    那人一下就跪在了太子的面前。

    太子的心也跟着揪了起来。

    “如何?”

    “殿下,未成!”

    太子听闻此言,一下就倒在了地上。

    这时,一行人突然从外面涌了进来,为首的人正是煜王!

    煜王端的俊脸,却凶狠异常,瞪着太子。

    太子看着他,突然大笑了起来。

    他笑得像疯子一般:“哈哈哈哈,天要亡我朝,展霍,你杀了我吧!”

    展霍阴冷的眼眸盯着他:”杀你?本王凶残之名何在?!本王要你生不如死!来人,将逆贼拖下去,押入大牢,三日后凌迟处死!”

    展霍一声令下,太子被押入天牢,而太子家眷,全部斩杀于刀下!

    解决了太子府后,展霍便攻入了皇宫。皇帝驾崩,皇宫毫无抵抗,这是一场最平静的宫变!

    短短一日时间,许多大臣和百姓甚至没反应过来,这朝代就换了姓氏!

    煜王从皇宫出来的时候,便看到一女子牵着一小孩站在宫外等着他。

    煜王快步走了过去,将小孩拉了回来,看着展酝完好无损,煜王才松了一口气。

    煜王看向秋明月,表情里多了一丝惊诧。

    酝儿再厉害,毕竟还是个孩子,能逃脱太子府的攻击,绝对有这女子的功劳。

    这女子,再次让她刮目相看!

    煜王登基为帝,立独子展酝为太子,同时开辟太子府。太子府中设有恩帝师殿,专门供太子的师傅居住。

    据说太子的师傅是一博学老者,上知天文,下知地理,无所不知,无所不能。

    又说太子师傅是一少年,会长生不老之术。

    总之,各种传闻在京城流传着。

    秋明月收到了孟雪幽的信,要与她相见。

    秋明月和孟雪幽萍水相逢,两人脾气相投,虽然没出生入死,也算好友。

    秋明月便准备去见她。

    只是刚准备出门,就看到门口处站着一个小孩,正双手负在身后,定定地看着她。

    “你要去何处?”展酝问道。

    “见一友人。”秋明月道。

    “何时归来?”展酝问道。

    秋明月想了想:“两个时辰。”

    展酝皱眉:“一个时辰。”

    这霸道的性子,便是默寒的。也只有默寒这般霸道,她才会顺从。

    默寒那是占有欲,展酝便是本能了。

    只是从那霸道的模样,隐约能看到默寒的影子。

    秋明月点了点头:“好。”

    展酝的表情才稍微好看了一些。

    秋明月离开了太子府,去了约定的地点。

    约定的地点下,停着一辆马车,马上坐着一人,翘着二郎腿,咬着一根狗尾巴草,吊儿郎当的模样。

    王猛看到秋明月,连忙从马上跳了下来,掀开了帘子。

    “雪幽,她来了。”

    孟雪幽从马上下来。

    王猛怕她摔着,连忙给她搬了一个小板凳,扶着她下来。

    孟雪幽看着王猛,嘴角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笑。

    她走到了秋明月的面前,拉着秋明月的手,一起上了茶楼二楼的包厢。

    她拉着秋明月坐下,倒了一杯茶,便端着茶跪到了秋明月的面前。

    “新皇登基,斩杀了旧臣,唯独没有杀孟家,便是因为你的缘故。明月,你是我孟家的恩人。”孟雪幽道。

    旧臣都死了,唯独孟家人还活着,外面自然少不了流言蜚语。

    有人说,是孟丞相背叛了前朝皇帝,是乱臣贼子。

    父亲也一直要寻死,想要追随先皇而去。

    但是,孟雪幽觉得,活着是最重要的。

    前朝皇帝听信佞臣,对孟府百般打压,她并不愚忠。

    搜秒记网址:wanben.me 书籍无错全完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